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月到東南秋正半

作者:王國維 朝代:清代 标签:秋天

【原文赏析】
月到東南秋正半。雙闕中間,浩蕩流銀漢。誰起水精簾下看。風前隱隱聞簫管。
涼露溼衣風拂面。坐愛清光,分照恩和怨。苑柳宮槐渾一片。長門西去昭陽殿。

註釋
①雙闕,古代宮殿前的高建築物,左右各一,建成高臺,臺上起樓觀。以二闕之間有空缺,故名雙闕。
②水精簾,形容質地精細而色澤瑩澈的簾子。
③苑柳宮槐,喻承雨露之恩者。
④昭陽殿,漢成帝皇後趙飛燕所居,因以指得寵者承恩之處。

賞析

  借用宮詞的體裁,以寓對“君國”的情思。封建宮廷中,專制君主和宮人的關係,純粹是主奴關係,宮人們仰承君主的鼻息,盼望能得到恩寵,這與文人們希冀進入朝廷,謀取官位是一致的,所以歷來文人宮詞中的宮怨,實質上也就是文人失意時的怨憤。作於1908年秋。

  月亮轉到東南方的天中,正是秋半時候在宮殿的雙闕中間,銀河在浩蕩奔流。是誰人起來在水精簾下窺看?只聽到晚風吹送來隱隱的簫管之聲。涼露沾溼了她的衣裳,西風拂面。她自個兒在欣賞明月的清光———分別照着宮中兩處的承恩和孤怨。苑中的楊柳和宮裏的槐樹,望去連成一片,唉,長門宮西去就是昭陽殿了。

  清秋時分的孤寂情思。這闋詞用語深沉冷豔,“銀漢”、“水精簾”、“涼露”、“清光”盡是冷的意象,表達了詞人內心一片冰封的茫茫世界。靜安先生常用這樣的語句來搭建心中的“理想國”,願常住於此,隔絕紅塵,這是詞人對自己人格精神的忠誠恪守,對“般若境界”的孜孜追求,誠如饒宗頤《人間詞話平議》評雲:“拳拳忠悃”,讓人唏噓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