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雁

作者:佚名 朝代:先秦 标签:詩經

【原文赏析】

鴻雁于飛,肅肅其羽。之子於徵,劬勞於野。爰及矜人,哀此鰥寡。

鴻雁于飛,集於中澤。之子於垣,百堵皆作。雖則劬勞,其究安宅?

鴻雁于飛,哀鳴嗷嗷。維此哲人,謂我劬勞。維彼愚人,謂我宣驕。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鴻雁翩翩空中飛,扇動雙翅嗖嗖響。那人離家出遠門,野外奔波苦盡嘗。可憐都是窮苦人,鰥寡孤獨心悲傷。
  鴻雁翩翩空中飛,聚在沼澤的中央。那人築牆服苦役,先後築起百堵牆。雖然辛苦又勞累,不知安身在何方。
  鴻雁翩翩空中飛,陣陣哀鳴聲嗷嗷。惟有那些明白人,知我作歌唱辛勞。惟有那些糊塗蟲,說我閒暇發牢騷。

註釋
⑴鴻雁:水鳥名,即大雁;或謂大者叫鴻,小者叫雁。
⑵肅肅:鳥飛時扇動翅膀的聲音。
⑶之子:那人,指服勞役的人。徵:遠行。
⑷劬(qú)勞:勤勞辛苦。
⑸爰:語助詞。矜人:窮苦的人。
⑹鰥(guān):老而無妻者。寡:老而無夫者。
⑺於垣:築牆。
⑻堵:長、高各一丈的牆叫一堵。作:築起。
⑼究:終。宅:居住。
⑽嗷嗷:鴻雁的哀鳴聲。
⑾哲人:通情達理的人。
⑿宣驕:驕奢。

鑑賞

  《鴻雁》一的主題,歷來看法不一。《毛詩序》雲:“美宣王也。萬民離散,不安其居,而能勞來還定安集之,至於矜寡,無不得其所焉。”朱熹《詩集傳》雲:“流民以鴻雁哀鳴自比而作此歌也。”方玉潤《詩經原始》雲:“使者承命安集流民”,“費盡辛苦,民不能知,頗有煩言,感而作此。”細究詩意,朱熹之說近於詩情。《毛詩序》以爲是讚美宣王能安置流民,是因爲同《車攻》、《吉日》、《庭燎》等詩排在一起。

  這是一首“飢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的現實主義詩作。具有國風民歌的特點。全詩三章,每章均以“鴻雁”起興,並藉以自喻。首章寫流民被迫到野外去服勞役,連鰥寡之人也不能倖免,反映了受害者的廣泛,揭露了統治者的殘酷無情。振翅高飛的大雁勾起了流民顛沛流離無處安身的感嘆,感嘆中包含着對繁重徭役的深深哀怨。次章承接上章,具體描寫流民服勞役築牆的情景。鴻雁聚集澤中,象徵着流民在工地上集體勞作,協同築起很多堵高牆,然而自己卻無安身之地。“雖則劬勞,其究安宅”的發問,道出了流民心中的不平和憤慨。末章寫流民悲哀作歌,訴說悲慘的命運,反而遭到那些貴族富人的嘲弄和譏笑。大雁一聲聲的哀叫引起了流民悽苦的共鳴,他們就情不自禁地唱出了這首歌,表達了心中的怨憤。

  這首詩感情深沉,語言質樸,韻調諧暢,雖是一首抒情詩,但又兼有敘事、議論的成份。然而此詩最大的特點是比興手法的運用,每章開頭都以鴻雁起興,不僅可以引起豐富的聯想,而且兼有比義。鴻雁是一種候鳥,秋來南去,春來北遷,這與流民被迫在野外服勞役,四方奔走,居無定處的境況十分相似。鴻雁長途旅行中的鳴叫,聲音淒厲,聽起來十分悲苦,使人觸景生情,平添愁緒。所以以之起興,是再貼切不過的了。全詩三章根據所述內容的不同,或是興而比,或是比而興。一章以鴻雁振羽高飛興流民遠行的劬勞,二章以鴻雁集於澤中,興流民聚集一處築牆。這兩章都是興中有比,具有象徵意味。第三章以鴻雁哀鳴自比而作此歌,是比中含興。比興意蘊的交融滲透,增強了詩歌的形象性和藝術表現力。由於此詩貼切的喻意,以後“哀鴻”、“鴻雁”即成了苦難流民的代名詞。

  另外,此詩每章所寫的具體內容雖各不相同,但卻有內在的邏輯聯繫。首章寫出行野外,次章寫工地築牆,末章表述哀怨,內容逐層展開,主題得到了昇華。再加上“鴻雁”、“劬勞”等詞在詩中反覆出現,形成了重章疊唱的特點,有一唱三嘆的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