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赤壁賦

作者:蘇軾 朝代:宋代 标签:高中文言文

【原文赏析】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 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白露橫江,水光接 天。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 立,羽化而登仙。

  於是飲酒樂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蘭槳,擊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於懷,望 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蕭者,倚歌而和之,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嫋 嫋,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

  蘇子愀然,正襟危坐,而問客曰:“何爲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此 非曹孟德之詩乎?西望夏口,東望武昌。山川相繆,鬱乎蒼蒼;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 方其破荊州,下江陵,順流而東也,舳艫千里,旌旗蔽空,釃酒臨江,橫槊賦詩;固一世之 雄也,而今安在哉?況吾與子,漁樵於江渚之上,侶魚蝦而友糜鹿,駕一葉之扁舟,舉匏樽 以相屬;寄蜉蝣與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 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託遺響於悲風。”

  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 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於我皆無盡也。而又何 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 明月,耳得之而爲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 子之所共適。”

  客喜而笑,洗盞更酌,餚核既盡,杯盤狼藉。相與枕藉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既白。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壬戌年秋,七月十六日,蘇軾與友人在赤壁下泛舟遊玩。清風陣陣拂來,水面波瀾不起。舉起酒杯向同伴敬酒,吟誦着與明月有關的文章,歌頌窈窕這一章。不多時,明月從東山後升起,徘徊在鬥宿與牛宿之間。白茫茫的霧氣橫貫江面,清泠泠的水光連着天際。任憑小船兒在茫無邊際的江上飄蕩,越過蒼茫萬頃的江面。(我的情思)浩蕩,就如同憑空乘風,卻不知道在哪裏停止,飄飄然如遺棄塵世,超然獨立,成爲神仙,進入仙境。
  這時候喝酒喝得高興起來,用手叩擊着船舷,應聲高歌。歌中唱道:“桂木船棹呵香蘭船槳,迎擊空明的粼波,逆着流水的泛光。我的心懷悠遠,想望伊人在天涯那方”。有吹洞簫的客人,按着節奏爲歌聲伴和,洞簫嗚嗚作聲:像是怨恨,又像是思慕,像是哭泣,又像是傾訴,尾聲悽切、婉轉、悠長,如同不斷的細絲。能使深谷中的蛟龍爲之起舞,能使孤舟上的寡婦聽了落淚。
  蘇軾的容色憂愁悽愴,(他)整好衣襟坐端正,向客人問道:“(曲調)爲什麼這樣(悲涼)呢?”同伴回答:“‘月明星稀,烏鵲南飛’,這不是曹公孟德的麼?(這裏)向西可以望到夏口,向東可以望到武昌,山河接壤連綿不絕,(目力所及)一片蒼翠。這不正是曹孟德被周瑜所圍困的地方麼?當初他攻陷荊州,奪得江陵,沿長江順流東下,麾下的戰船延綿千里,旌旗將天空全都蔽住,在江邊持酒而飲,橫執矛槊吟詩作賦,委實是當世的一代梟雄,而今天又在哪裏呢?何況我與你在江邊的水渚上捕魚砍柴,與魚蝦作伴,與麋鹿爲友,(我們)駕着這一葉小舟,舉起杯盞相互敬酒。(我們)如同蜉蝣置身於廣闊的天地中,像滄海中的一顆粟米那樣渺小。(唉,)哀嘆我們的一生只是短暫的片刻,(不由)羨慕長江沒有窮盡。(我想)與仙人攜手遨遊各地,與明月相擁而永存世間。(我)知道這些不可能屢屢得到,只得將憾恨化爲簫音,託寄在悲涼的秋風中罷了。”
  蘇軾說:“你可也知道這水與月?不斷流逝的就像這江水,其實並沒有真正逝去;時圓時缺的就像這月,但是最終並沒有增加或減少。可見,從事物易變的一面看來,天地間沒有一瞬間不發生變化;而從事物不變的一面看來,萬物與自己的生命同樣無窮無盡,又有什麼可羨慕的呢?何況天地之間,凡物各有自己的歸屬,若不是自己應該擁有的,即令一分一毫也不能求取。只有江上的清風,以及山間的明月,送到耳邊便聽到聲音,進入眼簾便繪出形色,取得這些不會有人禁止,享用這些也不會有竭盡的時候。這是造物者(恩賜)的沒有窮盡的大寶藏,你我儘可以一起享用。”
  於是同伴高興的笑了,清洗杯盞重新斟酒。菜餚和果品都被吃完,只剩下桌上的杯碟一片凌亂。(蘇子與同伴)在船裏互相枕着墊着睡去,不知不覺天邊已經顯出白色(指天明瞭)。

註釋
[1]選自《經進東坡文集事略》卷一(《四部叢刊》本),這篇散文作於宋神宗元豐五年(1082),在此之前蘇軾因烏臺詩案(元豐二年)被貶謫黃州(今湖北黃岡)。因後來還寫過一篇同題的賦,故稱此篇爲《前赤壁賦》,十月十五日寫的那篇爲《後赤壁賦》。赤壁:實爲黃州赤鼻磯,並不是三國時期赤壁之戰的舊址,當地人因音近亦稱之爲赤壁,蘇軾知道這一點,將錯就錯,借景以抒發自己的懷抱。
[2]壬戌:宋神宗元豐五年(1082),歲在壬戌。
[3]既望:既,過了;望,農曆十五日。“既望”指農曆十六日。
[4]徐:舒緩地。
[5]興:起,作。
[6]屬:通“囑(zhǔ ),致意,此處引申爲“勸酒”的意思。
[9]少焉:一會兒。
[11]白露:白茫茫的水氣。橫江:籠罩江面。橫,橫貫。
[12]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任憑小船在寬廣的江面上飄蕩。縱:任憑。一葦:像一片葦葉那麼小的船,比喻極小的船。《詩經·衛風·河廣》:"誰謂河廣,一葦杭(航)之。"如:往,去。凌:越過。萬頃:形容江面極爲寬闊。茫然,曠遠的樣子。
[13]馮虛御風:(像長出羽翼一樣)駕風凌空飛行。馮:通"憑",乘。虛:太空。御:駕御(馭)。
[14]遺世獨立:遺棄塵世,獨自存在。
[16]扣舷:敲打着船邊,指打節拍,舷,船的兩邊。
[18]擊空明兮溯流光:船槳拍打着月光浮動的清澈的水,溯流而上。溯:逆流而上。空明、流光:指月光浮動清澈的江水。
[19]渺渺兮予懷:主謂倒裝。我的心思飄得很遠很遠。渺渺,悠遠的樣子。化用目眇眇兮愁予__《湘夫人》懷,心中的情思。
[20]美人:此爲蘇軾借鑑的屈原的文體。用美人代指君主。古詩文多以指自己所懷念嚮往的人。
[21]倚歌而和(hè)之:合着節拍應和。倚:隨,循 和:應和。
[22]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像是哀怨,像是思慕,像是啜泣,像是傾訴。怨:哀怨。慕:眷戀。
[23]餘音:尾聲。嫋嫋:形容聲音婉轉悠長。
[24]縷:細絲。
[25]舞幽壑之潛蛟:幽壑:這裏指深淵。此句意謂:使深谷的蛟龍感動得起舞。
[26]泣孤舟之嫠(lí 離)婦:使孤舟上的寡婦傷心哭泣。嫠:孤居的婦女,在這裏指寡婦。
[27]愀(qiǎo 巧)然:容色改變的樣子。
[28]正襟危坐:整理衣襟,嚴肅地端坐着 危坐:端坐。
[29]何爲其然也:曲調爲什麼會這麼悲涼呢?
[30]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所引是曹操《短歌行》中的詩句。
[33]繆:通"繚"盤繞。
[34]鬱乎蒼蒼:樹木茂密,一片蒼綠繁茂的樣子。鬱:茂盛的樣子。
[37]舳艫(zhú lú 逐盧):戰船前後相接。這裏指戰船。
[38]釃(shī)酒:斟酒。
[39]橫槊(shuò ):橫執長矛。
[40]侶魚蝦而友麋鹿:以魚蝦爲伴侶,以麋鹿爲友。侶 :以...爲伴侶,這裏是名詞的意動用法。麋(mí):鹿的一種。
[41]扁(piān )舟:小舟。
[43]寄:寓託。
[44]蜉(fú)蝣:一種昆蟲,夏秋之交生於水邊,生命短暫,僅數小時。此句比喻人生之短暫。
[45]渺滄海之一粟:渺:小。滄海:大海。此句比喻人類在天地之間極爲渺小。
[46]須臾(yú):片刻,時間極短。
[47]長終:至於永遠。
[48]驟:數次。
[49]託遺響於悲風:餘音,指簫聲。悲風:秋風。
[50]逝者如斯:語出《論語·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逝:往。斯:此,指水。
[51]盈虛者如彼:指月亮的圓缺。
[52]卒:最終。消長:增減。長:增長
[53]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語氣副詞。以:用。一瞬:一眨眼的工夫。
[54]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這。造物者:天地自然。無盡藏(zàng ):佛家語。指無窮無盡的寶藏。
[55]共食:共享。蘇軾手中《赤壁賦》作“共食”,明代以後多“共適”,義同
[56]更酌:再次飲酒。
[57]餚核既盡:葷菜和果品。既:已經。
[58]狼籍:又寫作“狼藉”,凌亂的樣子。
[59]枕藉:相互枕着墊着。
[60]既白:已經顯出白色(指天明瞭)。

文言現象

一詞多義
1、望:
七月既望(名詞,陰曆的每月十五日)
望美人兮天一方(動詞 眺望,向遠處看)
2、歌:
扣舷而歌(唱)
歌曰(歌詞)
倚歌而和之(歌聲)
3、如:
縱一葦之所如(往)
浩浩乎如馮虛御風(像)
飄飄乎如遺世獨立(像)
4、然:
其聲嗚嗚然(……的樣子,像聲詞詞尾)
何爲其然也(這樣)
5、長:
抱明月而長終(永遠)
而卒莫消長也(增長)
6、於:
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在)
月出於東山之上(從)
徘徊於斗牛之間(在)
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被)
託遺響於悲風(給)
7、之:
凌萬頃之茫然(助詞,定語後置的標誌詞)
扣舷而歌之(音節助詞)
倚歌而和之(代詞,代“歌”)
哀吾生之須臾(助詞,取獨)

通假字
1、舉酒屬客 (“屬”通“囑”,致意,此處引申爲“勸酒”) 注:{高中課本上沒有標明“屬”通“囑”}
2、浩浩乎如馮虛御風(“馮”通“憑” 乘)
3、山川相繆(“繆”通“繚” 盤繞,環繞)
4.杯盤狼籍 (籍,通“藉”,凌亂)
5.舉匏尊以相屬(尊,通“樽”,酒杯)注:人教版中爲“樽”
6.扣舷而歌之 (扣通“叩”,敲打)

古今異義
1、望美人兮天一方
古義:內心所思慕的人。古人常用來作爲聖主賢臣或美好事物的象徵。
今義:美貌的人。
2、凌萬頃之茫然
古義:越過。
今義:欺辱,欺侮。
3、凌萬頃之茫然
古義:遼闊的樣子。
今義:完全不知道的樣子。
4、況吾與子漁樵於江渚之上
古義:對人的尊稱,多指男子。
今義:兒子。
5、徘徊於斗牛之間
古義:鬥宿和牛宿,都是星宿名。
今義:1.驅牛相鬥比勝負的遊戲。 2.相斗的牛。 3.挑逗牛與牛或牛與人相鬥。

詞類活用
1、歌:歌窈窕之章(名作動,歌詠)
2、羽:羽化而登仙(名作狀,像長了翅膀似的)
3、歌:扣舷而歌之(名作動,唱歌)
4、空明:擊空明兮溯流光(形作名,月光下的清波)
5、舞:舞幽壑之潛蛟(使動,使……起舞)
6、泣:泣孤舟之嫠(lí)婦(使動,使……哭泣)
7、正:正襟危坐(使動,整理,端正)
8、南、西:烏鵲南飛……西望夏口(名作狀,朝南、往南;朝西,往西)
9、下:下江陵(名作動,攻下)
10、東:順流而東也 (名作動,向東進軍)
11、漁樵:況吾與子漁樵於江渚之上(①名詞作動詞,打漁砍柴 ②可以認爲無活用,漁、樵本身就爲動詞)
12、侶、友:侶魚蝦而友麋鹿(意動,以……爲伴侶,以……爲朋友)
13、.舳艫(連接)千里:(省略謂語)
14、白:不知東方之既白(形作動,天色發白,天亮)

特殊句式
渺渺兮予懷 (主謂倒裝句)
遊於赤壁之下 (狀語後置)
凌萬頃之茫然 (定語後置)
何爲其然也? (賓語前置)
而今安在哉? (賓語前置)
寄(如)蜉蝣於天地,渺(如)滄海之一粟。 (謂語省略,省略句)
而又何羨乎! (賓語前置)
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 (判斷句)
客有吹洞簫者——定語後置
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定語後置(被動句)
知不可乎驟得——倒裝
固一世之雄也 “也”爲標誌的判斷句
此非曹孟德之乎? “非”爲標誌的判斷句
(其聲)如怨如慕,如泣如訴 省略句
(其聲)舞幽壑之潛蛟 省略句

鑑賞

  第1段,寫夜遊赤壁的情景。作者“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投入大自然懷抱之中,盡情領略其間的清風、白露、高山、流水、月色、天光之美。興之所至,信口吟誦《經·月出》首章“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把明月比喻成體態嬌好的美人,期盼着她的冉冉升起。與《月出》詩相迴應,“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並引出下文作者所自作的歌雲:“望美人兮天一方”,情感、文氣一貫。“徘徊”二字,生動、形象地描繪出柔和的月光似對遊人極爲依戀和脈脈含情。在皎潔的月光照耀下白茫茫的霧氣籠罩江面,天光、水色連成一片,正所謂“秋水共長天一色”(王勃《滕王閣序》)。遊人這時心胸開闊,舒暢,無拘無束,因而“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乘着一葉扁舟,在“水波不興”浩瀚無涯的江面上,隨波飄蕩,就好像在太空中乘風飛行,悠悠忽忽地離開人世,超然獨立;又像長了翅膀飛升入仙境一樣。浩瀚的江水與灑脫的胸懷,在作者的筆下騰躍而出,泛舟而遊之樂,溢於言表。這是本文正面描寫“泛舟”遊賞景物的一段,以景抒情,融情入景,情景俱佳。

  第2段,寫作者飲酒放歌的歡樂和客人悲涼的簫聲。作者飲酒樂極,扣舷而歌,以抒發其思“美人”而不得見的悵惘、失意的胸懷。這裏所說的“美人”實際上乃是作者的理想和一切美好事物的化身。歌曰:“桂棹兮蘭槳,擊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這段歌詞全是化用《楚辭·少司命》:“望美人兮未來,臨風恍兮浩歌”之意,並將上文“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的內容具體化了。由於想望美人而不得見,已流露了失意和哀傷情緒,加之客吹洞簫,依其歌而和之,簫的音調悲涼、幽怨,“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嫋嫋,不絕如縷”,竟引得潛藏在溝壑裏的蛟龍起舞,使獨處在孤舟中的寡婦悲泣。一曲洞簫,悽切婉轉,其悲咽低迴的音調感人至深,致使作者的感情驟然變化,由歡樂轉入悲涼,文章也因之波瀾起伏,文氣一振。

  第3段,寫客人對人生短促無常的感嘆。此段由賦赤壁的自然景物,轉而賦赤壁的歷史古蹟。主人以“何爲其然也”設問,客人以赤壁的歷史古蹟作答,文理轉折自然。但文章並不是直陳其事,而是連用了兩個問句。首先以曹操的《短歌行》問道:“此非曹孟德之詩乎?”又以眼前的山川形勝問道:“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兩次發問使文章又泛起波瀾。接着,追述了曹操破荊州、迫使劉琮投降的往事。當年,浩浩蕩蕩的曹軍從江陵沿江而下,戰船千里相連,戰旗遮天蔽日。曹操志得意滿,趾高氣揚,在船頭對江飲酒,橫槊賦詩,可謂“一世之雄”!如今他在哪裏呢?曹操這類英雄人物,也只是顯赫一時,何況我輩!因而,如今只能感嘆自己生命的短暫,羨慕江水的長流不息,希望與神仙相交,與明月同在。但那都是不切實際的幻想,所以才把悲傷愁苦“託遺響於悲風”,通過簫聲傳達出來。客的回答表現了一種虛無主義思想和消極的人生觀,這是蘇軾借客人之口流露出自己思想的一個方面。

  第4段,是蘇軾針對客之人生無常的感慨陳述自己的見解,以寬解對方。客曾“羨長江之無窮”,願“抱明月而長終”。蘇軾即以江水、明月爲喻,提出“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的認識。如果從事物變化的角度看,天地的存在不過是轉瞬之間;如果從不變的角度看,則事物和人類都是無窮盡的,又何必羨慕江水、明月和天地呢!自然也就不必“哀吾生之須臾”了!這表現了蘇軾豁達的宇宙觀和人生觀,他贊成從多角度看問題而不同意把問題絕對化,因此,他在身處逆境中也能保持豁達、超脫、樂觀和隨緣自適的精神狀態,並能從人生無常的悵惘中解脫出來,理性地對待生活。而後,作者又從天地間萬物各有其主、個人不能強求予以進一步的說明。那麼什麼爲我們所有呢?江上的清風有聲,山間的明月有色,江山無窮,風月長存,天地無私,聲色娛人,我們恰恰可以徘徊其間而自得其樂。此情此景乃緣於李白的《襄陽歌》:“清風明月不用一錢買,玉山自倒非人推”,進而深化之。

  第5段,寫客聽了作者的一番談話後,轉悲爲喜,開懷暢飲,“相與枕藉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既白”。照應開頭,極寫遊賞之樂,而至於忘懷得失、超然物外的境界。

  清代古文家方苞評論這篇文章說:“所見無絕殊者,而文境邈不可攀,良由身閒地曠,胸無雜物,觸處流露,斟酌飽滿,不知其所以然而然。豈惟他人不能模仿,即使子瞻更爲之,亦不能如此適調而暢遂也。”蘇軾通過各種藝術手法表現自己坦蕩的胸襟,他只有忘懷得失,胸襟坦蕩,才能撰寫出“文境邈不可攀”的《赤壁賦》來。

  (1)“以文爲賦”的體裁形式。

  全文不論抒情還是議論始終不離江上風光和赤壁故事。這就形成了情、景、理的融合,充滿詩情畫意而又含着人生哲理的藝術境界。

  (2)“以文爲賦”的體裁形式。

  本文既保留了傳統賦體的那種詩的特質與情韻,同時又吸取了散文的筆調和手法,打破了賦在句式、聲律的對偶等方面的束縛,更多是散文的成分,使文章兼具詩歌的深致情韻,又有散文的透闢理念。散文的筆勢筆調,使全篇文情鬱郁頓挫,如“萬斛泉涌”噴薄而出。與賦的講究對偶不同,它相對更爲自由,如開頭的一段“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全是散句,參差疏落之中又有整飭之致。以下直至篇末,大多押韻,但換韻較快,而且換韻處往往就是文意的一個段落,這就使本文特別宜於誦讀,並且極富聲韻之美,體現了韻文的長處。

  (3)形象優美,善於取譬的語言特色。

  如描寫簫聲的幽咽哀怨:“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嫋嫋,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連用的六個比喻,渲染了簫聲的悲涼,將抽象而不易捉摸的聲音訴諸讀者的視覺和聽覺,寫得具體可感,效果極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