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絳脣·閨思

作者:李清照 朝代:宋代 标签:宋詞精選

【原文赏析】
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惜春春去。幾點催花雨。
倚遍闌干,只是無情緒。人何處。連天衰草,望斷歸來路。

註釋
①“寂寞”二句:此係對韋莊調寄《應天長》二詞中有關語句的隱括和新變。
②人何處:所思唸的人在哪裏?此處的“人”,當與《鳳凰臺上憶吹簫》的“武陵人”及《滿庭芳》的“無人到”中的二“人”字同意,皆喻指作者的丈夫趙明誠。
③“連天”二句:化用《楚辭·招隱士》“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之句意,以表達亟待良人歸來之望。

賞析一

  這是一首借傷春寫離恨的閨怨詞。全詞情詞並勝,神韻悠然,層層深入揭示了抒情女主人公心中無限愁情。

  首先詞人將“一寸”柔腸與“千縷”愁思相提並論,使人產生了一種強烈的壓抑感,彷彿她愁腸欲斷,再也承受不住。“惜春”兩句,不復直言其愁,卻“惜春春去”的矛盾中展現女子的心理活動。淅瀝的雨聲催逼着落紅,也催逼着春天歸去的腳步。唯一能給深閨女子一點慰藉的春花也凋落了,那催花的雨滴只留下幾聲空洞的迴響。惜春,惜花,也正是惜青春、惜年華的寫照。

  下片寫憑闌遠望。中國古典詞中,常用“倚闌”表示人物心情悒鬱無聊。這裏詞人“倚”這個動詞後面綴以“遍”字,活畫出一深閨女子百無聊賴的煩悶苦惱。下句中又以“只是”與“倚遍”相呼應,襯托出因愁苦而造成的“無情緒”,這就有力地表現了愁情深重,無法排解。

  結尾處,遙問“人何處”,點明憑闌遠望的目的,同時也暗示了“柔腸一寸愁千縷”、“祇是無情緒”的根本原因。這裏,詞人巧妙地安排了一個有問無答的佈局,卻轉筆追隨着女子的視線去描繪那望不到盡頭的萋萋芳草,正順着良人歸來時所必經的道路蔓延開去,一直延伸到遙遠的天邊。然而望到盡頭,唯見“連天芳草”,不見良人蹤影。

  這首詞上片寫傷春之情,下片寫傷別之情。傷春、傷別,融爲柔腸寸斷的千縷濃愁。刻畫出一個愛情專注執着、情感真摯細膩的深閨思婦的形象。寫出了讓人肝腸寸斷的千縷濃愁:寂寞愁、傷春愁,傷別愁以及盼歸愁。結尾“望斷”二字寫盡盼歸不能的愁苦,此時感情已積聚至最高峯,全詞達到高潮。

賞析二

  這首詞的基本內容:

  上片第一句“寂寞深閨”,寫一個青年女子在自己深藏後院的閨房裏,心中感到非常寂寞;第二句“柔腸一寸愁千縷”,寫青年女子的愁狀,一寸柔腸便有千縷愁絲,那麼整個人呢?可見她的寂寞和憂愁該有多麼厲害。第三四句“惜春春去,幾點催花雨。”寫青年女子憂愁的環境:給人帶來希望並讓人惋惜的春天走了,又下起了催着春花凋落的雨。這一切,能不讓人愁上加愁嗎?這是上片的內容。

  下片第一二句“倚遍欄干,只是無情緒!”還是寫青年女子的愁狀。待在閨房裏是“寸腸千縷愁”,只好走到閨房外面。但過去青年女子是不能隨便走下閨房樓梯的,所以只能在上面依着欄杆想一想,望一望。想什麼?正是那“催花雨”讓她想到了“人何處?”想道了離自己而遠去的意中人現在何處?,是否也在淋雨?什麼時候回來?這纔是青年女子真正憂愁的原因;那她望什麼?望外面的風景嗎?不是,是望自己的想象中的景象——意中人歸來時的情景。望到了嗎?沒有。那望到了什麼?望到了“連天衰草,望斷歸來路。”是啊!望到的是連到天邊的無際荒草,是望不見歸路——意中人歸來的那條路。這就是青年女子倚欄眺望的淒涼情景、心理狀態和無望結果。

  以上就是這首詞在四十一個字中所表達的基本意思。

  這首詞的結構和寫作藝術手法:

  全詞由寫寂寞之愁,到寫傷春之愁,再寫傷別之愁,更寫盼歸之愁,這樣全面地、層層遞進地表現了青年女子心中愁情不斷累積的情狀,是遞進的寫法。一個“雨”字,把上下兩片勾聯在一起;遠處是無際荒草,近處是雨催花落;閨房內是愁腸寸斷,閨房外是滿目淒涼。多麼悽美的意境!詞人在這裏把青年女子的“愁”的確已然寫盡、寫透,可謂淋漓盡致!所以明代陸雲龍在《詞菁》中稱道此首詞是“淚盡箇中”,《雲韶集》也盛讚此作“情詞並勝,神韻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