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史

作者:龔自珍 朝代:清代 标签:詠史懷古

【原文赏析】

金粉東南十五州,萬重恩怨屬名流。
牢盆狎客操全算,團扇才人踞上游。
避席畏聞文字獄,著書都爲稻粱謀。
田橫五百人安在,難道歸來盡列侯?

註釋
此題雖爲“詠史”,實爲揭露社會現實,作於清道光五年乙酉(公元1825)。
金粉:婦女化妝用品,用作繁華綺麗之意。
牢盆:煮鹽器,代指鹽商,此中實指主管鹽務的官僚。
踞上游:指佔居高位。
文字獄:反動統治者迫害知識分子,以文字犯忌,羅織罪名。
稻粱謀:只考慮維持生計。語出杜甫《同諸公登慈恩寺塔》一詩:“君看隨陽雁,各有稻粱謀。”
田橫:秦末羣雄之一,原爲齊國貴族,在陳勝吳廣起義後,田橫與田儋、田榮也反秦自立,兄弟三人先後佔據齊地爲王。後劉邦統一天下,田橫不肯稱臣於漢,率門客逃往海島,劉邦派人招撫,田橫被迫赴洛,在途中自殺。

鑑賞

  龔自珍這首《詠史》寫出了清代一些知識分子的典型心情。清前期曾屢興文字獄,大量知識分子因文字獲罪被殺。在這種酷虐的專制統治下,大多數知識分子不敢參與集會,言行十分謹慎,唯恐被牽入文字獄中。他們著書立說,也只是爲了自己的生計,弄口飯吃,不敢追求真理,直抒自己的見解。作者是清代後期的一個有叛逆精神的思想家,對這種現象十分憤慨,因而以婉轉之筆出之。

  對於當時日趨頹廢的社會風氣,詩人有着清醒的認識。此詩以東南一帶上層社會生活爲背景,對這一現象作了充分的揭示。首聯以概括之筆,渲染東南名流們紙醉金迷的生活,暴露其空虛無聊的精神世界。頷聯寫市儈小人、虛浮之徒把握權柄、佔據要津的不合理現象。頸聯則反映處于思想高壓下的文人們,已成爲一羣苟且自保的庸俗之輩。尾聯借田橫五百壯士殺身取義的故事,感嘆氣節喪盡、毫無廉恥的社會現狀。此詩從現實感慨出發,而以歷史故事作爲映襯,具有強烈的批判與諷刺效果。

  “牢盆”是煮鹽的器具。牢盆狎客指鹽商即有錢人。“團扇”代指美人。團扇才人即專門吟詠淫辭豔賦的無聊文人。田橫是秦末起義英雄之一,劉邦統一中國後他以自殺拒絕降漢,其500名部下也隨他悲壯自殺。這首詩以悲憤的心情譴責社會的墮落。 東南地方的人們整日過着奢侈淫靡的生活,上層社會的人們只知爭名奪利勾心鬥角。有錢人操縱社會,幫閒文人洋洋得意。人們談起“文字獄”都都嚇得半死,不敢說真話;有人寫書著文也只是爲了養家餬口。最後作者憤激地指問:像田橫及其部下那一類剛勇猛烈的中國人都哪裏去了?難道都爬上官位享受榮華富貴去了嗎?作者憂憤之情難以自抑,詩句鏗鏘有力,擲地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