酹江月·和友驛中言別

作者:文天祥 朝代:宋代 标签:豪放

【原文赏析】
乾坤能大,算蛟龍、元不是池中物。風雨牢愁無著睡,那更寒蟲四壁。橫槊題詩,登樓作賦,萬事空中雪。江流如此,方來還有英傑。
堪笑一葉漂零,重來淮水,正涼風新發。鏡裏朱顏都變盡,只有丹心難滅。去去龍沙,江山回首,一線青如發。故人應念,杜鵑枝上殘月。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大地如此廣闊,你我都是胸懷大志的英雄豪傑,現在雖然如同蛟龍被困禁在池中,但是蛟龍終當脫離小池,飛騰於廣闊天地。秋風秋雨煞人,再加上牢房的蟋蟀叫個不停,我心煩意亂愁腸百結,你我像曹操、槊題那樣的英雄氣概,王粲登樓作岍那樣的名士風流,都成了空中花一般的往事,眼前長江滾滾,後浪推前浪,將來肯定還有英雄豪傑起來完成未競的事業。

  現在,你我在落葉隨風飄雪,又來到秦淮河畔,正是涼風吹來的那一刻,鏡中的你我已兩鬢白髮,只是我們的英雄之心不會改變。我就要離開故都,放逐到沙漠之地,回望故國的江山一片青色,謙遜我越來越遠,去只有一死,希望老朋友以後懷念我的時候,就聽聽樹枝上杜鵑的悲啼吧!那是我的靈魂歸來看望我的祖國。

註釋
⑴酹江月:詞牌名,即“念奴嬌”。友:指鄧剡,文天祥的同鄉好友。
⑵一線青如發:蘇

創作背景
  此詞作於公元1279年(南宋祥興二年)八月。公元1278年(祥興元年)十二月,文天祥率兵繼續與元軍作戰,兵敗,文天祥與鄧剡先後被俘,一起押往大都(今北京)。在途經金陵(今南京)時,鄧剡因病暫留天慶觀,文天祥繼續被解北上。此時鄧剡寫了一首《酹江月·驛中言別》贈行訣別,文天祥寫此詞酬答鄧剡。二詞均用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原韻。

鑑賞

  成復國大業,詞人情緒由悲轉壯,對國家民族的前途充滿信心。

  下片言別。“堪笑”三句嘲笑自己和鄧剡身不由己,隨秋風流落在秦淮河畔,既點明時間、地點,又寫出自己身陷囹圄的悲哀。公元1276年(宋德祐二年),文天祥出使元營,因痛斥敵帥伯顏,被拘押至鎮江,伺機脫逃,在淮水之間和敵騎數次相遇,歷盡艱難才得南歸。這次,又抵金陵一帶,故稱“重來淮水”。“鏡裏”二句以自己矢志不渝、堅貞不屈的決心回答鄧剡贈詞中堅持操守的勉勵。“去去”三句,寫他設想此去北國,在沙漠中依依回首中原的情景。收尾兩句,更表達了詞人的一腔忠憤:即使爲國捐軀,也要化作杜鵑歸來,生爲民族奮鬥,死後魂依故國,他把自己的赤子之心和滿腔血淚都凝聚在這結句之中。

  此詞作於被俘北解途中,不僅沒有絕望、悲哀的嘆息,反而表現了激昂慷慨的氣概,忠義之氣,凜然紙上,熾熱的愛國情懷,令人肅然起敬。文天祥的詞是宋詞最後的光輝。在詞壇充滿哀嘆和悲觀氣氛的時候,他的詞宛如沉沉夜幕中的一道閃電和一聲驚雷,讓人們在絕望中看到一絲希望之光。此詞歡暢淋漓,不假修飾,無齊蓬之痕,絕無病呻吟之態,直抒胸臆,蒼涼悲壯。王國維《人間詞話》曰:“文山詞,風骨甚高,亦有境界。”文天祥用生命和鮮血爲“燃料”照亮了宋末詞壇,可謂當時詞壇中一顆耀眼的星辰,給人們留下了無比壯烈和崇高的最後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