謫嶺南道中作

作者:李德裕 朝代:唐代 标签:抒情

【原文赏析】
嶺水爭分路轉迷,桄榔椰葉暗蠻溪。
愁衝毒霧逢蛇草,畏落沙蟲避燕泥。
五月畲田收火米,三更津吏報潮雞。
不堪腸斷思鄉處,紅槿花中越鳥啼。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嶺南道中溪流縱橫交錯,地勢迂迴曲折,置身其間,茫然不知身在何處。沿途隨處可見高大的喬木,綠樹叢陰下,溪流顯得格外幽深。我在旅途中提心吊膽,擔心遇上毒霧,碰着蛇草;爲了躲避沙蟲,看見燕子銜泥也會急忙讓開。這裏的風俗很特別,五月即收稻米,三更公雞就打鳴,每當漲潮,它還會按時啼叫,這時津吏就會通知鄉民潮汛要來了。這一切讓人一時難以適應,看着那鮮豔欲滴的紅槿花,聽着那樹上越鳥的鳴叫,想到想起家鄉,這謫居歲月何時是個盡頭,想起這些真是肝腸寸斷。

註釋
⑴嶺南:指五嶺以南的地區,即今廣東、廣西等地。
⑵嶺水爭:指五嶺一帶山勢高峻,水流湍急,支流岔路很多。
⑶桄榔:一種常綠喬木,葉爲羽狀複葉。蠻溪:泛指嶺南的溪流。
⑷毒霧:古人常稱南方有毒霧,人中了毒氣會死去,大概是瘴氣。
⑸沙蟲:古人傳說南方有一種叫沙蝨的蟲,色赤,進入人的皮膚能使人中毒死亡。
⑹畲田:用火燒掉田地裏的草木,然後耕田種植。火米:指赤穀米。
⑺津吏:管理擺渡的人。潮雞:《輿地志》說,“移風縣有雞……每潮至則鳴,故稱之‘潮雞’。”
⑻紅槿:落葉小灌木,花有紅、白、紫等顏色。

創作背景

  這首《謫嶺南道中作》載於《全唐》卷四百七十五。下面是武漢大學古代文學專業教授王啓興先生對此詩的賞析。

  這首詩的首聯描寫在貶謫途中所見的嶺南風光,有鮮明的地方色彩。第一句寫山水,嶺南重巒疊嶂,山溪奔騰湍急,形成不少的支流岔道。再加上山路盤旋,行人難辨東西而迷路。這裏用一“爭”字,不僅使動態景物描繪得更加生動,而且也點出了“路轉迷”的原因,好像道路紆曲,使人迷失方向是“嶺水”故意“爭分”造成的。這是作者的主觀感受,但又是實感,所以詩句倍有情致。第二句緊接上句進一步描寫山間景色,桄榔、椰樹佈滿千山萬壑,層林疊翠,鬱鬱蔥蔥,一派濃郁的南國風光。這一句中用一“暗”字,突出桄榔、椰樹等常綠喬木的茂密,遮天蔽日,連溪流都爲之陰暗。這一聯是從山水林木等方面選擇最具有地方特色的景物來寫。

  頷聯宕開一筆,寫在謫貶途中處處提心吊膽的情況:害怕遇到毒霧,碰着蛇草;更擔心那能使中毒致死的沙蟲,連看見掉落的燕泥也要畏避。這樣細緻的心理狀態的刻畫,有力地襯託了嶺南地區的荒僻險惡。從藝術表現技巧來看,這種襯托的手法,比連續的鋪陳展敘、正面描繪顯得更有變化,也增強了藝術感染力。清人沈德潛認爲這聯“一語雙關”,和柳宗元被貶柳州後所作的《嶺南江行》一詩中的“射工巧伺遊人影,颶母偏驚旅客船”一樣,都是言在此而意在彼,詩中的毒霧、蛇草、沙蟲等等都有所喻指。這樣講也不無道理。

  頸聯轉向南方風物的具體描寫,在寫景中表現出一種十分驚奇的異鄉之感。五月間嶺南已經在收穫稻米,潮汛到來的時候,三更時分雞就會叫,津吏也就把這消息通知旅行的人,這一切和北方完全不同。這兩句爲尾聯抒發被謫貶瘴癘之地的深切思鄉之情作鋪墊。

  尾聯是在作者驚歎嶺南環境艱險,物產風俗大異於秦中之後,引起了身居異地的懷鄉之情,更加上聽到在鮮豔的紅槿花枝上越鳥啼叫,進而想到飛鳥都不忘本,依戀故士,何況有情之人。此時自己遷謫遠荒,前途茫茫,不知何日能返回故鄉,思念家園,情不能已,到了令人腸斷的地步。這當中也深深地蘊含着被排擠打擊、非罪謫貶的憤懣。最後一句是暗用《古詩十九首·行行重行行》中“越鳥巢南枝”句意,十分貼切而又意味深長。這一聯是這首抒情詩的結穴之處,所表達的感情異常深摯。

  全詩寫景抒情互相交替,顯得靈活多變而不呆滯,景中寓情,情中有景,情景交融,是晚唐的抒情名篇。

鑑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