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州道中

作者:王冕 朝代:元代 标签:寫風

【原文赏析】
我行冀州路,默想古帝都。
水土或匪昔,禹貢書亦殊。
城郭類村塢,雨雪苦載塗。
叢薄聚凍禽,狐狸嘯枯株。
寒雲着我巾,寒風裂我襦。
盱衡一吐氣,凍凌滿髭鬚。
程程望煙火,道傍少人居。
小米無得買,濁醪無得酤。
土房桑樹根,彷彿似酒壚。
徘徊問野老,可否借我廚?
野老欣笑迎,近前挽我裾。
熱水溫我手,火炕暖我軀。
丁寧勿洗面,洗面破皮膚。
我知老意仁,緩緩驅僕伕。
竊問老何族?雲是奕世儒。
自從大朝來,所習亮匪初。
民人籍征戍,悉爲弓矢徒。
縱有好兒孫,無異犬與豬。
至今成老翁,不識一字書。
典故無所考,禮義何所拘?
論及祖父時,痛入骨髓餘。
我聞忽太息,執手空躊躕。
躊躕向蒼天,何時更得甦?
飲泣不忍言,拂袖西南隅。

註釋
①冀州:今河北省中南部、山東省西端、河南省北端一帶。人曾北遊大都,路經此地。
②古帝都:冀州爲古九州之一。據《禹貢》載,九州爲冀州、兗州、青州、徐州、揚州、荊州、梁州、雍州和豫州。據《史記·五帝本紀》,黃帝殺蚩尤後爲諸侯尊爲天子,“邑於涿鹿之阿”,涿鹿亦屬古冀州地域,故稱爲古帝都。
③禹貢:《尚書》中的一篇,是中國最早的地理著作,記載以黃河流域爲主的山川、地理交通、物產等情況。
④盱(xū)衡:揚眉張目。盱:睜開眼睛向上看。衡:眉毛以上。
⑤醪(láo):濁酒。酤:通“沽”,買酒。
⑥壚:酒店裏安放酒甕的土臺子。
⑦奕:累,重。
⑧大朝:指元朝。
⑨亮:同“諒”,確實,誠信。
⑩躊躕:止足不行的樣子。
⑪甦:病體康複稱“甦”,這裏的復原的意思。

鑑賞

  冀州爲古九州之一,地處中原,原本繁華。但經連年戰亂和元蒙貴族的殘暴統治,早已繁華盡去,滿目瘡痍、民不聊生,人遊經此地,感慨今昔之比,不禁滿懷激憤,遂成此詩。詩中先寫詩人於道中所見所想,現實的凋敝與早先的昌盛形成了不堪的比照,詩人在感受着“寒風襲我襦”的外來痛苦時,心上也自然充滿了感慨。與野老的相遇是詩中描寫的重點,通過對野老熱誠、“意仁”的描寫,引出對野老身世的探詢,再引出詩人對元統治者摧殘、消滅漢文化傳統的激憤和感傷,這種傷痛其實要遠比在生活和物質上的傷痛來的更加強烈和深邃,於是,詩人對民生疾苦的關懷又進一步上升到了企盼民族復興、文化再續的感奮,發出了“躊躕向蒼天,何時更得甦?”的浩然長嘆。

  整首詩語言樸實,時近口語,直抒所見所感,不事雕琢,感情真摯而關懷深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