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鐘山記

作者:蘇軾 朝代:宋代 标签:寫景

【原文赏析】

  《水經》雲:“彭蠡之口有石鐘山焉。”酈元以爲下臨深潭,微風鼓浪,水石相搏,聲如洪鐘。是說也,人常疑之。今以鐘磬置水中,雖大風浪不能鳴也,而況石乎!至唐李渤始訪其遺蹤,得雙石於潭上,扣而聆之,南聲函胡,北音清越,桴止響騰,餘韻徐歇。自以爲得之矣。然是說也,餘尤疑之。石之鏗然有聲者,所在皆是也,而此獨以鍾名,何哉?

  元豐七年六月丁丑,餘自齊安舟行適臨汝,而長子邁將赴饒之德興尉,送之至湖口,因得觀所謂石鍾者。寺僧使小童持斧,於亂石間擇其一二扣之,硿硿焉。餘固笑而不信也。至莫夜月明,獨與邁乘小舟,至絕壁下。大石側立千尺,如猛獸奇鬼,森然欲搏人;而山上棲鶻,聞人聲亦驚起,磔磔雲霄間;又有若老人咳且笑於山谷中者,或曰此鸛鶴也。餘方心動欲還,而大聲發於水上,噌吰如鐘鼓不絕。舟人大恐。徐而察之,則山下皆石穴罅,不知其淺深,微波入焉,涵淡澎湃而爲此也。舟回至兩山間,將入港口,有大石當中流,可坐百人,空中而多竅,與風水相吞吐,有窾坎鏜鞳之聲,與向之噌吰者相應,如樂作焉。因笑謂邁曰:“汝識之乎?噌吰者,周景王之無射也;窾坎鏜鞳者,魏莊子之歌鐘也。古之人不餘欺也!”

  事不目見耳聞,而臆斷其有無,可乎?酈元之所見聞,殆與餘同,而言之不詳;士大夫終不肯以小舟夜泊絕壁之下,故莫能知;而漁工水師雖知而不能言。此世所以不傳也。而陋者乃以斧斤考擊而求之,自以爲得其實。餘是以記之,蓋嘆酈元之簡,而笑李渤之陋也。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水經》說:“鄱陽湖的湖口有一座石鐘山在那裏。”酈道元認爲石鐘山下面靠近深潭,微風振動波浪,水和石頭互相拍打,發出的聲音好像大鐘一般。這個說法,人們常常懷疑它。如果現在把鐘磬放在水中,即使大風大浪也不能使它發出聲響,何況是石頭呢!到了唐代李渤才訪求石鐘山的舊址。在深潭邊找到兩塊山石,敲擊它們,聆聽它們的聲音,南邊那座山石的聲音重濁而模糊,北邊那座山石的聲音清脆而響亮,鼓槌停止了敲擊,聲音還在傳播,餘音慢慢地消失。他自己認爲找到了這個石鐘山命名的原因。但是這個說法,我更加懷疑。敲擊後能發出響亮聲響的石頭,到處都這樣,可是唯獨這座山用鍾來命名,爲什麼呢?
  元豐七年六月初九,我從齊安坐船到臨汝去,大兒子蘇邁將要去就任饒州的德興縣的縣尉,我送他到湖口,因而能夠看到所說的石鐘山。廟裏的和尚讓小童拿着斧頭,在亂石中間選一兩處敲打它,硿硿地發出聲響,我當然覺得很好笑並不相信。到了晚上月光明亮,特地和蘇邁坐着小船到斷壁下面。巨大的山石傾斜地立着,有千尺之高,好像兇猛的野獸和奇異的鬼怪,陰森森地想要攻擊人;山上宿巢的老鷹,聽到人聲也受驚飛起來,在雲霄間發出磔磔聲響;又有像老人在山谷中咳嗽和哭泣的聲音,有人說這是鸛鶴。我正心驚想要回去,忽然巨大的聲音從水上發出,聲音洪亮像不斷的敲鐘擊鼓。船伕很驚恐。我慢慢地觀察,山下都是石穴和縫隙,不知它們有多深,細微的水波涌進那裏面,水波激盪因而發出這種聲音。船回到兩山之間,將要進入港口,有塊大石頭正對着水的中央,上面可坐百來個人,中間是空的,而且有許多窟窿,把清風水波吞進去又吐出來,發出窾坎鏜鞳的聲音,同先前噌吰的聲音相互應和,好像音樂演奏。於是我笑着對蘇邁說:“你知道那些典故嗎?那噌吰的響聲,是周景王無射鐘的聲音,窾坎鏜鞳的響聲,是魏莊子歌鐘的聲音。古人沒有欺騙我啊!”
  任何的事情不用眼睛看不用耳朵聽,只憑主觀臆斷去猜測它的有或沒有,可以嗎?酈道元所看到的、所聽到的,大概和我一樣,但是描述它不詳細;士大夫終究不願用小船在夜裏在懸崖絕壁的下面停泊,所以沒有誰能知道;漁人和船伕,雖然知道石鐘山命名的真相卻不能用文字記載。這就是世上沒有流傳下來石鐘山得名由來的原因。然而淺陋的人竟然用斧頭敲打石頭來尋求石鐘山得名的原因,自以爲得到了石鐘山命名的真相。我因此記下以上的經過,嘆惜酈道元簡略,嘲笑李渤的淺陋。

註釋
1、選自《蘇東坡全集》。
2、彭蠡:鄱陽湖的又一名稱。
3、酈元:就是酈道元,北魏人,地理學家,著《水經注》。
4、鼓:振動。
5、搏: 擊,拍。
6、洪鐘:大鐘。
7、是說:這個說法。
8、磬(qìng):古代打擊樂器,形狀像曲尺,用玉或石製成。
9、李渤:唐朝洛陽人,寫過一篇《辨石鐘山記》。
10、遺蹤:舊址,陳跡。這裏指所在地。
11、南聲函胡:南邊(那座山石)的聲音重濁而模糊。函胡,同含糊。
12、北音清越:北邊(那座山石)的聲音清脆而響亮。越,高揚。
13、桴(fú)止響騰:鼓槌停止了(敲擊),聲音還在傳播。騰,傳播。
14、餘韻徐歇:餘音慢慢消失。韻,這裏指聲音。徐,慢。
15、得之:找到了這個(原因)。之,指石鐘山命名的原因。
16、尤:更加。
17、鏗(kēng )然:形容敲擊金石所發出的響亮的聲音。
18、所在皆是:到處都(是)這樣。是,這樣。
19、元豐:宋神宗的年號。
20、六月丁丑:農曆六月初九。
21、齊安:在現在湖北黃州。
22、適臨汝:到臨汝去。適,往。臨汝,即汝州(今河南臨汝)
23、赴:這裏是赴任、就職的意思。
24、饒之德興尉:饒州德興縣(現在江西德興)的縣尉(主管一縣治安的官吏)。
25、湖口:現在江西湖口。
26、硿硿(kōng )焉:硿硿的(發出響聲)。焉,相當於“然”,形容詞詞尾。
27、莫(mù)夜:晚上。莫,通暮。
28、棲鶻(hú):睡在巢裏的鶻鳥。鶻,一種兇猛的鳥。
29、磔磔(zhé):鳥鳴聲。
30、鸛鶴:水鳥名,似鶴而頂不紅,頸和嘴都比鶴長。
31、心動:這裏是心驚的意思。
32、噌(chēng )吰( hóng ):這裏形容鐘聲洪亮。
33、舟人:船伕。
34、罅(xià ):裂縫。
35、澹涵澎湃:波浪激盪。涵澹,水波動盪。澎湃,波浪相激。
36、爲此:爲,形成。此,指噌吰之聲。
37、中流:水流的中心。
38、空中:中間是空的。
39、竅:窟窿。
40、窾(kuǎn ) 坎(kǎn )鏜(tāng)鞳(tà):窾坎,擊物聲。鏜鞳,鐘鼓聲。
41、向:先前。
42、汝識之乎:你記住那些(典故)嗎?識,記住。(書上的註釋有誤。有古漢語字典爲證)
43、周景王之無射(yì):《國語》記載,周景王二十三年(前522)鑄成“無射”鍾。
44、魏莊子之歌鐘:《左傳》記載,魯襄公十一年(前561)鄭人以歌鐘和其他樂器獻給晉侯,晉侯分一半賜給晉大夫魏絳。莊子,魏絳的謚號。歌鐘,古樂器。
45、古之人不餘欺也:古代的人(稱這山爲“石鐘山”)沒有欺騙我啊!不餘欺,就是“不欺餘”。
46、殆:大概。
47、終:終究。
48、漁工水師:漁人(和)船工。
49、言:指用文字表述、記載。
50、此世所以不傳也:這(就是)世上沒有流傳下來(石鐘山命名的由來)的緣故。
51、陋者:淺陋的人。
52、以斧斤考擊而求之:用斧頭敲打石頭的辦法來尋求(石鐘山得名的)原因。
53、實:指事情的真相。

文言現象

詞類活用
1、餘自齊安[9]舟行適臨汝:“舟”:名作狀,用船,坐船
2、事不目見耳聞:“目”“耳”:名作狀,用眼睛,用耳朵;親眼,親耳
3、而此獨以鍾名:“名”:名作動,命名
4、雖大風浪不能鳴也:“鳴”:使動,使……鳴

固定句式
一、 判斷句:
1、 噌洪者,周景王之無射也;款坎鏜嗒者,魏莊子之歌鐘也。
2、 此世所以不傳也。
3、或曰此鸛鶴
二、倒裝句
 1、得雙石於潭上(狀後)
磔磔雲霄間
又有若老人咳且笑於山谷中者(狀後)
而大聲發於水上(狀後)
2、石之鏗然有聲者(定後)
3、古之人不餘欺也(賓前)
餘是以記之
三、省略句:
1、酈元以(之)爲下臨深潭
2、今以鐘磬置(於)水中
3、(餘)因得觀所謂石鍾者
4、(餘)獨與邁乘小舟
5、磔磔(於)雲霄間
6、(餘)徐而察之
四、通假字:
1、南聲函胡(含糊)
2、至莫夜月明(暮)

一詞多義
1、而:徐而察之(表修飾)
空中而多竅(表並列)
酈元之所見聞殆與餘同,而言之不詳(表轉折)
人而無儀《相鼠》(表假設)
2、焉:箜箜焉(相當於“然”,形容詞詞尾)
微波入焉(兼詞,於此)
3、 因:因得觀所謂石鍾者(趁機)
因笑謂邁曰(於是)

重點詞義
1、水石相搏(擊、拍)
2、桴止響騰(傳播)
3、餘尤疑之(更加)
4、所在皆是也(這樣)
5、適臨汝(往)
6、餘方 心動欲還(剛纔)(心驚)
7、則山下皆石穴罅(縫隙)
8、涵澹澎湃而爲此也(形成)
9、與向噌洪者相應(先前)(應和)
10、酈元之所見聞殆與餘同(大概)
11、此世所以不傳也(……的緣故)

解析

  《石鐘山記》是一篇考察性的遊記。寫於宋神宗元豐七年(1084)夏天,蘇軾送長子蘇邁赴任汝州的途中。文章通過記敘作者對石鐘山得名由來的探究,說明要認識事物的真相必須“目見耳聞”,切忌主觀臆斷的道理。

  本文以石鐘山得名由來爲線索,一共三段。

  第一段
  提出石鐘山得名由來的兩種說法,以及對這兩種說法的懷疑。可以分爲三層。第一層,引《水經注》上的話,交代石鐘山的處所,緊扣題目,點出石鐘山,引起下文。第二層,提出六朝人酈道元對石鐘山得名由來的說法,點明人們對此說法的懷疑態度,用鐘磬置水中不能發聲的情況對酈說質疑,說明“水石相搏”之說難以取信於人。正因爲對酈說“人常疑之”,才引起後人的異議,這就由酈道元的說法導出唐人李渤的說法。第三層,提出李渤的說法並質疑。李渤也在“人常疑之”的“人”之列,於是就有他“訪其遺蹤”的行動。他親“訪”遺蹤,親“扣”其石,親“聆”其聲,理應無疑。作者表明自己對李渤的懷疑,並以處處有石,石石能扣而發聲,反駁李說,說明釦石發聲之說難以置信。對這兩種說法,看起來是相提並論的,但實際上是有先有後,有主有次的。對兩說的分別懷疑,提法上也有所不同:用“人常疑之”,說明人們對酈說的疑惑,這裏的“人”是否包括作者,沒有明說,這是一種客觀記敘,作者沒有輕率地判斷酈說的是非;用“餘尤疑之”,強調自己對李說的否定,這裏的“餘”字,就明確地表示了作者對李說的態度。對酈說“人常疑之”和對李說“餘尤疑之”,這兩疑引出作者探訪石鐘山的行動,爲第二段的“固笑而不信”和夜遊石鐘山,以及結尾的一“嘆”一“笑”,一“簡”一“陋”作鋪墊。

  第二段
  記敘實地考察石鐘山,得以探明其名由來的經過。可以分爲三層。第一層(“元豐七年……得觀所謂石鍾者”),點明探訪石鐘山的時間、同行者和緣由。因爲對石鐘山得名由來已存“疑”念,所以作者乘自己赴任臨汝並送長子蘇邁赴任饒州德興之便,順道考察石鐘山,正好藉此釋疑。這一層緊承上文。第二層(“寺僧使小童持斧……餘固笑而不信也”),寫訪問寺僧。寺僧“使小童持斧”扣石發聲,表明他們相信李渤的說法,也說明李渤的說法影響很大。這一段迴應李說,“擇其一二而扣之”,“因笑而不信”,分別照應第一段的“扣而聆之”,“餘尤疑之”。寺僧的做法既然不能使人滿意,就有了作者下面月夜考察的行動。第三層(“至莫夜月明……古之人不餘欺也”),寫月夜考察遊石鐘山的經過。先交代探訪石鐘山的時間是“莫夜月明”時分,同遊者是長子蘇邁,方式是“乘小舟”,地點是“絕壁下”。然後寫絕壁下的情景:看見的是“側立千尺,如猛獸奇鬼,森然欲搏人”的大石;聽到的是“雲霄間”鶻鳥的“磔磔”的驚叫聲,以及“山谷中”鸛鶴像老人邊咳邊笑的怪叫聲。描繪出一幅陰森可怖冷清淒厲的石鐘山夜景,有遠有近,有高有低,有動有靜,有形有聲,十分逼真,使人有身臨其境之感。這段描寫着力渲染陰森可怖的環境氣氛,烘托出親身探訪的不易,爲下文批評“士大夫終不肯以小舟夜泊絕壁之下”伏筆。轉而寫作者在“心動欲還”的時候,忽然“大聲發於水上,噌吰如鐘鼓不絕”,使“舟人大恐”,而作者卻被吸引了。他“徐而察之”,發現“山下皆石穴罅,不知其淺深,微波入焉,涵淡澎湃而爲此也”,查明瞭發出“噌吰”之聲的原因。但事情並未到此爲止,下面又起波瀾。作者在“舟回至兩山間”的時候,發現入港處有“大石當中流……空中而多竅,與風聲相吞吐,有窾坎鏜鞳之聲”。需要說明的是,這裏的“回”不是“返回”的意思,而是“掉轉”的意思。“舟回至兩山間”,不是船返回到兩山中間,而是船掉頭轉行至兩山之間。如果解釋爲前者,就會令人疑惑不解,爲什麼去的時候沒發現“大石當中流”呢?另外,“回”的本義是“旋轉”“迴旋”,在古漢語中的常用義是“掉轉”;現代漢語“回來”的意思,古代漢語一般用“返”不用“回”。作者對兩處聲音的考察,極爲細緻深入,處處印證了首段的酈說:“微波入焉”和“與風水相吞吐”,分別照應“微風鼓浪”;“山下皆石穴罅……涵淡澎湃而爲此也”和“大石當中流……空中而多竅”,分別照應“水石相激”;“噌吰如鐘鼓不絕”和“窾坎鏜鞳之聲”,分別照應“聲如洪鐘”。這就不僅證實了酈說,而且以詳補“簡”,爲末段嘆酈說之“簡”作好鋪墊。最後寫作者對蘇邁的談話。“因笑謂邁曰”的“笑”不同於前面“笑而不信”的“笑”。前者是表示懷疑和否定的笑,這裏是釋疑後輕鬆愉快的笑,表現了作者探明真相後的得意、興奮。作者在談話中將兩種聲音與“周景王之無射”和“魏莊子之歌鐘”相聯繫,肯定自己的考察結果,點出以鍾名山命名的緣由。又以“古之人不餘欺也”肯定酈道元的說法,言語之間生動地顯現了作者的確信和欣喜。在這一段,作者以自己的目見耳聞,證實並補充了酈道元的說法,進一步否定了李渤的說法,爲末段的議論提供了事實依據。

  第三段
  寫探明石鐘山得名由來的感想,表明寫作意圖。可以分爲三層。第一層,“事不目見耳聞,而臆斷其有無,可乎?”這句話,語氣強烈,以反問的方式表示充分肯定的意思,點明瞭全篇的主旨,是作者探明石鐘山得名由來後所得出的結論、所總結的事理,是作者的心得。第二層分析世人不能準確知道石鐘山得名由來的原因,從兩方面說。一方面是說正確說法不能流傳的原因,有三點:一是“酈元之所見聞,殆與餘同,而言之不詳”,是說酈道元的說法是正確的,可惜“言之不詳”,致使“人常疑之”,得不到人們的承認;二是士大夫不做實地考察,“終不肯以小舟夜泊絕壁之下,故莫能知”;三是“漁工水師雖知而不能言”。“不能言”是說不能爲文,並非不能說話。酈說失之於不詳,士大夫能爲文而“莫能知”,“漁工水師”雖知而不能爲文,這就是石鐘山得名由來在世上沒有流傳下來的原因。然後用“而”字轉到另一方面:“陋者乃以斧斤考擊而求之,自以爲得其實”,是說李渤之類的“陋者”,主觀臆斷,“自以爲得其實”,這是得以有李渤的錯誤說法和後人以訛傳訛的原因。第三層分承上面所說的兩個方面,點明寫這篇遊記的目的。“嘆酈元之簡”是肯定酈道元的觀點,而又嘆其太簡略。“笑李渤之陋”是否定李渤的觀點,並譏笑其淺陋。這就表明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爲了傳播自己的見解,證實、補充酈道元的觀點,糾正李渤的觀點。

寫作手法

  《石鐘山記》的結構不同於一般的記遊性散文那樣,先記遊,然後議論,而是先議論,由議論帶出記敘,最後又以議論作結。作者以“疑──察──結論”三個步驟展開全文。全文首尾呼應,邏輯嚴密,渾然一體。本文第一句就提酈道元的說法,提出別人對此說的懷疑,這種懷疑也不是沒有根據,而是用鐘磬作的實驗爲依據。這就爲文章的第二段中作者所見的兩處聲源──石穴罅和大石當中流──作鋪墊,從而發出“古之人不餘欺也”的慨嘆。在文章最後又一次慨嘆酈元所說雖對,但太簡單了,讓世人不能真正明白。而對李渤扣石聆之以此推石鐘山得名原因的作法,作者在第一段就表示“餘尤疑之”,第二段中寺僧使小童持斧,扣石,作者對此種驗證方法仍是“笑而不信”。待實地考察,得出真相之後,在第三段中,作者又回扣前文“笑李渤之陋”。全文由思而行,由感而發,夾敘、夾議,記敘、描寫、議論、抒情環環相扣,渾然一體,是爲因事說理的千古名篇。

  文章語言靈活暢達,變化多姿,很有特色。同是寫鳥,或由鳥名寫到驚飛、寫到叫聲,或由聲音再點出鳥名,毫無板滯之感。寫噌咳之聲,是先聞其聲,再寫徐而察之後的發現;寫窾坎鏜鞳之聲,先寫中流大石“空中而多竅”之狀,再寫其聲,描寫角度和順序都有不同,行文舒捲自如。

賞析

  本文一開始就提出人們對酈道元的說法的懷疑,以及自己對李渤的說法的懷疑。作者對古代兩位名人對石鐘山得名由來的說法並不輕信。

  剛好他有了一個實地觀察的機會,他先問當地寺僧,寺僧的說法和演示跟李渤一樣。蘇軾仍不輕信,決心“莫夜”“乘小舟”實地考察。石鐘山在鄱陽湖入長江的湖口的臨江一面,地處偏僻,文中說“餘方心動欲還”,“舟人大恐”。再加上風險浪惡,又是盛夏漲水季節,一葉扁舟夜航確是很危險的,所以“士大夫終不肯以小舟夜泊絕壁之下”。而蘇軾爲了弄清石鐘山得名的真相,不避艱險,親身探訪,是難能可貴的。雖然由於種種原因,他考察得出的結論,不完全正確,但這種精神是值得肯定的。

  第三段提出結論,也就是本文的中心:“事不目見耳聞,而臆斷其有無,可乎?”這話無疑是正確的。

  雖然後人有了新的看法,認爲石鐘山是因山形像覆鍾而得名的,今人經考察又認爲石鐘山是因“形”和“聲”兩方面而得名的。蘇軾的說法不完全正確。但並不能因此否定蘇軾的努力。人們對於客觀事物的認識,本來就有一個過程,而且後人對蘇軾說法的懷疑、察疑、釋疑,正是和蘇軾的不迷信古人,不輕信舊說,不主觀臆斷,而自願親身實地觀察的精神一致的。二.石鐘山簡介和歷代對石鐘山得名由來的三種說法 石鐘山位於鄱陽湖入長江之處,屬江西湖口。由中石炭系的石灰岩構成。有上下兩座山,南邊一座濱臨鄱陽湖的叫上鐘山,面積約0.34平方公里,北邊一座濱臨長江的叫下鐘山,面積約0.2平方公里。兩山海拔都只有70米上下,相對高度50~55米。兩山相距不到一公里。石鐘山雖然並不高大,但因位於鄱陽湖入長江處,交通方便,而且波光山色,風景幽美,所以歷來成爲旅遊勝地。

  石鐘山得名的由來,古人有三說。

  1.風水聲如鍾。由于山體是石灰岩構成,在各種水的沖刷溶蝕下,山的下部臨水處的表面形成許多縫隙洞穴,當水位處在一定高度,又有適當的風力和相應的風向時,縫隙洞穴就會“與風水相吞吐”,發出敲鐘一樣的聲音。北魏酈道元和北宋蘇軾就是持這種因風水聲而得名的說法。但這種聲音需要水位、風力、風向諸條件都合適纔會發生,不是隨時隨地都能聽到的。

  2.石聲如鍾。山石,特別是溶洞地區的石鐘乳、石筍、石柱等,用槌敲打,是會發音的。所謂“南聲函胡”是沒有形成岩溶洞穴的岩石發出的聲音,“北音清越”是洞穴發音的岩石,或碳酸鹽再沉澱時形成的形態奇特的岩石敲擊時發出的聲音。唐代李渤就持這種因石聲得名的說法,近人也有支持這種說法的。

  3.山形如鍾。石鐘山下部山體,由於地下水和江湖水的沖刷溶蝕,形成溶洞。《石鐘山志》記載:“上鍾崖與下鍾崖,其下皆有洞,可容數百人,深不可窮,形如覆鍾。”明、清時就有人持這種以形得名的說法了。不過江湖水位的季節變化和年變化比較大,高低相差達十幾米,只有水位非常低時,人們才能進入洞內,從內部領略“覆鍾”的形象。

藝術特色

  《石鐘山記》是一篇遊記,但又不同於一般的遊記。一般的遊記,如柳宗元的《永州八記》,范仲淹的《岳陽樓記》,歐陽修的《醉翁亭記》,都以景物描寫爲主,寄情於景,借景抒情,以情景交融的傳統手法來表達思想感情。蘇軾的許多記遊文字,如《超然臺記》《放鶴亭記》《凌虛臺記》,都以描寫、記敘、議論的錯綜並用爲特點。《石鐘山記》則是一篇帶有考辨性質的遊記,除描寫所見景物外,還採取了記敘和議論相結合的手法,反駁李渤的觀點,進一步補充事實證實酈道元的觀點。因此,《石鐘山記》除具有遊記的特點外,還具有某些論說文特別是駁論文的特點。分析《石鐘山記》,應把握住它在文體上的這一特點。

  這一篇帶有考辨性質的遊記,是一篇具有某些論說文特點,特別是駁論文特點的遊記。我們說它具有論說文,特別是駁論文的某些特點,是因爲文章一開頭就提出問題,擺出靶子,並從邏輯上對李說作了初步的反駁;接着用親訪石鐘山耳聞目見的事實,證實並補充了酈說,推翻了李說,使形象描寫爲證明和反駁服務。最後,在此基礎上,提出了要重視“耳聞目見”而不可“臆斷其有無”這一中心論點,交代寫作意圖。全文思路清楚,結構謹嚴,說理透闢,文筆流暢。蘇軾曾稱讚謝民師的文章“如行雲流水,初無定質(從來沒有固定格式),但常行於所當行,常止於所不可不止,文理自然,姿態橫生”。這也是夫子自道。蘇軾的文章,特別是這篇《石鐘山記》,也寫得有如“行雲流水”,“文理自然,姿態橫生”,毫無斧鑿雕琢之痕。清代方苞說《石鐘山記》是蘇軾“諸記中特出者”,說它寫得“瀟灑自得”,這四字確實把握住了本文的特點。

  但是,本文畢竟是一篇遊記,因此,又具有一般遊記的特點。第一,清楚交代了遊覽的時間、地點、人物、經過。第二,它以生動的比喻(明喻如“聲如洪鐘”“如猛獸奇鬼”“若老人咳且笑於山谷中者”“如鐘鼓不絕”“如樂作焉”,暗喻如“噌者,周景王之無射也,窾坎鏜者,魏莊子之歌鐘也”),形象的擬人(“森然欲搏人”),貼切的擬聲詞(“鏗然”“焉”“磔磔”“噌”“窾坎鏜”),對所見所聞作了繪聲繪形的描寫。讀了夜遊石鐘山一段,使讀者如臨其境,如聞其聲,使讀者同作者和舟人一樣“心動”“大恐”。本文不僅以說理透闢見勝,而且以景物描寫的形象生動見勝。第三,行文有緩有急,抑揚頓挫,波瀾起伏,詼諧風趣。如夜遊石鐘山一段,先交代遊覽的時間、地點、同伴、方式,語氣比較舒緩;接着一段環境描寫,大石“森然欲搏人”,棲鶻驚飛,鸛鶴怪叫,寫得陰森可怕,寒氣逼人,讀到這裏真有點毛骨悚然,心驚肉跳;然後以“餘方心動欲還”,暫緩緊張氣氛,忽又“大聲發於水上,噌如鐘鼓不絕”,不僅“舟人大恐”,讀者也不免爲之“大恐”,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經過“徐察”,原來是“水石相搏”的聲音,緊張的心情才趨平靜,第二處水聲就寫得比較舒緩。清代劉大評這段文章時說,蘇軾“以‘心動欲還’,跌出‘大聲發於水上’,纔有波折,而興會更覺淋漓。鐘聲二處,必取古鐘二事以實之,具此詼諧,文章妙趣,洋溢行間”。他也同方苞一樣,認爲這是“坡公第一首記文”。第四,文筆變幻多姿,毫不板滯,對兩處鳥叫和兩處水聲的描寫完全不同:寫棲鶻是先點鳥名(“山上棲鶻”),再寫驚飛(“聞人聲亦驚起”),最後才寫其叫聲(“磔磔雲霄間”);寫鸛鶴是先寫聲音(“又有若老人咳且笑於山谷中者”),然後交代是鸛鶴在叫(“或曰此鸛鶴也”)。前者用擬聲詞“磔磔”形容其驚叫,後者用比喻“若老人咳且笑”形容其怪叫。兩處水聲的描寫也完全不同:前面的水聲是“微波”與山下的“石穴罅”相擊而發出的,後面的水聲是“風水”與中流大石的竅穴相吞吐而發出的,這是聲源不同;前面的“噌如鐘鼓不絕”是一種洪大響亮的聲音,後面的“窾坎鏜……如樂作焉”是一種比較低而悠揚的聲音,這是音調和音量的不同;前面是先聞聲,後發現山下“石穴罅”,後面是先看見“大石當中流”,“空中而多竅”,然後再寫“有窾坎鏜之聲”,寫的順序也不同。蘇軾對語言有高度的駕馭能力,一筆不肯雷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