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秋華·七夕前一日送人歸鹽官

作者:吳文英 朝代:宋代 标签:七夕節

【原文赏析】
數日西風,打秋林棗熟,還催人去。瓜果夜深,斜河擬看星度。匆匆便倒離尊,悵遇合、雲銷萍聚。留連,有殘蟬韻晚,時歌金縷。
綠水暫如許。奈南牆冷落,竹煙槐雨。此去杜曲,已近紫霄尺五。扁舟夜宿吳江,正水佩霓裳無數。眉嫵。問別來、解相思否。

註釋
⑴星度:指傳說中的牛郎織女鵲橋相會。
⑵銷:一本作“消”。
⑶眉嫵:謂眉樣嫵媚可愛。典出《漢書·張敞傳》“張敞畫眉”。

鑑賞

  《惜秋華》,夢窗詞入夾鍾商。雙調,九十三字,上片四仄韻,下片六仄韻。《夢窗詞集》收此詞調五首,也因句逗有異可分爲三格:上片八句,下片九句一格;上下片各九句一格;上片十句,下片九句一格。

  “七夕”詞除此之外,夢窗集中尚有《六麼令·七夕》、《荔枝香近·七夕》、《秋蕊香·七夕》、《訴衷情·七夕》、《惜秋華·七夕》、《醉蓬萊·七夕和方南山》、《鳳棲梧·甲辰七夕》等七首詞,可以互相參閱。

  “鹽官”,即浙江海寧縣。三國吳時置鹽官縣,其後歷代名之,元升縣爲州,改爲海寧州,即今海寧。據《宋史·地理志》:兩浙路臨安府縣九鹽官,上紹興,中升畿。 

  “數日”三句。“棗”者,早也。扣題送人歸鹽官。此言連日西風緊吹,打落了成熟的棗子,似乎在催促友人早早回“鹽官”去。“瓜果”兩句,點題“七夕前一日”。此處是說:明天就是“乞巧”夜,所以現在就要準備好祭祀用的瓜果,準備明晚仰視天河,看牛郎織女鵲橋會。從以上五句,讀者可體會到詞人所送的人,他“歸鹽官”是去與親人團聚的。因此要催他早早歸去;並喻之牛郎會織女。“匆匆”兩句,詞人感嘆。詞人送人分別在即,他倒上兩杯離別酒對飲,並祝其旅途平安,且又惆悵地嘆息着:人生真是離合無常,我們倆好像那空中的白雲,水中的浮萍,聚散兩依依。“留連”三句。言兩人離別依依難捨,所以聽到樹上寒蟬悽切的鳴聲,就好像聽到了它在唱着勸人及時行樂的《金縷曲》。上片緊扣“送人”。 

  “綠水”三句,別時之言。詞人說:現在我們還暫時相聚在岸邊,很快你就要乘舟而歸“鹽官”。你走之後,舊居南牆外的竹林中,槐樹蔭裏那些我們經常相聚的地方,很快就會冷冷清清。“此去”兩句,點出友人去處。“杜曲”,在長安縣南,爲唐時杜氏世居之處,這裏借喻“鹽官”;“紫宵”,指京城臨安。此言友人回到鹽官之後,從那裏到臨安就非常近。兩句也暗示友人已有機會入京去爲官吏。“扁舟”兩句。言詞人估計:友人今晚的行舟將會在吳江上留宿,如果他夜晚觀賞吳江水景,在月光照射下,吳江上水波粼粼,好像有無數個飄動着佩帶,在跳着《霓裳羽衣舞》的仙子一樣。“眉嫵”兩句,爲友人鹽官家人設問。此處是說:友人到家後,親人定會興高采烈,並且詢問你,在分別後可在想念我嗎?下片從離別後生發開去。另據詞中的“夜宿吳江”,可猜測到,詞人送友之處是在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