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月色穿簾風入竹

作者:顧敻 朝代:五代 标签:寫風

【原文赏析】
月色穿簾風入竹,倚屏雙黛愁時。砌花含露兩三枝。如啼恨臉,魂斷損容儀。
香燼暗消金鴨冷,可堪辜負前期。繡襦不整鬢鬟欹。幾多惆悵,情緒在天涯!

註釋
⑴砌花——階臺上的花朵。
⑵如啼恨臉——如美女帶怨而流淚的臉。
⑶損容儀——摧殘了美麗的容顏儀態。

評析

  這首詞寫春閨幽怨。

  上片頭二句寫女主人公在風吹月照下,倚屏發愁。“砌花”三句,既寫花,又寫人。“如啼恨臉”,形象秀麗,可愛堪憐。

  下片“香燼”句,突出閨中淒涼,“可堪”句交待淒涼的原因是情人失約。“繡襦”句表現她無心妝扮。最後二句,將情緒引向遙遠處,境界略開。結尾“涯”字,與“時”、“枝”、“儀”、“期”、“欹”相押,都是韻腳。“涯”,唐五代時兩讀,既在麻韻,又在支韻。《花間集》中,“涯”有與麻韻字相押的,如顧敻的《酒泉子》其六(《酒泉子·水碧風清》):“恨無涯,小屏斜,堪憎蕩子不還家。”又《虞美人》其五(《虞美人·憑闌愁立雙蛾細》):“玉郎還是不還家。教人魂夢逐楊花,繞天涯。”此首則與支韻字相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