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樂·贈陳參議師文侍兒

作者:劉克莊 朝代:宋代 标签:婉約

【原文赏析】
宮腰束素。只怕能輕舉。好築避風臺護取。莫遣驚鴻飛去。
一團香玉溫柔。笑顰俱有風流。貪與蕭郎眉語,不知舞錯伊州。

註釋
宮腰:女子細腰。
避風臺:相傳趙飛燕身輕不勝風,漢成帝爲築七寶避風臺(見漢伶玄《趙飛燕外傳》)。
驚鴻:形容女子體態輕盈。
蕭郎:原指梁武帝蕭衍,以後泛指所親愛或爲女子所戀的男子。
眉語:以眉之舒斂示意傳情。
伊州:曲詞名,商調大麴。

賞析

  作爲辛派詞人的代表之一,劉克莊的詞一向以豪放見長。但詞人也並非不會婉約,而是不欲而已。偶爲婉約之詞,情意款款,自然又是一首佳作。比如  這首《清平樂》,置於婉約詞中,幾不可辨識,以爲又是哪一位多情妙手的快意所爲。

  南宋時期上流社會有蓄家姬的風氣。這首詞所描寫的就是一個以歌舞佐酒的家姬。一開始一束素絹比舞姬的纖腰,抓住了作爲舞姬最重要的因素。由此

  開始,上半闋四句,句句使用誇張。劉勰《文心雕龍·誇飾》說誇張“可以發蘊而飛滯,披瞽而駭聾”。誇張手法在突出事物的特點方面,刻畫得更有力。此外,這四句中有三處典故:“宮腰束素”用宋玉《登徒子好色賦》中“腰如束素”,原句是描寫一個據宋玉自己說是天底下最美麗的女子的。“好築避風臺護取”用趙飛燕的故事,據說趙飛燕體質輕盈,漢成帝恐其飄翥,爲制七寶避風臺。“驚鴻飛去”用曹植《洛神賦》裏寫洛神的句子“翩若驚鴻”。這三個成句全是寫最美的女子的,用這些典故來寫舞姬,自然上半闋的真正含義,就不只是寫其的體態輕盈了。

  “一團香玉溫柔,笑顰俱有風流”兩句在繼續作形態方面描繪的同時,開始着力烘托舞姬的精神風韻,上下兩片之間在這裏得到了自然地過渡。同時,這兩句對舞女風韻正面、概括的描寫,也給結尾兩句作了最好的鋪墊。“貪與蕭郎眉語,不知舞錯《伊州》”(蕭郎,泛指爲女子所愛戀的男子。《伊州》,舞曲名)兩句,《詞旨》推爲“警句”,好在哪裏?首先,“蕭郎”在詞中即指作者自己,亦或他人,彼此眉目傳情,銷魂蕩魄之際,舞姬竟然舞錯了《伊州》曲,其情其景,煥然生動,如在目前。其次,詞的前面部分都是對舞姬的客觀描寫,到此作者才把自己融入其中。因爲作者主觀情感的融注,也就更加曼妙迷人了。

  劉克莊詞多寫人民疾苦和對祖國命運的關注,多有慷慨大江東去的氣概,很少剪紅刻翠之辭。因此,不少評論家以爲克莊詞缺少含蓄微婉的力量。這闋詞寫粉黛,敘歌舞,讀來雖不乏明快之感,但情緒纏綿,措詞輕豔,結尾處尤有無窮餘意,當可代表劉克莊詞風的另一個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