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清明應制

作者:万俟詠 朝代:宋代 标签:宋詞三百首

【原文赏析】
見梨花初帶夜月,海棠半含朝雨。內苑春、不禁過青門,御溝漲、潛通南浦。東風靜、細柳垂金縷。望鳳闕、非煙非霧。好時代、朝野多歡,遍九陌、太平簫鼓。
乍鶯兒百囀斷續,燕子飛來飛去。近綠水、臺榭映鞦韆,鬥草聚、雙雙遊女。餳香更、酒冷踏青路。會暗識、夭桃朱戶。向晚驟、寶馬雕鞍,醉襟惹、亂花飛絮。
正輕寒輕暖漏永,半陰半晴雲暮。禁火天、已是試新妝,歲華到、三分佳處。清明看、漢宮傳蠟炬。散翠煙、飛入槐府。斂兵衛、閶闔門開,住傳宣、又還休務。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但見那梨花好像還帶着昨夜的月色,海棠花半含着清晨的雨珠。皇家的園囿關不住盎然春色,春光已無拘無束地穿過城門來到郊野,御溝中綠水漾漾,暗暗流出,直達城外的津渡。東風微微,和煦閒靜,垂柳細柔,好似千萬條絲絲金縷。遙望皇宮鳳闕,朦朦朧朧,非煙非霧。正逢太平盛世,朝野上下一片歡娛,京城裏條條大路,到處是昇平歌舞、簫笙鑼鼓。
黃鶯的鳴囀時斷時續,一雙雙燕子飛來飛去。綠水倒映着岸邊的樓閣和鞦韆,相映成趣。成雙成對的遊春女子歡快地鬥草爲戲。酒席被冷落在踏青的路邊,麥芽糖的香氣充滿道路。飲酒的人們到了何處?大概是溜進了藏嬌的門戶。直到傍晚時分,才跨上寶馬雕鞍,飛馳而去,一個個酒氣熏熏,衣襟上沾滿了亂花飛絮。
正當這不寒不暖的節令,夜漏還長;半陰半晴的天氣,已漸黃昏日暮。在這禁火的寒食節,已是人們試穿新裝,一年中最好的季節。到清明節那天,看宮室裏傳出蠟燭,翠煙縷縷,散入槐樹大院、貴人府第。宮門大開,衛兵也撤了,停止傳詔宣旨,官吏們也停止了公務。

註釋
青門:漢長安東城門。此處泛指京城城門。
九陌:京城的大道。
餳(tánɡ):麥芽糖。
夭桃朱戶:用崔護《過都城南莊》意:“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漏永:指夜長。
槐府:貴人宅第門前種槐,故稱槐府。
閶闔:宮門。
休務:宋人稱辦公休止爲休務。

賞析
  這是一首詠清明節序的應制詞。上闋寫清明時暮春景,隱含朝廷恩澤普及百姓的微旨,如“好時代”四句,全是歌功頌德。中闋重點寫自然的生機及民間的祥和。”下闋就寒食到清明景象分別寫民間“試新妝”的喜氣及官邸、宮廷傳蠟燭“燃新火”的景況。全詞語言、節律、意境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