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莎行·自沔東來

作者:姜夔 朝代:宋代 标签:宋詞三百首

【原文赏析】
自沔東來,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夢而作
燕燕輕盈,鶯鶯嬌軟。分明又向華胥見。夜長爭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別後書辭,別時針線。離魂暗逐郎行遠。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歸去無人管。

註釋及譯文

註釋
沔東:唐、宋時州名,即今湖北武漢市。
元日:大年初一。
燕燕、鶯鶯:即指所思的女子。
華胥:傳說中的國名,此代指夢境。
爭得:怎得。

譯文
像飛燕般體態輕盈,像黃鶯般話語嬌軟,分明又在白日夢境中跟你相見。你說長夜漫漫,薄情人怎知我輾轉難眠?我說春天初到,我便早被相思病苦感染。
離別後你寄給我的信箋,離別時你縫製衣裳的針線,我想你定然像離魂的倩女,暗中追逐我遠行的蹤跡。淮南的一輪浩月呵映照着千山冷寂,可憐你昏暗暗獨自歸去,孤苦伶仃卻無人照看。

賞析
  淳熙十四年(1187)元旦,姜夔從故鄉漢陽東去湖州途中,到達金陵,在船上夢見了遠別的戀人,寫下了這首詞。上片爲感夢思人。首二句寫夢中耳聞目睹玉人前來,像飛燕般體態輕盈,像黃鶯般話語嬌軟,分明又在白日夢境中跟你相見。“夜長”二句是無奈、瑣屑而頗具悲劇力量的對話,你說長夜漫漫,薄情人怎知“我”輾轉難眠?春天初到,“我”便早被相思病苦感染。下片寫睹物思人,寫別後的難忘舊情。“離魂”句暗用唐傳奇《離魂記》中“倩女離魂”的故事,推進一層寫戀人的深情,最後兩句以景作結,在淮南千山清冷的月光下,戀人的夢魂飄然而去,更襯托出詞人悽苦的心境。這裏着一“冷”字,使自然界的靜態物景與詞人纏綿悱惻的情意相合,尤見詞境淒冷奇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