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園春·送翁賓暘遊鄂渚

作者:吳文英 朝代:宋代 标签:離別

【原文赏析】
情如之何,暮塗爲客,忍堪送君。便江湖天遠,中宵同月,關河秋近。何日清塵。玉塵生風,貂裘明雪,幕府英雄今幾人。行須早,料剛腸肯殢,淚眼離顰。
平生秀句清尊。到帳動風開自有神。聽夜鳴黃鶴,樓高百尺,朝馳白馬,筆掃千軍。賈傅才高,岳家軍在,好勒燕然石上文。松江上,念故人老矣,甘臥閒雲。

註釋
⑴沁園春:詞牌名。東漢竇憲仗勢奪取沁水公主園林,後人作以詠其事,因此得名。此調格局開張,宜抒壯麗豪邁情感,蘇、辛一派最喜用之。又名“念離羣”“東仙”“洞庭春色”“壽星明”。雙調,一百十四字,上片十三句四平韻,下片十二句五平韻,也有過片處增一暗韻的。另有一百一十二、一百十三、一百一十五、一百一十六字體。這首詞爲定格。 
⑵翁賓暘:即翁孟寅,字賓暘,號五峯,崇安(今福建崇安縣)人,或言是錢塘人。曾爲賈似道客,有《五峯詞》一卷,有豪放詞氣。
⑶月:一本作“舟”。
⑷須:一本作“清”,一本作“情”。
⑸離:一本作“難”。  
⑹在:一本作“壯”。

創作背景
  此詞作於公元1259年(開慶元年)時,其時,元兵進犯荊、湖、四川,朝廷派賈似道督師漢陽以援鄂。翁賓暘當在此時入似道幕而隨行。吳文英身在江南爲翁賓暘送別而作此詞。

鑑賞

  “情如之何”三句,以一“情”字總合全詞。此言詞人年已垂暮,然仍舊羈旅在外,且還要送親如兄弟的翁五峯赴鄂州前線禦敵,不由思緒萬千。“便江湖”四句,臨別贈言。詞人說:我倆雖然將要分離,今後兩地相隔,千里之遠。但秋高氣爽,仍可在中秋佳節,同賞明月,所以說即使是隔着千山萬水也是“千里共嬋娟”啊!可是如今戰火紛飛,何日才能重新回覆寧靜的生活?這是詞人對時局的擔憂。“玉塵”三句,狀翁之外形打扮,並贊之。“玉塵”,即玉柄拂塵。魏晉時清談家常手拿拂塵,泛泛而談。此言翁五峯到鄂後,很快就要入冬,故詞人想象中,翁將手執拂塵,身穿貂裘,在賈帥幕府中與人討論時政,議論戰況。詞人說:但不知道賈帥府中如今還有幾個像你那樣的英雄人物?“行須早”三句,述離別。言翁應該爲國事硬起鐵石心腸,儘快起程義無反顧地奔赴前方,不要爲兒女情長搞得難捨難分。 

  “平生”兩句,既贊翁之才,又譽翁之忠。“帳動”句,化用東晉郗超故事。郗超,晉高平人,有文才,善談論,爲桓溫參軍。溫懷不軌,超爲之謀。謝安嘗詣溫論事,溫令超臥帳中聽之,風動帳開,安笑曰:“郗生可謂入幕之賓”。此言翁五峯如太白再世,“斗酒百篇”似的借酒助文才,且秀句迭出;而且他忠心耿耿,能爲賈似道出謀劃策,盡心盡力地辦事。“聽夜鳴”四句,聯想翁到鄂後情景。言五峯若到了鄂州(漢陽),夜晚閒暇可以到黃鶴樓登高訪古,探訪勝蹟;白天可以馳騁駿馬,練武備戰,若要趕寫告敵檄文,相信他必能倚馬可待,文勢可以橫掃千軍。“賈傅”三句是說:鄂州前線如今有了五峯這個像賈誼那樣的高才輔佐軍事,再加上士氣高昂得如岳家軍一樣的宋軍,必定能夠大敗元兵,還能乘勝收復失地,勒石在燕然山上。“燕然”句,用竇憲故事。據《後漢書·竇憲傳》:“東漢永元元年,竇憲破北單于,登燕然山,刻石紀功而還。”按:燕然山,即今蒙古杭愛山。夢窗憂元兵侵宋,故發此議論。“松江上”三句,轉言自身。詞人說:你(指翁)如果在鄂建功立業,不要忘記吳地松江旁邊還有我這個老邁的朋友在家中象閒雲野鶴般的無所事事啊。結句含有希望友人功成名就,並推薦自己之意在。由此可見詞人雖已至暮年,卻壯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