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幕遮·草

作者:梅堯臣 朝代:宋代 标签:婉約

【原文赏析】
露堤平,煙墅杳。亂碧萋萋,雨後江天曉。獨有庚郎年最少。窣地春袍,嫩色宜相照。
接長亭,迷遠道。堪怨王孫,不記歸期早。落盡梨花春又了。滿地殘陽,翠色和煙老。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長堤上,綠草平展,露珠閃爍,遠處的別墅,在煙靄中若隱若現。
碧綠的芳草繁茂昌盛,雨後的江天遼闊無際。
唯有庾郎風華正茂年方少。
穿着拂地的青色官袍,與嫩綠的草色相互映照。
長亭接短亭,遠去的道路消失在視野之外。
應該埋怨王孫公子,早已忘卻歸隱之期。
梨花飄落,春天已過,
殘陽灑滿大地,翠綠的青草與晚霞。 

註釋
①墅:田廬、圃墅。杳:幽暗,深遠,看不到蹤影。
②萋萋:形容草生長茂盛。
③窣地:拂地,拖地。窣,拂,甩動。
④王孫:貴族公子。這裏指草。多年生,產於深山。

鑑賞

  宋沈義父雲:“詠物詞,最忌說出題字。”(《樂府指迷》)這首詠草詞雖不着一“草”字,卻用環境、形象、神態的描繪,將春草寫得形神俱備。詞中,上片以綺麗之筆,突出雨後青草之美;下片以悽迷之調,突出青草有情,卻反落入蒼涼之境。

  上片起首兩句寫長堤上綠草平整、露光閃爍;遠處的別墅如煙綠草掩映下若隱若現。接下來一句總寫芳草萋萋。“雨後江天曉”,是用特定的最佳環境來點染春草的精神,通過雨後萬物澄澈、江天開闊的明媚物象,活畫出濃郁的春意和蓬勃的生機,爲下文“少年”的出場作鋪墊。“獨有庾郎年最少”三句,由物及人,由景入意。“庾郎”本指庾信。庾信是南朝梁代文士,使魏被留,被迫仕於北朝。庾信留魏時已經四十二歲,當然不能算“年最少”,但他得名甚早,“年十五,侍樑東宮講讀”(《庾開府集序》)。這裏借指一般離鄉宦遊的才子。“窣地春袍”,指踏上仕途,穿起拂地的青色章服。宋代六、七品服綠,八、九品服青。剛釋褐入仕的年輕官員,一般都是穿青袍。春袍、青袍,實爲一物,用這裏主要是形容宦遊少年的英俊風貌。“嫩色宜相照”,指嫩綠的草色與袍色互相輝映,顯得十分相宜。以上,作者描摹出春草的芊綿可愛,用遍地春草映襯出臣遊少年的春風得意。

  詞的下片轉而抒寫宦遊少年春盡思歸的情懷。過片二句化用李白《菩薩蠻》詞末二句“何處是歸程?長亭連短亭”之意。接下來兩句,詞人流露出對宦海浮沉的厭倦,用自怨自艾的語調表達了強烈的歸思。“落盡梨花春又了”,化用李賀《河南府試十二月樂詞·三月》句:“曲水飄香去不歸,梨花落盡成秋苑。”以自然界春色的匆匆歸去,暗示自己仕途上的春天正消逝。結拍兩句渲染了殘春的遲暮景象。

  “老”字與上片“嫩”字遙相呼應。於春草的由“嫩”變“老”之中,暗寓傷春之意,而這也正好是詞人嗟老、倦遊心情的深刻寫照。宋吳曾《能改齋漫錄》卷十七雲:“梅聖俞歐陽公座,有以林逋詞‘金谷年年,亂生春色準爲主’爲美者,聖俞因別爲《蘇幕遮》一闋云云。歐公擊節賞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