清平樂·候蛩悽斷

作者:張炎 朝代:宋代 标签:宋詞三百首

【原文赏析】
候蛩悽斷。人語西風岸。月落沙平江似練。望盡蘆花無雁。
暗教愁損蘭成,可憐夜夜關情。只有一枝梧葉,不知多少秋聲。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蟋蟀哀鳴欲斷魂,
秋風蕭瑟秋江岸,人語秋蟲共鳴。
冷月落沙洲,澄江如彩絹,
千里蘆花望斷,不見歸雁行蹤。
默默愁煞庾信,
可憐夜夜脈脈含離情。
只有那一葉梧桐悠悠下,
不知寄託了多少秋涼悲聲!

註釋
蛩:音窮,蟋蟀。
練:素白未染之熟絹。

賞析

  此詞見於《山中白雲詞》卷四。原是張炎贈給他的學生陸行直(又稱陸輔之)的。其時,張炎年五十三歲。

  據《珊瑚網》卷八記載:陸行直《清平樂·重題碧梧蒼石圖》序中有“候蟲悽斷,人語西風岸。月落沙平流水漫,驚見蘆花來雁。可憐瘦損蘭成,多情因爲卿卿。只有一枝梧葉,不知多少秋聲!”一詞。詞中所言“卿卿”爲當時陸之歌伎,才色皆稱。此詞定稿後關鍵字句有較大改動。大概是在作者收入詞集時,有意爲之。原詞無非是寫一點“花情柳思”,表達出一種風流豔情,而定稿則將豔情轉向“愁情”——爲國破爲家亡而發的感慨致深的悲愁。

  上片“候蛩”四句寫出秋意:候蛩(即蟋蟀)的哀鳴,西風的衰颯,秋月的清冷,秋江的澄淨,無雁的蘆花,一幅蕭殺的“秋曉圖”。以中,人們不難觸發出一股悲憤憂愁的“共鳴”來。作者選景立意頗深:寫秋寒,不言西風呼嘯,而言候蛩悽斷;寫秋感,不半個愁字,而言蘆花盼雁。既含蓄又有美感,表現作者深厚的功力。

  下片“暗教”四句,道出無限“秋愁”:“蘭成”,南朝梁時人廋信的小字,後其被北方政權所俘。“梧葉”,梧桐之葉,其最易引發秋感。白居易《長恨歌》中有“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把“秋雨梧桐”作爲人世中最易引起愁情悲感的事來寫。而晚唐詞人“溫庭筠”又有“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更漏子》),更爲梧葉增添豐厚的感情積澱。而作者言梧葉而寫“一枝”,正是更加形象地表現出孤苦潦落,刻劃人物情景入木三分。下片短短幾句,卻把上片所寫之景統統昇華、提煉成了情語,借廋信之事道出人間道不盡的悲歡離合,借梧葉之孤義表達人世的蒼滄。而最後一句“梧葉秋聲”又極具概括性和藝術性,又成爲蓋世佳句。

  此詞在藝術上是成功的,從選景的巧妙,從言情的深遠,都極具特色。其筆調精練,含蓄;其風韻幽雅獨特;其意境清空淡遠;其情感真切感人。正是由於這樣的造詣,張炎的“秋詞”可以與宋玉的《九辯》、歐陽修的《秋聲賦》並列。清代陳廷焯評價說:玉田工於造句,每令人拍案叫絕,如《清平樂》“只有一枝梧葉,不知多少秋聲”,此類皆“精警無匹”。(見《白雨齋詞話》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