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簫吟·鎖離愁

作者:韓縝 朝代:宋代 标签:宋詞三百首

【原文赏析】
鎖離愁,連綿無際,來時陌上初薰。繡幃人念遠,暗垂珠淚,泣送徵輪。長亭長在眼,更重重、遠水孤雲。但望極樓高,盡日目斷王孫。
消魂。池塘別後,曾行處、綠妒輕裙。恁時攜素手,亂花飛絮裏,緩步香茵。朱顏空自改,向年年、芳意長新。遍綠野,嬉遊醉眠,莫負青春。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陌上芳草萋萋,草香微微,沁人心脾,遠方歸來的遊子,似乎聞到了那熟悉的氣息;想到還要別離,這連綿無際的碧草,又將離愁緊緊鎖起。相逢正繾綣,又要思念遠離,閨中人暗暗垂淚,幽咽抽泣,如碧草之神灑下晶瑩的露珠,含淚目送遠去的車輪,長長的征途上,青草相伴隨行,令遊子觸目傷心;山水重重,躑躅的身影恰如天邊的一片孤雲。登樓遠眺終日,但願看到遊子影,望穿雙眼只見綠草如茵。
愁別離,默然傷神長嘆息!憶昔日同遊池塘畔,看她姍姍而行,羅裙輕拂,竟使碧草生妒意。那時候,攜着她白皙的纖手,在花繁柳絮飛的季節,漫步於如茵綠草間,真是花草馨香兩情相依依。年年春風吹,芳草年年生新綠;相逢無期,空嘆年華漸老,愧對芳意。待等春回大地,綠滿田野時,還須放懷宴遊,醉眼芳草地,且莫辜負了這美好的青春,又何必觸景傷情空悲悽!

註釋
鳳簫吟:詞牌名。又名《芳草》、《鳳樓吟》。
陌上初薰:路上散發着草的香氣。陌:道路。薰:花草的香氣濃烈侵人。
繡幃:繡房、閨閣。
暗垂珠露:暗暗落下一串串珠露般的眼淚。
目斷王孫:漢淮南小山《招隱士》:“王孫遊兮不歸,芳草生兮萋萋。”
綠妒輕裙:輕柔的羅裙和芳草爭綠。
恁(nèn):那。恁時:即那時。
素手:指女子潔白如玉的手。
香茵:芳草地。

鑑賞

  起首二句先從遊子遠歸即賦別離說起。春風如醉,香氣似薰;陌上相會,情意綿綿,此處系用江淹《別賦》句意:“閨中風暖,陌上草薰。”遺憾的是遊子來去匆匆,才相會又將賦別離,惜別者的眼中,那連綿不斷的碧草,似乎深鎖着無限離愁,使人觸景傷情。接着“繡幃”三句,形容遊子歸來以後旋即匆匆離去。這裏主要點出深閨思婦垂淚泣送的形象,同時還體現出露滴如珠淚的碧草之神,所謂“春草碧色,春水淥波,送君南浦,傷如之何。”(《別賦》)真是深閨念遠,南浦傷別,可以說是相見時難別亦難了。此處用擬人手法將碧草化作多情之人,亦似爲離別而垂泣,如此以來化靜爲動,增添了傷離的黯然氣氛。

  “長行”兩句,將鏡頭從深閨轉到旅途中的遊子經歷。他行行重行行,不見伊人倩影,但見遍地芳草,遠接重重雲水,這裏以雲水襯出春野綠意。一“孤”字暗示了睹草思人的情懷。下面隨即折回描寫思婦形象,“但望極”兩句,是寫她獨上危樓、極目天際,但見一片碧色,卻望不到遊子的身影。此處即用“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句意,道出了思婦空自悵望的別恨。

  下片“銷魂”三句,是回憶當年。“池塘生春草,園柳變鳴禽”,本爲謝靈運的名句,詞人憶及昔日同遊池畔,旋賦別離,句中不僅深有滄桑之感,而且也沒有離題。記得那時她姍姍而行,羅裙輕拂,使綠草也不禁生妒;這是反用牛希濟“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詞意,以綠草妒忌羅裙之碧色,來襯托出伊人之明媚可愛,從而由草及人,更增添了對她的懷念之情。“恁時”三句,仍是回憶。“恁時”即“那時”,連上“曾行處、綠妒輕裙”時事。他輕攜素手,絮飛花亂的暮春季節裏,漫步於如茵綠草之間。而眼前的如茵綠草,又使他興起無限感喟。“朱顏”兩句,從劉希夷“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化出,時光流逝,人事已非,相逢不知何日。自己年華已經漸老,只有芳草卻是春風吹過而新綠又生。結末呼應上文,願人們毋須觸景傷情,當春回大地、綠滿田野之時,可以放懷宴遊,到那時可不要辜負了青春好時光。這首詞妙巧用擬人手法,把點點離愁都化作可感之物。全詞頗具空靈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