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碑

作者:李商隱 朝代:唐代 标签:唐詩三百首

【原文赏析】
元和天子神武姿,彼何人哉軒與羲。
誓將上雪列聖恥,坐法宮中朝四夷。
淮西有賊五十載,封狼生貙貙生羆。
不據山河據平地,長戈利矛日可麾。
帝得聖相相曰度,賊斫不死神扶持。
腰懸相印作都統,陰風慘澹天王旗。
愬武古通作牙爪,儀曹外郎載筆隨。
行軍司馬智且勇,十四萬衆猶虎貔。
入蔡縛賊獻太廟,功無與讓恩不訾。
帝曰汝度功第一,汝從事愈宜爲辭。
愈拜稽首蹈且舞,金石刻畫臣能爲。
古者世稱大手筆,此事不繫於職司。
當仁自古有不讓,言訖屢頷天子頤。
公退齋戒坐小閣,濡染大筆何淋漓。
點竄《堯典》《舜典》字,塗改《清廟》《生民》詩。
文成破體書在紙,清晨再拜鋪丹墀。
表曰臣愈昧死上,詠神聖功書之碑。
碑高三丈字如鬥,負以靈鰲蟠以螭。
句奇語重喻者少,讒之天子言其私。
長繩百尺拽碑倒,粗砂大石相磨治。
公之斯文若元氣,先時已入人肝脾。
湯盤孔鼎有述作,今無其器存其辭。
嗚呼聖王及聖相,相與烜赫流淳熙。
公之斯文不示後,曷與三五相攀追。
願書萬本誦萬遍,口角流沫右手胝。
傳之七十有二代,以爲封禪玉檢明堂基。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元和天子稟賦神武英姿,可比古來的軒轅、伏羲。他立誓要洗雪歷代聖王的恥辱,坐鎮皇宮接受四夷的貢禮。淮西逆賊爲禍五十年,割據一方世代綿延。自恃強大,不去佔山河卻來割據平地;夢想揮戈退日,膽敢反叛作亂。
聖君得到賢相名叫裴度,逆賊暗殺未成,自有神靈衛護。他腰懸相印,統兵上戰場,天子的軍旗在寒風中飄揚。得力的將官有、武、古、通,儀曹外郎任書記隨軍出征;還有那智勇雙全的行軍司馬韓愈,十四萬大軍,龍騰虎躍陷陣衝鋒。攻下了蔡州,擒住叛賊獻俘太廟,功業蓋世皇上加恩無限;天子宣佈裴度功勞第一,命令韓愈撰寫讚辭。
韓愈在朝堂拜舞行禮接受詔命說歌功的文章他能夠勝任。從來撰述都推崇大手筆,此事本不屬佐吏的職司;既然自古有當仁不讓的箴言,韓愈欣然領受聖上的旨意。天子聽完這番言辭,頻頻點頭大加讚許。韓公退朝後齋戒沐浴坐於小閣,筆蘸飽墨揮灑淋漓。推敲《堯典》《舜典》的古奧文字,化用《清廟》《生民》的莊嚴筆意。一紙雄文,別具一格,朝拜時鋪展在玉陛丹墀。上表說“臣韓愈冒死呈覽”,歌頌聖君賢相的功業,刻寫在石碑之上。
碑高三丈字大如鬥,靈鰲駝負,螭龍盤圍。文句奇特語意深長,世俗難以理解;有人便向皇上進讒,誣衊此文偏私失實。百尺長繩把韓碑拽倒,粗砂大石磨去了字跡。韓公此文浩浩真氣卻無法磨滅,已經深入衆人的肝脾;正象那湯盤孔鼎的銘文,古器雖早就蕩然無存,世間卻永遠流傳着文辭。啊,聖王與賢相的不朽功勳,顯耀人寰輝煌無比。韓公碑文倘不能昭示百代,憲宗的帝業,又怎得與三皇五帝遙相承繼!我甘願抄寫一萬本、吟誦一萬遍,哪怕是我口角流沫,右手磨出繭皮!讓它流傳千秋萬代,好作封禪的祭天玉檢、明堂的萬世基石。

註釋
⑴元和:唐憲宗年號。
⑵軒、羲:軒轅、伏羲氏,代表三皇五帝。
⑶列聖:前幾位皇帝。
⑷法宮:君王主事的正殿。
⑸四夷:泛指四方邊地。
⑹淮西有賊:指盤踞蔡州的藩鎮勢力。
⑺封狼:大狼。
⑻貙、羆:野獸,喻指叛將。
⑼都統:招討藩鎮的軍事統帥。
⑽天王旗:皇帝儀仗的旗幟。
⑾愬武古通:愬,李愬;武,韓公武;古,李道古;通,李文通,四人皆裴度手下大將。
⑿儀曹外郎:禮部員外郎李宗閔。
⒀行軍司馬:指韓愈。
⒁虎貔:猛獸。喻勇猛善戰。
⒂蔡:蔡州。
⒃賊:指叛將吳元濟。
⒄無與讓:即無人可及。
⒅不訾:即“不貲”,不可估量。
⒆日可麾:用魯陽公與韓人相爭援戈揮日的典故。此喻反叛作亂。麾通“揮”。
⒇度:裴度。
(21)從事:州郡官自舉的僚屬。
(22)愈:韓愈。
(23)爲辭:指撰《平淮西碑》。
(24)稽首:叩頭。
(25)蹈且舞:指古代臣子朝拜皇帝時手舞足蹈的一種禮節。
(26)金石刻畫:指爲鐘鼎石碑撰寫銘文。
(27)大手筆:指撰寫國家重要文告的名家。
(28)職司:指掌管文筆的翰林院。
(29)屢頷天子頤:使皇帝多次點頭稱讚。頤,指面頰。
(30)公:指韓愈。
(31)齋戒:沐浴更衣。
(32)濡染:浸沾。
(33)點竄、塗改:運用的意思。
(34)堯典、舜典:《尚書》中篇名。
(35)清廟、生民:《經》中篇名。
(36)破體:指文能改變舊體,另一說爲行書的一種。
(37)丹墀:宮中紅色臺階。
(38)昧死:冒死,上書用謙語。
(39)聖功:指平定淮西的戰功。
(40)靈鰲:馭負石碑的,形似大龜。
(41)蟠以螭:碑上所刻盤繞的龍類飾紋。
(42)喻:領悟,理解。
(43)讒:進言詆譭。
(44)拽:用力拉。
(45)磨治:指磨去碑上的刻文。
(46)斯文:此文。
(47)若:像。
(48)元氣:無法消毀的正氣。
(49)湯盤:商湯浴盆,《史記正義》:“商湯沐浴之盤而刻銘爲戒”。
(50)孔鼎:孔子先祖正考夫鼎。此以湯盤、孔鼎喻韓碑。
(51)相與:相互。
(52)赫:顯耀。
(53)淳熙:鮮明的光澤。
(54)書:抄寫。
(55)胝:因磨擦而生厚皮,俗稱老繭。
(56)明堂基:明堂的基石
(57)曷:何,怎麼。

鑑賞

  全意在記敘韓愈撰寫“平淮西碑”碑文的始末,竭力推崇韓碑的典雅及其價值。情意深厚,筆力矯健。韓碑既未抹煞李愬雪夜破城的豐功,也未特別鋪張裴度的偉績,態度比較公允。李商隱極力推崇韓碑,也就是同意韓氏的觀點。敘議相兼,在藝術風格上受到韓愈《石鼓歌》的影響。清人屈復《玉溪生詩意》中說:“生硬中饒有古意,甚似昌黎而清新過之。

  這首詩是一則歷史。公元817年(憲宗元和十二年),宰相裴度率兵平定淮西,但首先破蔡州生擒叛者吳元濟的是大將李愬。憲宗命韓愈撰《平淮西碑》時,韓主要是突出了裴度在執行憲宗旨意後的運籌帷幄,引起李愬不滿。愬妻(唐安公主之女)進宮訴說碑文不實,憲宗就命翰林學士段文昌重新撰文勒石,觀點迥然不同。李商隱是完全贊同韓愈觀點的,詩中強烈地表達以對《韓碑》被磨去的憤慨,更熱情地歌頌了這篇碑文。本詩基本上是敘述性的,但筆力矯健,很有感情,詩中一些名句也一直爲人傳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