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有茨

作者:佚名 朝代:先秦 标签:詩經

【原文赏析】

牆有茨,不可掃也。中冓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醜也。

牆有茨,不可襄也。中冓之言,不可詳也。所可詳也,言之長也。

牆有茨,不可束也。中冓之言,不可讀也。所可讀也,言之辱也。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牆上長蒺藜,不可掃掉呀。宮中祕密話,不可相告呀。如能相告呀,說出醜死了呀。
牆上長蒺藜,不可除光呀。宮中祕密話,不可張揚呀。如能張揚呀,說來話很長呀。
牆上長蒺藜,不可捆住呀。宮中祕密話,不可講述呀。如能講述呀,說起真羞辱呀。

註釋
①茨(音詞):植物名,蒺藜。一年生草本植物,果實有刺。 
②中冓(音夠):內室,宮中齷齪之事。道:說。 
③所:若。 
④襄:除去。 
⑤詳:借作“揚”,傳揚。 
⑥束:捆走。 
⑦讀:誦也。

鑑賞

  這首內容與《邶風·新臺》相承接,《毛詩序》渭“《牆有茨》,衛人刺其上,公子頑通乎君母,國人疾之,而不可道也”。公子頑,即昭伯,是衛宣公之子,《史記·衛康叔世家》說是伋之弟。君母,即衛宣公所強娶伋之未婚妻齊女,也就是衛宣姜,是當時惠公之母,故稱“君母”。公子頑私通君母宣姜事,《左傳·閔公二年》有記載。因爲惠公即位時年幼,齊國人爲了鞏固惠公君位,保持齊、衛之間親密的婚姻關係,便強迫昭伯與後母亂倫。儘管這是受外力脅迫促成的,但究竟是下輩與上輩淫亂,是最不齒於人的醜聞,確如朱熹所言“其污甚矣”。衛國人民對這種敗壞人倫的穢行,當然深惡痛絕,特作此詩以“疾之”。

  此詩三章重疊,頭兩句起興含有比意,以巴緊宮牆的蒺藜清掃不掉,暗示宮闈中淫亂的醜事是掩蓋不住、抹煞不了的。接着詩人便故弄玄虛,大賣關子,宣稱宮中的祕聞“不可道”。至於爲何不可道,詩人絕對保密,卻又微露口風,以便吊讀者口味。醜、長、辱三字妙在藏頭露尾,欲言還止,的確起到了欲蓋而彌彰的特殊效果。本來,當時衛國宮闈醜聞是婦孺皆知的,用不着明說,詩人特意點到爲止,以不言爲言,調侃中露譏刺,幽默中見辛辣,比直露敘說更有情趣。全詩皆爲俗言俚語,六十九個字中居然有十二個“也”字,相當今語“呀”,讀來節奏綿延舒緩,意味俏皮而不油滑,與詩的內容相統一。三章詩排列整齊,韻腳都在“也”字前一個字,且每章四、五句韻腳同字,這種押韻形式在《詩經》中少見,譯詩力求保留這一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