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三暮四

作者:佚名 朝代:先秦 标签:小學文言文

【原文赏析】

      宋有狙公者,愛狙,養之成羣,能解狙之意;狙亦得公之心。損其家口,充狙之慾。俄而匱焉,將限其食,恐衆狙之不訓於己也。先誑之曰:“與若芧,朝三而暮四,足乎?”衆狙皆起怒。俄而曰:“與若芧,朝四而暮三,足乎?”衆狙皆伏而喜。

譯文

      宋國(今商丘)有一個養獼猴的老人,他很喜歡獼猴,養的獼猴成羣,他能懂得獼猴們的心意,獼猴們懂得那個人的心意。那位老人因此減少了他全家的口糧,來滿足獼猴們的慾望。但是不久,家裏缺乏食物了,他將要限制獼猴們的食物,但又怕獼猴們生氣不聽從自己,就先騙獼猴們:“我給你們的橡樹果實,早上三顆,晚上四顆,這樣夠嗎?”衆多獼猴一聽很生氣,都跳了起來。過了一會兒,他又說:“我給你們的橡樹果實,早上四顆,晚上三顆,這樣足夠嗎?”獼猴們聽後都很開心地趴下,都很高興對那老人服服帖帖的了。

註釋

狙(jū)公:養猴子的老頭。

解:瞭解,理解,懂得。

狙:猴子。

意:心意。

得:懂得。

得公之心:瞭解養猴老人的心思。

損:減。

口:口糧。

充:滿足。

欲:慾望,要求。

俄而:一會兒,不久。

匱:缺乏。

限:限制。

恐:恐怕。

馴(xùn):馴服,順從,聽從。引申爲服服帖帖。

誑(kuáng):欺騙。

之:代詞,它,代指猴子們。

與:給。

若:文言文中的人稱代詞,代“你”、“你們”,文中指猴子們。

芧(xù):橡樹的果實,俗稱“橡實”。

朝:早上。

足:夠,足夠。

衆:所有的。

皆:都。

起怒:一齊生氣起來。怒:惱怒,生氣。

伏而喜:都很高興地趴在地上(一般是動物感到滿足時的動作)。

寓意

  這個故事原來的意義,是闡述一個哲學道理,是《莊子·齊物論》中一則重要的寓言故事,無論朝三暮四還是朝四暮三,其實衆猴子所得到的並沒有增加或減少,猴子們喜怒爲用就顯得很可笑。狙公好比是載衆生的“大塊”而猴子就像是紛亂紅塵中的衆生。那些追求名和實的理論家,總是試圖區分事物的不同性質,而不知道事物本身們就有同一性。最後不免像猴子一樣,被朝三暮四和朝四暮三所矇蔽。告誡人們要放開計較得失的凡心,因爲人的一生一死、一得一失都是一時的,到最後我們將會發現我們並沒有失去什麼,也沒有得到什麼。因爲無論形式有多少種,本質只有一種。宋《二程全書·遺書·十八·伊川先生語》:“若曰聖人不使人知,豈聖人之心是後世朝三暮四之術也?”遺憾的是,後來應用這個成語的人,並不十分清楚朝三暮四的出處,把它和“朝秦暮楚”混淆了。而後者指的是戰國時期,秦、楚兩大強國對立,有些弱小國家一會兒倒向秦國,一會兒倒向楚國。就像在美蘇爭霸時期,有些非洲國家時而倒向美國,時而倒向蘇聯。朝三暮四本來與此無關,但以訛傳訛,天長日久,大家也就習慣把“朝三暮四”理解爲沒有原則,反覆無常了。

道理

  這則寓言的前文與後文作者都給出了自己的解釋。

   前文說“勞神明爲一而不知其同也,謂之朝三”意思是:耗費心思方才能認識事物渾然爲一而不知事物本身就具有同一的性狀和特點,這就叫“朝三”。

   後文說“是以聖人和之以是非而休乎天鈞,是之謂兩行。”譯文:因此,古代聖人把是與非混同起來,優遊自得地生活在自然而又均衡的境界裏,這就叫物與我各得其所、自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