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濟驛重送嚴公四韻

作者:杜甫 朝代:唐代 标签:唐詩三百首

【原文赏析】
遠送從此別,青山空復情。幾時杯重把,昨夜月同行。
列郡謳歌惜,三朝出入榮。江村獨歸處,寂寞養殘生。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遠送你從這裏就要分別了,青山空自惆悵,倍增離情。什麼時候能夠再舉杯共飲,昨天夜裏我們還在月色中同行。各郡的百姓都謳歌你,不忍心你離去,你在三朝爲官,多麼光榮。送走你我獨自回到江村,寂寞地度過剩下的歲月。

註釋
列郡:指東西兩川屬邑。
三朝:指唐玄宗、唐肅宗、唐代宗三朝。
江村:指成都浣花溪邊的草堂。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

創作背景
奉濟驛,在成都東北的綿陽縣。嚴公,即嚴武,曾兩度爲劍南節度使。762年(寶應元年)四月,唐肅宗死,唐代宗即位,六月,召嚴武入朝,杜甫送別贈,因之前已寫過《送嚴侍郎到綿州同登杜使君江樓宴》,故稱“重送”。律詩雙句押韻,八句詩四個韻腳,故稱“四韻”。嚴武有文才武略,品性與杜甫相投。鎮蜀期間,親到草堂探視杜甫,並在經濟上給予接濟;彼此贈詩,相互敬重,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

鑑賞

  一開頭,點明“遠送”,體現出詩人意深而情長。詩人送了一程又一程,送了一站又一站,一直送到了二百裏外的奉濟驛,有說不盡的知心話。“青山空復情”一句,饒有深意。青峯佇立,也似含情送客;途程幾轉,那山仍若戀戀不捨,目送行人。然而送君千里,也終須一別了。借山言人,情致婉曲,表現了詩人那種不忍相別而又不得不別的無可奈何之情。

  傷別之餘,詩人自然想到“昨夜”相送的情景:皎潔的月亮曾和他一起“同行”送別,在月下同飲共醉,行吟敘情,離別之後,後會難期,詩人感情的閘門再也關不住了,於是詩人發問道:“幾時杯重把?”“杯重把”,把詩人憧憬中重逢的情景,具體形象地表現出來了。這裏用問句,是問詩人自己,也是問友人。社會動盪,生死未卜,能否再會還是個未知數。詩人送別時極端複雜的感情,凝聚在一個尋常的問語中。

  以上這四句倒裝,增添了詩的情趣韻致。前人說得好:“詩用倒挽,方見曲折。”首聯如果把“青山”一句提到前面,就會顯得感情唐突,使人不知所云;頷聯如果把“昨夜”一句放在前面,便會顯得直白而缺少情致。現在次序一倒,就奇曲多趣了。這正是此詩平中見奇的地方。

  詩人想到,像嚴武這樣知遇至深的官員恐怕將來也難得遇到,於是離愁之中又添一層悽楚。關於嚴武,詩人沒有正面頌其政績,而說“列郡謳歌惜,三朝出入榮”,說他於玄宗、肅宗、代宗三朝出守外郡或入處朝廷,都榮居高位。離任時東西兩川屬邑的人們謳歌他,表達依依不捨之情。言簡意賅,雍雅得體。

  最後兩句抒寫詩人送別後的心境。“江村獨歸處,寂寞養殘生。”“獨”字見離別之後的孤單無依;“殘”字含風燭餘年的悲涼悽切;“寂寞”則道出知遇遠去的冷落和惆悵。兩句充分體現了詩人對嚴武的真誠感激和深摯友誼,依戀惜別之情溢於言表。

  杜甫作這首詩送好友嚴武,既讚美嚴武,也發出他自己“寂寞養殘生”的嘆息。詩意在送嚴武奉召還朝。詩人曾任嚴武幕僚,深得嚴武關懷,所以心中那種依依不捨的別離之情,不必再用言語解釋。這首詩語言質樸含情,章法謹嚴有度,平直中有奇致,淺易中見沉鬱,情真意摯,悽楚感人。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