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近·夏日史遽庵先生招飲即用先生喜餘歸自吳閶過訪原韻

作者:陳維崧 朝代:清代 标签:柳樹

【原文赏析】
分手柳花天,雪向晴窗飄落。轉眼葵肌初繡,又紅欹欄角。
別來世事一番新,只吾徒猶昨。話到英雄失路,忽涼風索索。

註釋
①史蘧庵:指史可程,字赤豹,號蘧庵,河南祥符人,明末忠臣史可法同祖弟。1643年(崇禎十六年)進士,改庶吉士,曾降闖、降清,爲貳臣。清兵定江南後,可程未出仕,長期寓居南京、宜興,陳維崧與之交接甚密,集中唱和作品頗多。康熙中葉乃卒。 吳閶:即蘇州。蘇州爲春秋時吳國都會,有閶門,故稱。
②柳花天:即暮春,楊柳飛花時節。
③雪:指柳絮。晉時才女謝道韞詠雪,有“未若柳絮因風起”之句,此處是反用。
④葵肌:指葵花。
⑤欹(qī):傾斜。
⑥吾徒:我輩,我們。
⑦索索:風聲。

賞析

  迦陵小令詞多奇作,這首詞尤其是奇中之奇。詞開篇異常平淡,從分手時暮春的柳絮說到秋日裏葵花盛開,都是閒閒而道。上片四句,其實只說了自春徂秋,韶華流逝這樣一層意思。在以精悍見長的迦陵小令中,看似很浪費筆墨了。

  可是氣勢已經蓄足,下片話音一轉,即由時間的流動寫到時事的變遷。很多人事都不同已往,只有作者還在固守着一種落寞、一種失意。這是很難堪、很悲涼的,這是第二層意思。情緒依然平淡,但已漸漸顯出崢嶸頭角,爲末二句的奇幻之筆作鋪墊。先生招飲,兩個落魄之人能談些甚麼,那就說說英雄失路之事罷。但就在此時,涼飆驟發,索索有聲,此二句不僅自身造境奇幻,同時也令小詞通體振起,由極平淡化爲極奇崛,情貌煥然一新。前人說:“陡然一驚,正是詞中妙境”(劉體仁《七頌堂詞繹》。

  其實此種章法,前人頗有之。李白《越中覽古》之“越女如花滿宮殿,只今惟有鷓鴣飛”,將極繁華化爲極荒涼;辛棄疾《破陣子》之“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發生”,將極豪邁化爲極蕭瑟,都是經典性的例子。迦陵此詞,可與前賢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