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陂

作者:佚名 朝代:先秦 标签:荷花

【原文赏析】

彼澤之陂,有蒲與荷。有美一人,傷如之何?寤寐無爲,涕泗滂沱。

彼澤之陂,有蒲與蕳。有美一人,碩大且卷。寤寐無爲,中心悁悁。

彼澤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碩大且儼。寤寐無爲,輾轉伏枕。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那個池塘堤岸旁,既長蒲草又長荷。有個健美的青年,使我思念沒奈何。睡不着啊沒辦法,心情激動淚流多。
  那個池塘堤岸旁,既長蒲草又長蘭。有個健美的青年,高大壯實頭髮鬈。睡不着啊沒辦法,心中愁悶總悵然。
  那個池塘堤岸旁,既長蒲草又長蓮。有個健美的青年,高大壯實很威嚴。睡不着啊沒辦法,枕上翻覆難安眠。

註釋
①澤陂(bēi):池塘堤岸。
②蒲:香蒲,多年生草本植物,多生在河灘上。
③傷:因思念而憂傷。按《爾雅》注引《魯》作“陽”,《爾雅·釋詁》:“陽,予也。”
④涕泗:眼淚鼻涕。
⑤蕑(jiān):蘭草。
⑥卷(quán):毛傳:“卷,好貌。”馬瑞辰《毛詩傳箋通釋》:“卷即婘之省借。……《廣雅》:‘婘,好也。”朱熹《詩集傳》:“卷,鬢髮之美也。”茲取朱說。
⑦悁(yuān)悁:憂傷愁悶的樣子。
⑧菡萏:蓮花。
⑨儼:莊重威嚴。毛傳:“儼,矜莊貌。”

鑑賞

  這是一首水澤邊女子思念一位小夥子的情歌。三章十八句,每章意思基本相同,都是敘述看見池塘邊的香蒲、蘭草、蓮花,便想到自己戀慕的健美男青年,不禁心煩意亂,情迷神傷,晚上覺也睡不着,於是一腔愁悶,發而爲歌,遂唱出此篇。意顯豁,本不勞曲求,然而《毛詩序》乃雲:“《澤陂》,剌時也。言靈公君臣淫於其國,男女相說,憂思感傷焉。”謂此詩刺陳靈公偕大夫孔寧、儀行父與夏姬通姦,導致國中淫風熾盛。按之文本,此說扞格難通,爲今人所不取。至於說此詩爲傷逝之作(姚際恆《詩經通論》)、憂忠臣孤立之作(劉沅《詩經恆解》),也都證據不足。

  應該說,春秋戰國時代,在愛情方面,女性還有很大的自由度。封建意識形態中倫常觀念,還沒有成爲社會倫理的統治思想。特別在民間,男戀女,女戀男,發而爲詩爲歌,皆真摯動人,和日後理學家所理解的大不一樣。《澤陂》是一首女子思戀男子的歌,見景生情,真率坦誠,全詩瀰漫着一股清新的氣息。

  全詩三章,都用生於水澤邊的植物香蒲、蘭草、蓮花起興,蓬蓬勃勃的植物,波光瀲灩的池水,呼喚着生命的旺盛發展。女子目睹心感,自然而然地想起所思戀的男子了。不知這兩個青年,究竟是相戀相思,還是女方在單相思。但是,這個女子是強烈地愛上男方了。在她眼中心裏,男子“碩大且卷”、“碩大且儼”。愛是感性的行爲,男子身材高大強壯,神態莊重有威儀,這些可以捉摸的外形和品格,就成了女子擇愛的具體的感性的條件。思念中的男子,與女子心目中的愛人是那樣一致,所以女子自然真誠地讚美起男子來。不過,眼下女子還沒有得到男子愛的允諾,還不知道男子會不會以愛來回報,因此,她睡不安,行不安,流淚傷心,希冀等待。細節的描述,把內心真摯的愛,襯托得十分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