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李儋元錫

作者:韋應物 朝代:唐代 标签:唐詩三百首

【原文赏析】
去年花裏逢君別,今日花開已一年。
世事茫茫難自料,春愁黯黯獨成眠。
身多疾病思田裏,邑有流亡愧俸錢。
聞道欲來相問訊,西樓望月幾回圓。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去年花開的時候與你分別,今日花開的時候已是一年。
世事變幻心茫茫難以意料,心情愁苦意昏昏春日獨眠。
一身全是病想念故里田園,邑有災民慚愧領朝廷俸錢。
聽說你今年還要來看望我,我天天上西樓盼望你早還。

註釋
⑴李儋(dān):字元錫,武威(今屬甘肅)人,曾任殿中侍御史,是作者的朋友。
⑵春愁:因春季來臨而引起的愁緒。黯黯:低沉暗淡。一作“忽忽”。
⑶思田裏:想念田園鄉里,即想到歸隱。
⑷邑有流亡:指在自己管轄的地區內還有百姓流亡。愧俸錢:感到慚愧的是自己食國家的俸祿,而沒有把百姓安定下來。
⑸問訊:探望。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

創作背景

  這首七律是韋應物晚年在滁州刺史任上的作品,大約作於公元784年(唐德宗興元元年)春天。公元783年(唐德宗建中四年)暮春入夏時節,韋應物從尚書比部員外郎調任滁州刺史,離開長安,秋天到達滁州任所。李儋,字元錫,是韋應物的交好友,當時任殿中侍御史,在長安與韋應物分別後,曾託人問候。次年春天,韋應物寫了這首詩寄贈李儋以答。

  在韋應物赴滁州任職的一年裏,他親身接觸到人民生活情況,對朝政紊亂、軍閥囂張、國家衰弱、民生凋敝,有了更具體的認識,深爲感慨,嚴重憂慮。就在這年冬天,長安發生了朱泚叛亂,稱帝號秦,唐德宗倉皇出逃,直到第二年五月才收復長安。在此期間,韋應物曾派人北上探聽消息。到寫此詩時,探者還沒有回滁州,可以想見詩人的心情是焦急憂慮的。這就是此詩的政治背景。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

鑑賞

  韋應物這首敘述了與友人別後的思念和盼望,抒發了國亂民窮造成的內心矛盾。

  詩是寄贈好友的,所以從敘別開頭。首聯即謂去年春天在長安分別以來,已經一年。以花裏逢別起,即景勾起往事,有欣然回憶的意味;而以花開一年比襯,則不僅顯出時光迅速,更流露出別後境況蕭索的感慨。頷聯寫自己的煩惱苦悶。“世事茫茫”是指國家的前途,也包含個人的前途。當時長安尚爲朱泚盤踞,皇帝逃難在奉先,消息不通,情況不明。這種形勢下,他只得感慨自己無法料想國家及個人的前途,覺得茫茫一片。他作爲朝廷任命的一個地方行政官員,到任一年了,眼前又是美好的春天,但他只有憂愁苦悶,感到百無聊賴,一籌莫展,無所作爲,黯然無光。頸聯具體寫自己的思想矛盾。正因爲他有志而無奈,所以多病更促使他想辭官歸隱;但因爲他忠於職守,看到百姓貧窮逃亡,自己未盡職責,於國於民都有愧,所以他不能一走了事。這樣進退兩難的矛盾苦悶處境下,詩人十分需要友情的慰勉。尾聯便以感激李儋的問候和亟盼他來訪作結。

  這首詩的藝術表現和語言技巧,並無突出的特點。有人說它前四句情景交融,頗爲推美。這種評論並不切實。因爲首聯即景生情,恰是一種相反相成的比襯,景美而情不歡;頷聯以情嘆景,也是傷心人看春色,茫然黯然,情傷而景無光;都不可謂情景交融。其實這首詩之所以爲人傳誦,主要是因爲詩人誠懇地披露了一個清廉正直的封建官員的思想矛盾和苦悶,真實地概括出這樣的官員有志無奈的典型心情。這首詩的思想境界較高,尤其是“身多疾病思田裏,邑有流亡愧俸錢”兩句,自宋代以來,甚受讚揚。范仲淹嘆爲“仁者之言”,朱熹盛稱“賢矣”,黃徹更是激動地說:“餘謂有官君子當切切作此語。彼有一意供租,專事土木,而視民如仇者,得無愧此詩乎!”(《鞏溪詩話》)這些評論都是從思想性着眼的,讚美的是韋應物的思想品格。但也反映出這詩的中間兩聯,在封建時代確有較高的典型性和較強的現實性。事實上也正如此,詩人能夠寫出這樣真實、典型、動人的詩句,正由於他有較高的思想境界和較深的生活體驗。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