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紅梅花得“花”字

作者:曹雪芹 朝代:清代 标签:寫花

【原文赏析】
疏是枝條豔是花,春妝兒女競奢華。
閒庭曲檻無餘雪,流水空山有落霞。
幽夢冷隨紅袖笛,遊仙香泛絳河槎。
前身定是瑤臺種,無復相疑色相差。
(出自《紅樓夢》第五十回。)

註釋
(1)“春妝”句:爲紅梅花設喻。春妝,亦即紅妝之意。
(2)“閒庭”二句:通過寫景含蓄地說梅花不是白梅,而是紅梅。餘雪,喻白梅。唐代戎昱《早梅》:“不知近水花先發,疑是經春雪未消。”落霞,喻紅梅。宋代毛滂《木蘭花·紅梅》詞:“酒暈晚霞春態度,認是東君偏管顧。”閒庭,幽靜的庭院。
(3)“幽夢”句:意思是隨着女子所吹的悽清的笛聲,梅花也做起幽夢來了。以“冷”、“笛”烘染梅花,以“紅袖”的“紅”點出花的顏色。
(4)“遊仙”句:意思是梅花的香氣使人如遊仙境。乘槎遊仙的傳說,見《博物志》記載:銀河與海隔空相望,居住在海島的人,年年八月定期可見有木筏從水上來去。有人便帶了糧食,登上木筏而去,結果碰到了牛郎和織女。泛,飄浮,乘舟。絳河,傳說中仙界之水。《拾遺記》:“絳河去日南十萬里,波如絳色。”乘槎本當用“天河”、“銀河”,而換用“絳河”,是爲了點出花的紅色。槎,木筏。
(5)瑤臺:仙境。詠梅詩詞多有此類比喻,如杜牧《梅》詩:“掩斂下瑤臺。”瑤臺種,就是說它是“閬苑仙葩”。
(6)“無復”句:不要因爲紅梅花不夠豔麗而懷疑它曾是瑤臺所種。

賞析

  大家又叫新來的邢岫煙、李紋、薛寶琴每人再作一首七律,按次用“紅”、“梅”、“花”三字做韻。專命折得紅梅的賈寶玉做一首《訪妙玉乞紅梅》。

  隨着封建制度日趨衰落,當時的豪門,特別是貴族人士,在精神上也日益空虛,做詩成了一種消磨時光和精力的娛樂。他們既然除了“風花雪月”之外別無可寫,也就只得從限題、限韻等文字技巧方面去鬥智逞能。小說中已換過幾次花樣,這裏每人分得某字爲韻,也是由來已久的一種唱和形式。描寫這種詩風結習,客觀上反映了當時這一階層人物的無聊的精神狀態。

  從人物描繪上說,邢岫煙、李紋、薛寶琴都是初出場的角色,應該有些渲染。但她們剛到賈府,與衆姊妹聯句作詩不應喧賓奪主,所以蘆雪庵聯句除薛寶琴所作尚多外,仍只突出史湘雲。衆人接着要她們再賦紅梅詩,是作者的補筆,藉此機會對她們的身份特點再作一些提示,而且是通過詩句來暗示的。薛寶琴是“四大家族”裏的閨秀,豪門千金的“奢華”氣息比其他人都要濃些。小說中專爲她的“絕色”有過一段抱紅梅、映白雪的渲染文字。她的詩猶如是在作自畫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