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鄉子·路入南中

作者:歐陽炯 朝代:五代 标签:婉約

【原文赏析】
路入南中,桄榔葉暗蓼花紅。兩岸人家微雨後,收紅豆,樹底纖纖擡素手。

註釋
⑴南中:泛指中國南方。王勃《蜀中九日登玄武山旅眺》:“人情已厭南中苦,鴻雁那從北地來。”
⑵桄(guāng光)榔:南方常綠喬木,樹幹高大。據《述異記》載:西蜀石門山,有樹曰桄榔,皮裏出屑如面,用作餅,食之,與面相似。因謂之桄榔面。蓼:水草之一種。
⑶紅豆:紅豆樹產於嶺南,秋日開花,其實成豆莢狀,內有如碗豆大的子,色鮮紅,古代以此象徵相思之物。王維《相思》詩:“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鑑賞

  花間詞人中,歐陽炯和李珣都有若干首吟詠南方風物的《南鄉子》詞,在題材、風格方面都給以描寫豔情爲主的花間詞帶來一股清新的氣息。

  此詞首句“路入南中”,點明地區,次句寫“南中”桄榔枝葉茂密陰濃、蓼花淡紅的自然環境。“桄榔葉暗蓼花紅”,一高一低,一綠一紅,一是葉一是花,一岸上一水邊,互相映襯,勾畫出了“南中”特有的風光。後面三句,範圍愈來愈小:由“南中”到河邊兩岸人家;從“微雨後”到“收紅立”。“兩岸人家微雨後,收紅豆”兩句將“南中”特有的物產和風習、人物活動糅合在一起,組成一幅典型的南方風情畫,透出濃鬱的地域色彩和生活氣息。“樹底纖纖擡素手”,最具情致,是勞動場面的集中寫照,是南方風物的寫實,形象生動,歡快之情自見。全詞因爲有的這寫實的一筆,整個兒地靈動起來了,顯現出一種動人的風韻。

  《栩莊漫記》對歐陽炯的《南鄉子》八首作了一個總評曰:“《南鄉子》八首,多寫炎方風物,不知其以何因緣而注意及此?炯蜀人,豈曾南遊耶?然其詞寫物真切,樸而不俚,一洗綺羅香澤之態,而爲寫景紀俗之詞,與李珣可謂笙罄同音者矣。”的確,在《花間集》中,這樣樸質清新的風土人情詞作,是別具韻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