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香近·七夕

作者: 朝代:宋代 标签:七夕節

【原文赏析】
睡輕時聞,晚鵲噪庭樹。又說今夕天津,西畔重歡遇。蛛絲暗鎖紅樓,燕子穿簾處。天上、未比人間更情苦。
秋鬢改,妒月姊、長眉嫵。過雨西風,數葉井梧愁舞。夢入藍橋,幾點疏星映朱戶。淚溼沙邊凝佇。

註釋
⑴荔枝香近:詞牌名。《詞譜》:“《唐史·樂志》:‘帝幸驪山,貴妃生日,命小部張樂長生殿,奏新曲,未有名,會南方進荔枝,因名《荔枝香》’。《碧雞漫志》:‘今歇指調、大石調,皆有近拍,不知何者爲本曲?’按《荔枝香》有兩體,七十六字者始自柳永《樂章集》注“歇指調”;七十三字者始自周邦彥,一名《荔枝香近》。”此詞雙調,七十六字。前後片各七句四仄韻。[2]   
⑵愁:一本作“秋”。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

鑑賞

  “睡輕”四句,引神話傳說點題。言詞人在七夕晚上正恍恍惚惚地小睡着,恍忽中只聽見庭院中的樹上不斷地傳來喜鵲們的聒噪聲。它們似乎在說:今天晚上我們又要飛上天去搭起鵲橋,使牛郎織女能夠重聚在天河西畔,度過一夕的幸福時刻。“天津”,即指天河渡口。“蛛絲”兩句,敘說自身的孤苦。此言詞人所居的小樓角落掛滿了蛛網,這說明那裏已經很久無人前來打掃住處了。詞人生活在這種與愛妾生離死別的孤獨境況中,所以惟見燕子飛來,穿堂入室與他作伴,卻難見伊人來此與他相伴。“天上”一句,兩相對比。詞人說:天上的牛郎織女尚有一年一夕的鵲橋會,而地上的我卻永遠不能再見愛人一面,所以哀嘆“天上未比人間更情苦”啊。上片從題旨生髮,重在悲嘆自己與兩妾生離死別的不幸遭遇。

  “秋鬢改”兩句是說:我已經老矣,能不鬢髮轉白?因爲自己的日漸衰老,所以更引起了我對傳說中吃過不死藥而永葆青春美色的嫦娥自然而然地生出來一種嫉妒心。這是一般老年人常有的牢騷話。“過雨”兩句是說:眼前又到了秋風秋雨的煩悶季節,再加上室外的梧桐葉隨風颯颯地飛舞,能不使人見秋景而起愁?所以後來的鑑湖女俠秋瑾有“秋風秋雨愁煞人”之嘆;而詞人也有“離人心上秋”之愁。“夢入”三句,思妾之心愈深矣。此言詞人從七夕鵲橋會的傳說,進而聯想到自己如果要想與愛人相見,那就只能在夢境之中了。所以詞人起而獨自徘徊,企圖擺脫相思之苦。只見天上幾顆星星閃爍,映襯着冷冷清清的門戶。他漫步在宅邊河畔,不由得又因思念愛妾而淚滴漣漣。下片主要是哀嘆自身的老境淒涼及懷念離逝的兩個愛妾。全詞從七夕的神話傳說,聯想到自己與兩位愛妾生離死別的愁苦,既寫時節,又寫親人,讀來感人肺腑。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