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過賈誼宅

作者:劉長卿 朝代:唐代 标签:唐詩三百首

【原文赏析】
三年謫宦此棲遲,萬古惟留楚客悲。
秋草獨尋人去後,寒林空見日斜時。
漢文有道恩猶薄,湘水無情吊豈知。
寂寂江山搖落處,憐君何事到天涯。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賈誼被貶在此地居住三年,可悲遭遇千萬代令人傷情。
我在秋草中尋覓人跡不在,寒林裏空見夕陽緩緩斜傾。
漢文帝重才恩德尚且淡薄,湘江水無意憑弔有誰知情?
寂寞冷落深山裏落葉紛紛,可憐你不知因何天涯飄零?

註釋
⑴賈誼:西漢文帝時政治家、文學家。後被貶爲長沙王太傅,長沙有其故址。
⑵謫宦:貶官。棲遲:淹留。
⑶楚客:指賈誼。長沙舊屬楚地,故有此稱。一作“楚國”。 
⑷獨:一作“漸”。
⑸漢文:指漢文帝。
⑹搖落處:一作“正搖落”。

創作背景

  此的內容,與作者的遷謫生涯有關。劉長卿“剛而犯上,兩遭遷謫”。第一次遷謫在公元758年(唐肅宗至德三年)春天,由蘇州長洲縣尉被貶爲潘州南巴縣尉;第二次在公元773年(唐代宗大曆八年)至777年(大曆十二年)間的一個深秋,因被誣陷,由淮西鄂嶽轉運留後被貶爲睦州司馬。從這首詩所描寫的深秋景象來看,詩當作於詩人第二次遷謫來到長沙的時候,那時正是秋冬之交,與詩中節令恰相符合。

  在一個深秋的傍晚,詩人隻身來到長沙賈誼的故居。賈誼,是漢文帝時著名的政論家,因被權貴中傷,出爲長沙王太傅三年。後雖被召回京城,但不得大用,抑鬱而死。類似的遭遇,使劉長卿傷今懷古,感慨萬千,而吟哦出這首律詩。

鑑賞

  這是一篇堪稱唐精品的七律。

  “三年謫宦此棲遲,萬古惟留楚客悲。”“三年謫宦”,只落得“萬古”留悲,上下句意鉤連相生,呼應緊湊,給人以抑鬱沉重的悲涼之感。“此”字,點出了“賈誼宅”。“棲遲”,像鳥兒那樣的斂翅歇息,飛不起來,這種生活本就是驚惶不安的,用以暗喻賈誼的侘傺失意,是恰切的。“楚客”,流落在楚地的客居,標舉賈誼的身份。一個“悲”字,直貫篇末,奠定了全詩悽愴憂憤的基調,不僅切合賈誼的一生,也暗寓了劉長卿自己遷謫的悲苦命運。

  “秋草獨尋人去後,寒林空見日斜時。”頷聯是圍繞題中的“過”字展開描寫的。“秋草”,“寒林”,“人去”,“日斜”,渲染出故宅一片蕭條冷落的景色,而在這樣的氛圍中,詩人還要去“獨尋”,一種景仰嚮慕、寂寞興嘆的心情,油然而生。寒林日斜,不僅是眼前所見,也是賈誼當時的實際處境,也正是李唐王朝危殆形勢的寫照。

  “漢文有道恩猶薄,湘水無情吊豈知?”頸聯從賈誼的見疏,隱隱聯繫到自己。出句要注意一個“有道”,一個“猶”字。號稱“有道”的漢文帝,對賈誼尚且這樣薄恩,那麼,當時昏聵無能的唐代宗,對劉長卿當然更談不上什麼恩遇了;劉長卿的一貶再貶,沉淪坎坷,也就是必然的了。這就是所謂“言外之意”。

  詩人將暗諷的筆觸曲折地指向當今皇上,手法是相當高妙的。接着,筆鋒一轉,寫出了這一聯的對句“湘水無情吊豈知”。這也是頗得含蓄之妙的。湘水無情,流去了多少年光。楚國的屈原哪能知道上百年後,賈誼會來到湘水之濱吊念自己;西漢的賈誼更想不到近千年後的劉長卿又會迎着蕭瑟的秋風來憑弔自己的遺址。後來者的心曲,恨不起古人於地下來傾聽,當世更沒有人能理解。詩人由衷地在尋求知音,那種抑鬱無訴、徒呼負負的心境,刻畫得十分動情,十分真切。

  “寂寂江山搖落處,憐君何事到天涯!”讀此尾聯的出句,好像劉長卿就站在讀者面前。他在宅前徘徊,暮色更濃了,江山更趨寂靜。一陣秋風掠過,黃葉紛紛飄落,在枯草上亂舞。這幅荒村日暮圖,正是劉長卿活動的典型環境。它象徵着當時國家的衰敗局勢,與第四句的“日斜時”映襯照應,加重了詩篇的時代氣息和感情色彩。“君”,既指代賈誼,也指代劉長卿自己;“憐君”,不僅是憐人,更是憐己。“何事到天涯”,可見二人原本不應該放逐到天涯。這裏的弦外音是:我和您都是無罪的呵,爲什麼要受到這樣嚴厲的懲罰!這是對強加在他們身上的不合理現實的強烈控訴。讀着這故爲設問的結尾,彷彿看到了詩人抑制不住的淚水,聽到了詩人一聲聲傷心哀惋的嘆喟。

  詩人聯繫與賈誼遭貶的共同的遭遇,心理上更使眼中的景色充滿淒涼寥落之情。滿腹牢騷,對歷來有才人多遭不幸感慨系之,更是將自己和賈誼融爲一體。

  這首懷古詩表面上詠的是古人古事,實際上還是着眼於今人今事,字裏行間處處有詩人的自我在,但這些又寫得不那麼露,而是很講究含蓄蘊藉的,詩人善於把自己的身世際遇、悲愁感興,巧妙地結合到詩歌的形象中去,於曲折處微露諷世之意,給人以警醒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