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韓諫議 / 寄韓諫議注

作者:杜甫 朝代:唐代 标签:唐詩三百首

【原文赏析】
今我不樂思岳陽,身欲奮飛病在牀。
美人娟娟隔秋水,濯足洞庭望八荒。
鴻飛冥冥日月白,青楓葉赤天雨霜。
玉京羣帝集北斗,或騎騏驎翳鳳凰。
芙蓉旌旗煙霧樂,影動倒景搖瀟湘。
星宮之君醉瓊漿,羽人稀少不在旁。
似聞昨者赤松子,恐是漢代韓張良。
昔隨劉氏定長安,帷幄未改神慘傷。
國家成敗吾豈敢,色難腥腐餐風香。
周南留滯古所惜,南極老人應壽昌。
美人胡爲隔秋水,焉得置之貢玉堂。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眼下我心情不佳是思念岳陽,身體想要奮飛疾病逼我臥牀。隔江的韓注他品行多麼美好,常在洞庭洗足放眼望八方。鴻鵠已高飛遠空在日月之間,青楓樹葉已變紅秋霜已下降。玉京山衆仙們聚集追隨北斗,有的騎着麒麟有的駕着鳳凰。芙蓉般的旌旗被煙霧所淹沒,瀟湘蕩着漣漪倒影隨波搖晃。星宮中的仙君沉醉玉露瓊漿,羽衣仙人稀少況且不在近旁。聽說他彷彿是昔日的赤松子,恐怕是更象漢初韓國的張良。當年他隨劉邦建業定都長安,運籌帷幄之心未改精神慘傷。國家事業成敗豈敢坐視觀望,厭惡腥腐世道寧可餐食楓香。太史公留滯周南古來被痛惜,但願他象南極壽星長泰永昌。品行高潔之人爲何遠隔江湖,怎麼才能將他置於未央宮上?

註釋
諫議:按:諫議大夫起於後漢。續通典:武後龍朔二年改爲正諫大夫,開元以來,仍復。凡四人屬門下官。
不樂:唐風:今我不樂,日月其除。
岳陽:師注:嶽州巴陵郡曰岳陽,有君山、洞庭、湘江之勝。按:此係諫議隱居處。地理志:嶽州在嶽之陽,故曰岳陽。按:岳陽即今湖廣嶽州府。
奮飛:詩邶風:靜言思之,不能奮飛。
娟娟:鮑照初月詩:未映西北墀,娟娟似蛾眉。
洞庭:禹貢,九江孔殷。注:九江,即今之洞庭湖也。沅水、漸水、元水、辰水、敘水、酉水、灃水、資水、湘水,皆合於洞庭,意以是名九江也。按:洞庭在府西南。
八荒:揚雄傳:陟西嶽以望八荒。
鴻飛冥冥:指韓已遁世。法言:鴻飛冥冥,弋人何篡焉。
楓葉:謝靈運詩:曉霜楓葉丹。
雨霜:鮑照詩:北風驅鷹天雨霜。
玉京:按,元君注:玉京者,無爲之天也。東南西北,各有八天,凡三十二天,蓋三十二帝之都。玉京之下,乃崑崙之都。
羣帝:江淹詩:羣帝共上下。
北斗:晉書天文志:北斗在太微北,七政之樞機,號令之主。
麒麟:集仙錄:羣仙畢集,位高者乘鸞,次乘麒麟,次乘龍鳳鶴,每翅各大丈餘。
倒景:大人賦:貫列缺之倒景。注引陵陽子明經:列缺氣去地二千四百里,倒景氣去地四千里,其景皆倒在下。
瀟湘:謝朓詩:洞庭張樂地,瀟湘帝子游。
星宮:前漢天文志:經星常宿,中外官凡百七十八名,積數七百八十三星,皆有州國官宮物類之象。
瓊漿:楚辭:華爵既陳,有瓊漿些。
羽人:穿羽衣的仙人。楚辭:仍羽人於丹丘。
赤松子:史記留侯世家:張良曰:吾以三寸舌爲帝者師,封萬戶,位列侯,布衣之極,於良足矣。願棄人間事,從赤松子游耳。乃學避谷引道輕身。
韓張良:陸機高祖功臣傳:太子少傅留文成侯韓張良。
劉氏:漢書高祖紀:帝嘗與呂后曰:周勃厚重少文,然安劉氏者必勃也。令爲太尉。
帷幄未改:帷幄本指帳幕,此指謀國之心。高帝紀: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
色難:神仙傳:壺公數試費長房,繼令噉溷,臭惡非常,長房色難之。
腥腐:鮑照詩:何時與爾曹,啄腐共吞腥。
楓香:爾雅注:楓有脂而香。南史:任昉營佛殿,調楓香二石。
周南留滯:史記太史公自序:是歲,天子始建漢家之封,而太史公留滯周南,不得與從事。注:古之周南,今之洛陽。
老人壽昌:晉書:老人一星在弧南。一曰南極,常以秋分之旦見於丙,秋分之夕沒於丁。見則治平,主壽昌。
玉堂:十洲記:崑崙有流精之闕,碧玉之堂,西王母所治也。按:夢溪筆談:唐翰林院在禁中,乃人主燕居之所。玉堂承明金鑾殿,皆在其間。

賞析
此屬於遊仙詩一類,隱約含蓄,反覆涵詠,始能體味。 詩前六句爲第一段,寫懷念韓某遠在洞庭,日月更迭,思念益切。“玉京”六句爲第二段,寫朝廷小人得勢,而賢臣遠去。點出韓某已罷官去國。 “似聞”六句爲第三段,寫聽到韓某罷官原因,以張良比之,頌其高潔有才。末四句爲第四段,抒寫自己感想,並望韓某再度出山,爲國出力。 詩思嚴慎細緻周密,寫得隱晦曲折。格調卻清新激昂,鏗鏘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