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遊·離多最是

作者:晏幾道 朝代:宋代 标签:抒情

【原文赏析】
離多最是,東西流水,終解兩相逢。
淺情終似,行雲無定,猶到夢魂中。
可憐人意,薄於雲水,佳會更難重。
細想從來,斷腸多處,不與今番同。

粗譯
離多最終會是,東西的流水,最終相逢之情可解;
淺情最終會像,無定的行雲,仍然可在夢中相遇;
只是人意可憐,比雲水更薄,這樣的佳會很難再遇到;
細想從來,讓人斷腸處多,卻不與這次相同。

賞析

  此詞抒離別怨情,上片分寫雲、水,以水雖離多而終能相逢、雲雖無定猶能到夢中,爲下片反襯作好鋪墊。過片總雲、水言之而又能翻進一層,說人意薄於雲水。開篇先以雙水分流設喻:“離多最是,東西流水。”以流水喻訣別,其語本於傳爲卓文君被棄所作的《白頭吟》:“躞蹀御溝上,溝水東西流。”第三句卻略反其意,說水分東西,終會再流到一處,等於說流水不足喻兩情的訣別,第一層比喻便自行取消。於是再設一喻:“淺情終似,行雲無定。”用行雲無憑喻對方一去杳無信息,似更妥貼。不意下句又暗用楚王夢神女“朝爲行雲”之典,謂行雲雖無憑準,還能入夢,將第二個比喻也予取消。短短六句,語意翻覆,有柔腸百折之感。

  過片總雲、水言之而又翻進一層,言人意薄於雲水。流水行雲本爲無情之物,可是它們或終能相逢,或猶到夢中,似乎又並非一味無情。在苦於“佳會更難重”的人兒心目中,人情之薄遠甚於雲水。翻無情爲有情,原是爲了加倍突出人情之難堪。結拍三句直抒情懷,語極沉痛:仔細回想,過去最爲傷心的時候,也不能與今番相比。此三句是抒情主人公內心世界直截了當的表露和宣泄,感情極爲深沉、厚重,讀來蕩氣迴腸,一唱三嘆。近人夏敬觀評此詞:“雲水意相對,上分述而又總之,作法變幻。”作者在詞中正是運用這種藝術手法,造成迴旋往復的詞境,給讀者以無窮的回味。

粗賞
  細觀全,着眼之處當屬“人意”“佳會”。我們可以大膽猜想詩人在寫這首詩的環境。作者正是意氣風發的大好少年,遠離家鄉出外遊闖,此間經歷悲歡離合不可勝數,似乎早已不在意了。只是這一次是什麼樣的佳會:也許是巧遇知己,把酒言歡之後,最終要離去的不捨之情最重;又或是偶遇佳人,情意繾綣,難捨難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