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聖朝·留別

作者:葉清臣 朝代:宋代 标签:宋詞精選

【原文赏析】
滿斟綠醑留君住。莫匆匆歸去。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風雨。
花開花謝、都來幾許。且高歌休訴。不知來歲牡丹時,再相逢何處。

譯文
斟滿淡綠色的美酒勸您再住幾日,請不要就這樣匆匆忙忙地離去.三分春色中已經過去了二分怎麼不令人發愁,剩下的一份春色又充滿了悽風苦雨.
花開花落已經遇到過多少次?暫且高歌暢飲再不要談論傷感的事情.不知明年牡丹盛開的時候我們將會相逢在哪裏?

賞析

  這首詞大約是作者北宋首都汴京留別友人之作。全詞以別易會難爲主旨,上片寫留飲,下片寫惜別。

  開篇寫作者滿斟綠色的美酒,勸友人暫留,且不要匆匆歸去。繼而,詞中又寫作者縱酒高歌,勸友人鈞,切切絮絮傾訴離情。這裏,用春色、離愁、風雨,構成了一幅離別圖:陽春佳月,風雨悽悽,離愁萬緒,爲下片抒情作了有力的鋪墊。“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風雨”,雖然還是以詞家習慣運用的情景交融的手法來描寫離愁,但設想奇特,不落俗套,給人以新穎巧妙的感覺。詞人設想“春色”總體爲“三分”,而其中的“二分”是“愁”,“一分”是“風雨”。這樣,此時此刻的“春色”就成了“愁”與“風雨”的集合體。而此處的“風雨”,只是表象,實質上是明寫風雨暗寫愁。

  這裏寫“風雨”,用的就是這種以景寫情的筆法。所謂三分春色實際上都是愁。詞人用全部的春色來寫與摯友分手時的離愁別緒,其友情之深,離別之難,不言而喻。作者用筆,貌輕實重,飽和了作者的全部感情,確實是情景交融、情深意長。蘇軾著名的《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有句雲:“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大約即是從此處脫胎。

  上片,由舉杯挽留寫到離別情懷,由外部行動而至內心感情,多爲順筆。下片則轉折頗多。過片“花開”兩句,緊承上片的離愁別緒,並進一步預寫別後的相思。“花開”句,用韓偓《謫仙怨》“花開花謝相思”句意,但作者只寫“花開花謝”而不說“相思”,實際上“相思”已包容上片的離愁別緒之中。“都來幾許”,是說這種相思總的算來會有多少,由摯友不得長聚而引起的時序更迭、流年暗換的慨嘆與迷惘,亦暗寓其中。這兩句深化了上片的離愁。但作者馬上又衝破了感傷纏綿的氛圍,用“且高歌休訴”句一變而爲高亢曠達。這是對友人的勸慰,也是作者的自我排遣,表現出作者開朗豁達的胸懷。可是一想到別易會難,明年此際不知能否重逢,心裏不免又泛起悵惘之情,使全詞再見波折。這首詞先寫離愁,繼而排解寬慰,終寫悵惘之情,曲折細緻,語短情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