鷓鴣天·坐中有眉山隱客史應之和前韻

作者:黃庭堅 朝代:宋代 标签:宋詞精選

【原文赏析】
黃菊枝頭生曉寒。人生莫放酒杯乾。風前橫笛斜吹雨,醉裏簪花倒著冠。
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盡清歡。黃花白髮相牽挽,付與時人冷眼看。

註釋
①作於元符二年,時在戎州。史應之:名濤,眉山人,是活動於戎州、瀘州一帶的隱士。
②倒著冠:《世說新語·任誕》:“山秀倫爲荊州,時出酣暢。”人爲之歌曰:“山公時一醉,徑造高陽池。日暮倒載歸,酩酊無所知。復能乘駿馬,倒著白接罡。舉手問葛彊,何如幷州兒。”按:接罡,白帽。
③身健在:杜甫《九日蘭田崔氏莊》:“明年此會知誰健?醉把茱萸仔細看。”
④且加餐:《古詩十九首》:“努力加餐飯。
鑑賞
  此詞是黃山谷與甘居山野、不求功名的“眉山隱客”史念之互相酬唱之作,全詞通過一個“淫坊酒肆狂居士”的形象,展現了山谷從坎坷的仕途得來的人生體驗,抒發了自己胸中的苦悶和激憤。詞中所塑造的狂士形象,是作者自己及其朋友史念之的形象,同時也是那一時代中不諧於俗而懷不平傲世之心的文人的形象。   上片是勸酒之辭,勸別人,也勸自己到酒中去求安慰,到醉中去求歡樂。首句“黃菊枝頭生曉寒”是紀實,點明爲重陽後一日所作。因史應之有和詞,故自己再和一首,當亦是此數日間事。賞菊飲酒二事久已有不解之緣,借“黃菊”自然過渡到“酒杯”,引出下一句“人生莫放酒杯乾”。意即酒中自有歡樂,自有天地,應讓杯中常有酒,應該長入酒中天。“風前橫笛斜吹雨,醉裏簪花倒著冠”,着意寫出酒後的浪漫舉動和醉中狂態,表明酒中自有另一番境界。橫起笛子對着風雨吹,頭上插花倒戴帽,都是不入時的狂放行爲,只有酒後醉中才能這樣放肆。   下片則是對世俗的侮慢與挑戰。“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盡清歡。”仍是一種反常心理,其含意於世事紛擾,是非顛倒,世風益衰,無可挽回,只願身體長健,眼前快樂,別的一無所求。這是從反面立言。“黃花白髮相牽挽,付與時人冷眼看”,則是正面立言。菊花傲霜而開,常用以比喻人老而彌堅,故有黃花晚節之稱。這裏說的白髮人牽換着黃花,明顯地表示自己要有御霜之志,決不同流合污,而且特意要表現給世俗之人看。這自然是對世俗的侮慢,不可能爲時人所理解和容忍。   此詞以簡潔的筆墨,勾勒出一個類似狂人的形象,抒寫了山谷久抑胸中的憤懣,表現出對黑暗、污濁的社會現實無言的反抗。詞中所塑造的主人公形象,以自樂自娛、放浪形骸、侮世慢俗的方式來發泄心中鬱結的憤懣與不平,對現實中的政治迫害進行調侃和抗爭,體現了詞人掙脫世俗約束的高曠理想。主人公曠達的外表後,隱藏着無盡的辛酸與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