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多令·寒食

作者:陳子龍 朝代:明代 标签:寒食節

【原文赏析】

時聞先朝陵寢,有不忍言者。

碧草帶芳林,寒塘漲水深。五更風雨斷遙岑。雨下飛花花上淚,吹不去,兩難禁。
雙縷繡盤金,平沙油壁侵。宮人斜外柳陰陰。回首西陵松柏路,腸斷也,結同心。

註釋
①選自《陳忠裕公全集》。先朝:前朝。此處指朱明王朝。陵寢:帝王陵墓建築。
②遙岑:遠山。唐韓愈《孟郊聯句》:“遙岑出寸碧,遠目增雙明。”
③雙縷:雙絲線。盤金:季咸用:“盤金束紫身屬官,強仁小德終無端。”
④油壁:車名。婦人所乘之車,車身飾以油漆,故名。
⑤宮人斜:唐代宮女的墳墓。宋張侃《宮人斜》詩:“萬古宮人斜上望,淡煙衰草爲悽然。”此處泛指宮人之墓。
⑥西陵:此指坐落在北京天壽山的明十三陵。

題解
  坐落在北京天壽山的明十三陵,從某個角度來說是朱明王朝的象徵。當清兵的鐵蹄踏上十三陵之後,忠於朱明王朝的人上無不痛心疾首、難以接受此事實。當 時,因抗清而身陷囹圄的作者聽到這個消息後,就在獄中含淚寫下這首被人稱作“絕筆’的詞作。【疏星注:陳子龍從未進過監獄,這首詞是和朋友倡和時所填。】 故國之思,優憤之情溢於言表,結句更明確表達了期復明室的不可動搖的意念。【疏星注:陳子龍填此詞時,對復國已經不存希望,也已失去不可動搖的信念,此詞 只是哀嘆故國淪亡,親友凋零。】全詞悽怨激楚,悲憤填膺,與國變之前的作品顯然大異其趣,足見作者詞風在國破家亡後的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