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州快哉亭記

作者:蘇轍 朝代:宋代 标签:古文觀止

【原文赏析】
  江出西陵,始得平地,其流奔放肆大。南合沅、湘 ,北合漢沔,其勢益張。至於赤壁之下,波流浸灌,與海相若。清河張君夢得謫居齊安,即其廬之西南爲亭,以覽觀江流之勝,而餘兄子瞻名之曰“快哉”。
  蓋亭之所見,南北百里,東西一舍。濤瀾洶涌,風雲開闔。晝則舟楫出沒於其前,夜則魚龍悲嘯於其下。變化倏忽,動心駭目,不可久視。今乃得玩之几席之上,舉目而足。西望武昌諸山,岡陵起伏,草木行列,煙消日出。漁夫樵父之舍,皆可指數。此其所以爲“快哉”者也。至於長洲之濱,故城之墟。曹孟德、孫仲謀之所睥睨,周瑜、陸遜之所騁騖。其流風遺蹟,亦足以稱快世俗。
  昔楚襄王從宋玉、景差於蘭臺之宮,有風颯然至者,王披襟當之,曰:“快哉此風!寡人所與庶人共者耶?”宋玉曰:“此獨大王之雄風耳,庶人安得共之!”玉之言蓋有諷焉。夫風無雌雄之異,而人有遇,不遇之變;楚王之所以爲樂,與庶人之所以爲憂,此則人之變也,而風何與焉?士生於世,使其中不自得,將何往而非病?使其中坦然,不以物傷性,將何適而非快?今張君不以謫爲患,竊會計之餘功,而自放山水之間,此其中宜有以過人者。將蓬戶甕牖無所不快;而況乎濯長江之清流,揖西山之白雲 ,窮耳目之勝以自適也哉!不然,連山絕壑,長林古木,振之以清風,照之以明月,此皆騷人思士之所以悲傷憔悴而不能勝者,烏睹其爲快也哉!
  元豐六年十一月朔日,趙郡蘇轍記。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長江出了西陵峽,才進入平地,水勢奔騰浩蕩。南邊與沅水、湘水合流,北邊與漢水匯聚,水勢顯得更加壯闊。流到赤壁之下,波浪滾滾,如同大海一樣。清河張夢得,被貶官後居住在齊安,於是他在房舍的西南方修建了一座亭子,用來觀賞長江的勝景。我的哥哥子瞻給這座亭子起名叫“快哉亭”。
  在亭子裏能看到長江南北上百里、東西三十里。波濤洶涌,風雲變化不定。在白天,船只在亭前來往出沒;在夜間,魚龍在亭下的江水中悲聲長嘯。景物變化很快,令人驚心駭目,不能長久地欣賞。能夠在几案旁邊欣賞這些景色,擡起眼來就足夠看了。向西眺望武昌的羣山,(只見)山脈蜿蜒起伏,草木成行成列,煙消雲散,陽光普照,捕魚、打柴的村民的房舍,都可以一一數清。這就是把亭子稱爲“快哉”的原因。到了長江岸邊古城的廢墟,是曹操、孫權傲視羣雄的地方,是周瑜、陸遜馳騁戰場的地方,那些流傳下來的風範和事蹟,也足夠讓世俗之人稱快。
  從前,楚襄王讓宋玉、景差跟隨着遊蘭臺宮。一陣風吹來,颯颯作響,楚王敞開衣襟,迎着風,說:“這風多麼暢快啊!這是我和百姓所共有的吧。”宋玉說:“這只是大王的雄風罷了,百姓怎麼能和您共同享受它呢?”宋玉的話在這兒大概有諷喻的意味吧。風並沒有雄雌的區別,而人有生得逢時,生不逢時的不同。楚王感到快樂的原因,而百姓感到憂愁的原因,正是由於人們的境遇不同,跟風又有什麼關係呢?讀書人生活在世上,假使心中不坦然,那麼,到哪裏沒有憂愁?假使胸懷坦蕩,不因爲外物而傷害天性(本性),那麼,在什麼地方會不感到快樂呢?(讀書人生活在世上,如果他的內心不能自得其樂,那麼,他到什麼地方去會不憂愁呢?如果他心情開朗,不因爲環境的影響而傷害自己的情緒,那麼,他到什麼地方去會不整天愉快呢?)
  張夢得不把被貶官而作爲憂愁,利用徵收錢穀的公事之餘,在大自然中釋放自己的身心,這是他心中應該有超過常人的地方。即使是用蓬草編門,以破瓦罐做窗,都沒有覺得不快樂,更何況在清澈的長江中洗滌,面對着西山的白雲,盡享耳目的美景來自求安適呢?如果不是這樣,連綿的峯巒,深陡的溝壑,遼闊的森林,參天的古木,清風拂搖,明月高照,這些都是傷感失意的文人士大夫感到悲傷憔悴而不能忍受的景色,哪裏看得出這是暢快的呢!
  元豐六年十一月初一,趙郡蘇轍記。

註釋
【江出西陵】江,長江。出,流出。西陵,西陵峽,又名夷陵峽,長江三峽之一,在湖北宜昌西北。
【始】才
【奔放肆大】奔放,水勢疾迅。肆大,水流闊大。肆,極,甚。
【南合沅、湘,北合漢沔(miǎn)】沅,沅水(也稱沅江)。湘,湘江。兩水都在長江南岸,流入洞庭湖,注入長江。漢沔,就是漢水。漢水源出陝西寧羌,初名漾水,東流經沔縣南,稱沔水,又東經褒城,納褒水,始稱漢水。漢水在長江北岸。
【益張】更加盛大。張,大。
【赤壁】赤鼻磯,現湖北黃岡城外,蘇轍誤以爲周瑜破曹操處。
【浸(jìn)灌】浸,灌,意思都是“注”。此處指水勢浩大。
【清河張君夢得謫居齊安】清河,縣名,現河北清河。張君夢得,張夢得,字懷民,蘇軾友人。齊安,宋代黃岡爲黃州齊按郡,因稱。謫,貶官。居,居住。
【即】就着,依着。
【勝】勝景,美景。
【亭之所見】在亭上能夠看到的(範圍)。所見,所看到的景象。
【一舍(shè)】三十里。古代行軍每天走三十里宿營,叫做“一舍”。
【風雲開闔(hé)】風雲變化。意思是風雲有時出現,有時消失。開,開啓。闔,閉合。
【倏忽】頃刻之間,一瞬間,指時間短。
【動心駭目】猶言“驚心動魄”。這是指景色變化萬端,能使見者心驚,並不是說景色可怕。這裏動和駭是使動用法。解釋爲:使……驚動,使……驚駭
【不可久視】這是說,以前沒有亭子,無休息之地,不能長久地欣賞。
【今乃得玩之几席之上】可以在亭中的几旁席上賞玩這些景色。幾,小桌,茶几。
【舉目而足】擡起眼來就可以看個夠。
【草木行列】草木成行成列非常茂盛,形容草木繁榮。
【指數】名詞作狀語,用手指清點。
【長洲】江中長條形的沙洲或江岸。
【故城之墟】舊日城郭的遺址。故城,指隋朝以前的黃州城(唐朝把縣城遷移了)。墟,舊有的建築物已被毀平而尚留有遺蹟的空地。
【曹孟德、孫仲謀之所睥睨】曹操(字孟德)、孫權(字仲謀)所傲視的地方。睥睨,斜視的樣子,引申爲傲視。赤壁之戰時,曹操、孫權都有氣吞對方的氣概。
【周瑜、陸遜之所騁騖(chěngwù)】周瑜、陸遜均爲三國時東吳的重要將領。周瑜、陸遜活躍的地方。周瑜曾破曹操於赤壁,陸遜曾襲關羽於荊州,敗劉備於夷陵,破魏將曹休於皖城。騁騖,猶言“馳馬”,形容他們馳騁疆場。
【稱快世俗】使世俗之人稱快。稱快爲使動用法,使……稱快。
【楚襄王從宋玉、景差於蘭臺之宮】宋玉有《風賦》,諷楚襄王之驕奢。楚襄王,即楚頃襄王,名橫,楚懷王之子。宋玉、景差都是楚襄王之侍臣。蘭臺宮,遺址在湖北鐘祥東。從,使……從。
【快哉此風】特殊句式,主謂倒裝,應爲“此風快哉”,解釋爲這風多麼讓人感到暢快啊!
【披】敞開
【當】迎接
【蓋有諷焉】大概有諷諫的意味在裏頭。諷,諷喻。宋玉作《風賦》,諷楚襄王之驕奢。焉,兼詞 於之,在那裏。
【人有遇不遇之變】人有遇時和不遇時的不同時候。遇,指機遇好,被重用。
【與(yù)】參與,引申爲有何關係。
【使其中不自得】使,假使。中,內心,心中。自得,自己感到舒適、自在。
【病】憂愁,怨恨。
【以物傷性】因外物(指環境)而影響天性(本性)。
【適】往,去。
【患】憂愁。
【竊會(kuài)計之餘功】竊,偷得,這裏即“利用”之意。會計,指徵收錢穀、管理財務行政等事務。餘功,公事之餘。
【自放】自適,放情。放,縱。
【此其中宜有以過人者】其,代詞,指心胸。
【蓬戶甕牖】蓬戶,用蓬草編門。甕牖,用破甕做窗。蓬、甕,名詞作狀語。
【濯】洗滌。
【揖】拱手行禮。這裏的意思是面對(西山白雲)。
【自適】自求安適。適,閒適。
【此皆騷人思士之所以悲傷憔悴而不能勝者】此,指“連山絕壑,長林古木”等快哉亭上所見景物。騷人思士,指心中有憂思的人。勝,承受,禁(jīn)得起。
【烏睹其爲快也哉】哪裏看得出這是暢快的呢!烏……哉,哪裏……呢。烏,哪裏。
【趙郡】蘇轍先世爲趙郡欒城(今河北趙縣)人
【朔】夏曆每月初一。
【望】每月月圓時,即十五。
【既望】夏曆每月十六
【晦】夏曆每月最後一天。

文言常識

古今異義
⑴竊會計之餘功(古義:徵收錢糧等公務;今義:財務工作人員)
⑵將何往而非病(古義:心情悲傷;今義:疾病)
⑶使其中坦然,不以物傷性(古義:心情舒暢;今義:心裏平靜,無顧慮)
⑷ 使其中坦然,不以物傷性(古義:他的心中;今義:在中間)

詞類活用
⑴南合沅、湘,北合漢沔 (南, 名詞作狀語,在南; 北,名詞作狀語,在北)
⑵ 而餘兄子瞻名之曰“快哉”(名,名詞作動詞,取名。)
⑶晝則舟楫出沒於其前 (晝,名詞作狀語,在白天。)
⑷ 夜則魚龍悲嘯於其下(夜,名詞作狀語,在晚上。)
⑸ 動心駭目(動,駭,使動用法,使……動,使……駭。)
⑹ 西望武昌諸山(西,名詞作狀語,向西。)
⑺ 草木行列(行列,名詞作動詞,排成行列。)
⑻亦足以稱快世俗(稱快,使動用法,使……稱快)
⑼昔楚襄王從宋玉、景差於蘭臺之宮(從,使動用法,使……從)
⑽ 將蓬戶甕牖(蓬,甕,名詞作動詞,用蓬草編,用破甕做。)
⑾窮耳目之勝以自適也哉!(窮,使動用法,使……窮盡)
⑿皆可指數 (指,名詞作狀語,用手去指。)
(13)窮耳目之勝以自適也哉(自適,使動,使自己安適)

特殊句式
⑴判斷句
①此獨大王之雄風耳
②此其所以爲快哉者也
③此則人之變也
④此皆騷人思士之所以悲傷憔悴而不能勝者
⑵省略句
①竊會計之餘功而自放山水之間(“自放”後省略介詞“於”)
②亦足以稱快世俗(“稱快”後省略介詞“於”)
③ 今乃得玩之几席之上(“玩之”後省略介詞“於”)
④舉目而足(“足”後省謂語“賞”)
⑤江出西陵(“出”後省略介詞“於”)
⑶介詞結構後置
①振之以清風,照之以明月(正常語序爲“以清風振之,以明月照之”)
②晝則舟楫出沒於其前,夜則魚龍悲嘯於其下。(介詞結構後置句)
⑷被動句
①清河張君夢得謫居齊安。(被動句。謫,被貶官。)
⑸主謂倒置句
①快哉此風!
⑹賓語前置句
①而風何與焉?(“何”是動詞“與”的賓語。)
②將何往而非病?(“何”是動詞“往”的賓語。)
③ 將何適而非快?(“何”是動詞“適”的賓語。)
④竊會計之餘功而自放山水之間。(“自”是動詞“放”的賓語。)
⑤楚王之所以爲樂(“之所以”是動詞“爲樂”的賓語)
⑺定語後置
①有風颯然至者。(有颯然至者風)

固定句式
⑴烏睹其爲快也哉!(“烏……哉”有“哪裏……呢”的意思。)

一詞多義
⑴以覽觀江流之勝(美景)
此皆騷人思士之所以悲傷憔悴而不能自勝者(承受)
⑵蓋亭之所見(句首語氣詞)
玉之言蓋有諷焉(大概)
⑶將何適而非快(往,去)
窮耳目之勝以自適也哉(閒適)
⑷此則人之變也,而風何與焉?(參與,引申爲有何關係)
與庶人之所以爲憂(和)
⑸不以物傷性(因爲)
此其中宜有以過人者(“有以”固定結構,有用來……辦法、地方)
振之以清風,照之以明月(用)

賞析

  蘇轍(1039-1112),字子由,漢族,眉州眉山(今屬四川)人。嘉佑二年(1057)與其兄蘇軾同登進士。自號潁濱遺老。卒,謚文定。唐宋八大家之一,與父洵、兄軾齊名,合稱三蘇。

  蘇轍的散文《黃州快哉亭記》,因其高超的藝術技巧,歷來被人推崇備至,公認是一篇寫景、敘事、抒情、議論緊密結合併融爲一體的好文章。最能體現蘇轍爲文紆徐(從容緩慢)條暢(通暢而有條理)、汪洋(氣度寬宏)澹泊(不追求名利)的風格,就同他的爲人一樣。這篇文章由寫景敘事入手,而後轉入議論。條理清晰,結構嚴謹,過渡自然,不露痕跡。寫景,能曲肖其景,但又不實不死,做到情景俱出,境界深遠,讓人產生豐富的聯想;敘事,能於簡要之中插入閒情,磊落跌宕,分外遠致。這篇文章最傑出的地方,還在於它的議論。文章就同樣的“風”,因帝王、庶人生活、思想之不同而感覺殊異的事實,得出“使其中不自得,將何往而非病?使其中坦然,不以物傷性,將何適而非快”的結論。立論正確,論證有力,結論無可辯駁,令人信服。“論如析薪,貴能破理”。(樑·劉勰《文心雕龍·論說》)要能破理,立論首先要正確,要“貴是而不務華”。(漢·王充《論衡·自紀》)《黃州快哉亭記》以人對外物的感受是千差萬別、因人而異的事實立論,這無疑是正確的。立論“貴是”,就要貴在正確揭示事物的本質。要能破理,在論證過程中還應做到,所“考引事實”必須“不使差忒”。(宋·洪邁《容齋隨筆》)蘇轍在文章中徵引楚襄王蘭臺披襟當風故事,作爲論證的例子,故事的出處在宋玉的《風賦》(見·樑·蕭統《昭明文選》),確鑿無誤,足可傳信。最難能的是,這篇文章的議論始終帶着情韻,故雖有一股憤懣不平之氣貫注其間,卻不顯出傖父面目。“風無雄雌之異……而風何與焉?”“連山絕壑……烏睹其爲快也哉!”等等議論就是。這些議論都近乎於言情,近乎於繪景,顯得情韻十足,無絲毫議論常有的逼人氣勢。唯其如此,文章紆徐條暢,汪洋澹泊的總體風格,也就不致因這些議論而遭受貶斥。

  本文通過記敘取名爲“快哉亭”的原因,借題發揮,勸慰在謫居生活的張夢得和蘇軾,“使其中坦然,不以物傷性,將何適而非快?”當時蘇轍也在貶中,寫作此文,亦有自慰之意。

  全文分三段。第一段從長江水勢落筆,寫登臨亭子能覽觀江流之勝,暗寓快哉之意。第二段揭出命名的緣由:一是從俯瞰、晝觀、夜間、近睹、遠眺諸角度,極言觀賞亭子周圍的山川勝景,足以令人稱陝。第三段直議“快哉”:先引《風賦》中的有關文字,點“快哉”的出典,然後就楚王之樂、庶民之憂,聯想到“士生於世”的兩種不同處世態度,肯定張夢得不以物傷性,自放于山水之間的那種“何適而非快”的樂觀倔強的情懷。最後從反面收結,進一步襯托出張夢得曠達胸襟的可貴。

  全文結構嚴謹,緊扣“快哉”着筆,一篇之中“快”字凡七見,既做足了題目,又把不以謫居爲患,在逆境中自勉之意發揮得淋漓盡致。文勢宏放,筆致委曲明暢,能體現蘇轍散文風格。《古文觀止》評:“讀之令人心胸曠達,寵辱俱忘。”這種評價,決非虛言。

  作者在本文中暢言“快哉”二字,不僅因爲快哉亭所處地理位置的景象使人心曠神怡,而且因爲宦途失意之人如果“不以物傷性”,則無論處於什麼環境,都能“自放山水之間”而獨得其快。文章清新開闊,氣勢奔逸,將寫景、敘事、抒情、議論熔於一爐,借用典故並加以發揮,把快意之情寫得淋漓盡致。

簡析

  本文的文體是“記”。本文特點是因亭景而生意,借亭名而發論,結構嚴謹,條理清晰。文章在開頭交代快哉亭的地理位置、命名由來、併爲後文安排伏筆之後,在第二段着力描寫快哉亭附近的足以令人快意的景物。在寫景時,或就目之所見,或就思之所及,融時空於一體,變化多端,開闔自如。在第三段就“快哉”二字的來歷發表議論,說明人生之快,既不在身邊景物的優劣,也不在遇與不遇的不同,得出了“士生於世,使其中不自得,將何往而非病?使其中坦然,不以物傷性,將何適而非快”的結論,既讚揚了張夢得,也抒發了自己不以貶謫爲懷、隨遇而安的思想感情,使一篇寫景文章有了更深刻的意義。文章委婉曲致,一波三折,充分體現了作者“汪洋澹泊,一唱三嘆”的文章風格。

  宋神宗元豐年間(1078—1085),張夢得、蘇軾都被貶至黃州。張夢得在寓所西南筑亭,蘇軾命名爲“快哉亭”,蘇轍作《黃州快哉亭記》。當時蘇轍因反對王安石新法,被貶至筠州(今江西高安縣)監巡鹽酒稅,政治上也是很不得意。但他不以貶謫爲懷,惟適自安。這篇文章就表現了這種心情。

創作背景
  元豐二年(1079),蘇軾因“烏臺案”被貶黃州。蘇轍上書營救蘇軾,因而獲罪被貶爲監筠州(今江西高安)鹽酒稅。元豐六年,與蘇軾同謫居黃州的張夢得,爲覽觀江流,在住所西南建造了一座亭子,蘇軾替它取名爲“快哉亭”,還寫了一首以快哉亭爲題材的詞——《水調歌頭·黃州快哉亭贈張偓佺》,蘇轍則爲它作記以志紀念。黃州,今湖北黃岡,宋名齊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