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疏影·夾鍾宮賦墨梅

作者:吳文英 朝代:宋代 标签:詠物

【原文赏析】
佔春壓一。卷峭寒萬里,平沙飛雪。數點酥鈿,凌曉東風□吹裂。獨曳橫梢瘦影,入廣平、裁冰詞筆。記五湖、清夜推篷,臨水一痕月。
何遜揚州舊事,五更夢半醒,胡調吹徹。若把南枝,圖入凌煙,香滿玉樓瓊闕。相將初試紅鹽味,到煙雨、青黃時節。想雁空、北落冬深,澹墨晚天雲闊。

註釋
⑴暗香疏影:詞牌名,姜夔自度曲。雙調,一百零四字,上片九句五仄韻,下片十句四仄韻。夢窗用入聲韻,然跨十七、十八兩部韻。
⑵數點酥鈿:一本在此句下空四格。
⑶凌曉東風□吹裂:一本無空格。 
⑷獨:一本作“獨自”。
⑸痕:一本作“微月”。

鑑賞

  “佔春”三句。此言梅花乃是東風第一枝,獨佔衆花之先,迎春而放。所以詞人觀賞畫中墨梅,感到猶如身處在寒風刺骨,莽莽飛雪的曠野上。以視覺轉化爲感覺,是修辭中的通感手法,詞人運用自如,不愧爲“空際轉身”的大家。“數點”兩句。“酥”,喻花之潤澤,光滑感。文同“新枝放花如點酥”可證之。“鈿”,本爲黃金制的鈿花飾品,這裏喻墨梅之形態。此言畫中墨梅,枝頭有數朵盛放,而樹下已是落英繽紛,像是被清晨的春風吹落的。“獨曳”句,化用林逋“疏影橫斜水清淺”詩句意。“廣平”,漢時郡名,東漢吳漢封爲廣平侯。在今河北省內。“獨曳”兩句言墨梅一枝斜展,其風韻,被廣平君所極力推崇、讚賞。“記五湖”兩句,回憶。此言詞人看着眼前的墨梅,就又激發起他對一段往事的回憶:當年他月下旅遊途經太湖之時,掀篷觀賞沿岸景色,也曾在一個臨水之處,見到過那裏有一株梅枝在朦朧的月光照映下,顯示出它如畫般的風景。這兩句也是點詞調意也。上片贊墨梅。 

  “何遜”三句,追憶舊事。“何遜”,南朝梁詩人,曾爲廣陵(揚州)王記室,其詩多爲酬贈及紀行之作,較長於寫景及煉字,杜甫詩歌在藝術形式上曾受其影響。此處詞人是以何遜自喻也。此言自己正在睡夢中追憶舊事,卻被“胡調”聲擾亂清夢而驚醒過來。詞人憂國之心,由此可見一斑。“若把”三句。言如果把這幅墨梅圖搬進祭祀功臣的凌煙閣中,將能使閣中滿室生香,更加令人難忘。此既是稱讚墨梅圖之妙筆,也是企圖喚醒大家,必須記住功臣們抵禦外敵的英雄業績,謹守國土。“相將”兩句。從眼前的墨梅圖,聯想到在梅雨時節採摘梅子與鹽調拌,就可取來作宴席上的美味調料了。“相將”,這裏可解釋爲“如果取來”意。“想雁空”兩句,再賦墨梅風骨。言圖中墨梅如果處在彤雲密佈中的北地嚴冬晚天中,它也將會傲霜鬥雪,淡然處之。結尾又暗示着在北方淪陷區的人民,他們也將會用梅花精神來激勵自己,與敵人抗衡到底的。下片重在寫墨梅的風骨,並示以不忘與外族抵抗的決心。 

  全詞既是詠本調“暗香疏影”,也是詠詞題中“賦墨梅”,可說是內容緊扣詞調與詞題,夢窗不愧爲填詞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