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將曉出籬門迎涼有感

作者:陸游 朝代:宋代 标签:愛國

【原文赏析】
三萬里河東入海,五千仞嶽上摩天。
遺民淚盡胡塵裏,南望王師又一年。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三萬里長的黃河奔騰向東流入大海,
五千仞高的華山聳入雲霄上摩青天。
中原人民在胡人壓迫下眼淚已流盡,
他們盼望王師北伐盼了一年又一年。

註釋
將曉:天將要亮了。
籬門:籬笆的門。
迎涼:出門感到一陣涼風。
三萬里:長度,形容它的長,是虛指。河:指黃河。
“ 五千仞”形容它的高。仞(rèn):古代計算長度的一種單位,周尺八尺或七尺,周尺一尺約合二十三釐米。
嶽:指五嶽之一西嶽華山。嶽:指北方泰、恆、嵩、華諸山,一說指東嶽泰山和西嶽華山。
摩天:迫近高天,形容極高。摩:摩擦、接觸或觸摸。
遺民:指在金佔領區生活的漢族人民,卻認同南宋王朝統治的人民。
淚盡:眼淚流幹了,形容十分悲慘、痛苦。
胡塵:指金的統治,也指胡人騎兵的鐵蹄踐踏揚起的塵土和金朝的暴政。胡:中國古代對北方和西方少數民族的泛稱。
南望:遠眺南方。
王師:指宋朝的軍隊。

歷史背景
  南宋時期,金兵佔領了中原地區。人作此詩時,中原地區已淪陷於金人之手六十多年了。此時愛國詩人陸游被罷斥歸故鄉,在山陰(今浙江紹興)鄉下嚮往着中原地區的大好河山,也惦念着中原地區的人民,盼望宋朝能夠儘快收復中原,實現統一。

賞析

  這首表達了作者憂國憂民愛國情懷以及對北方人民的同情。

  陸游是南宋愛國詩人,面臨祖國分裂的劇變時代,早懷報國大志,中年從軍西南,壯闊的現實世界、熱烈的戰地生活,使他的詩歌境界大爲開闊。正如他的《示子遹》所追憶的“中年始少悟,漸欲窺宏大”;《九月一日夜讀詩稿有感走筆作歌》所自述的“詩家三昧忽見前,屈賈在眼元歷歷;天機雲錦用在我,剪裁妙處非刀尺”。浩氣吐虹霓,壯懷鬱雲霞,自然不是那些玩弄半吞半吐雕蟲小技者能望及了。他晚年退居山陰,而志氣不衰,鐵馬冰河,時時入夢,“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對中原淪喪的無限憤慨,對廣大民衆命運的無限關切,對南宋統治集團苟安誤國的無限痛恨,在這首七絕四句中盡情地傾吐出來。

  “河”,指黃河,哺育中華民族的母親;嶽,指東嶽泰山、中嶽嵩山、西嶽華山等立地擎天的峯柱。巍巍高山,上接青冥;滔滔大河,奔流入海。兩句一橫一縱,北方中原半箇中國的形勝,鮮明突兀、蒼莽無垠地展現在我們眼前。奇偉壯麗的山河,標誌着祖國的可愛,象徵着民衆的堅強不屈,已給讀者以豐富的聯想。然而,如此的山河,如此的人民,卻長期以來淪陷在金朝貴族鐵蹄蹂躪之下,下兩句筆鋒一轉,頓覺風雲突起,詩境向更深遠的方向開拓。“淚盡”一詞,千回萬轉,中原廣大人民受到壓迫的沉重,經受折磨歷程的長久,企望恢覆信唸的堅定不移與迫切,都充分表達出來了。他們年年歲歲盼望着南宋能夠出師北伐,可是歲歲年年此願落空。當然,他們還是不斷地盼望下去。人民的愛國熱忱真如壓在地下的跳蕩火苗,歷久愈熾;而南宋統治集團則正醉生夢死於西子湖畔,把大好河山、國恨家仇丟在腦後,可謂心死久矣,又是多麼可嘆!後一層意思,在詩中雖未明言點破,強烈的批判精神則躍然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