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江紅·思家

作者:鄭燮 朝代:清代 标签:婉約

【原文赏析】
我夢揚州,便想到揚州夢我。第一是隋堤綠柳,不堪煙鎖。潮打三更瓜步月,雨荒十里紅橋火。更紅鮮冷淡不成圓,櫻桃顆。
何日向,江村躲;何日上,江樓臥。有詩人某某,酒人個個。花徑不無新點綴,沙鷗頗有閒功課。將白頭供作折腰人,將毋左。

譯文及註釋

註釋
①左:違背,不合。
③步,一作埠。山名,在江蘇六合東南,亦名桃葉山。水際謂之步,古時此山南臨大江,又相傳吳人賣瓜於江畔,因以爲名。南北朝時曾經爲軍事爭奪要地。公元450年,南朝劉宋文帝發動了元嘉北伐,但是被北魏太武帝擊敗,後北魏拓跋燾反攻劉宋,十月從黃河北岸出兵,連續擊潰宋軍多路主力,十二月率兵至此,鑿山爲盤道,設氈殿,隔江威脅建康(今南京市)。南朝宋鮑照迥《瓜步山楬文》:“瓜步山者,亦江中眇小山也。徒以因迥爲高,據絕作雄而凌清瞰遠,擅奇含秀,是亦居勢使之然也。”宋王安石《入瓜步望揚州》:“落日平林一水邊,蕪城掩映只蒼然。”清顧炎武《上吳侍郎暘》:“烽火臨瓜步,鑾輿去石頭。”
①家:這裏指揚州。
②瓜步:瓜步山。在江蘇省六合東南,南臨大江。瓜步月就是瓜步這個地方上面的月亮。
③紅橋:在揚州城西北二里,是揚州遊覽勝地。
④“將白”二句:是說以白髮蒼蒼的自己,做一個沒有出息的人,這將不是不合適的計劃吧。折腰人:此處是作者自謙,也是憤激之反語。左:左計,不適當的策劃。

譯文
  我思念故鄉揚州,就覺得揚州也在呼喚着我。首先入夢的是隋堤上楊柳,嬌嫩得經不起雨濛霧鎖。那瓜步山下,夜半江潮拍打着岸邊;似乎也拍打着倒映在江中的月亮。細雨灑滿十里揚州路,燈光耀然醒目,映襯着如虹跨澗的紅橋勝似火。更有那尚待成熟的櫻桃晶瑩紅潤,都無不令人魂系夢牽。

  什麼時候才能回到故鄉揚州,以歸隱江村,頻臥江樓?與詩朋吟和,同酒友對酌。在自家花園裏時時點綴新鮮花草。如同沙鷗一樣能自由自在生活。白頭老人還爲五斗米去屈身彎腰?豈不違背了自己的志趣!

賞讀

  此詞抒寫了對揚州的懷念,也透露了對仕宦生活的厭倦。上片着意描寫揚州的風景名勝,令人神往。下片抒寫對重返揚州的生活展望。全詞平易淺近而內涵豐富,感情真摯,頗具特色。

  口語化而又典雅的文字的塑造,往往需要一定的雅醉。這樣,在醒醉之中方能一吐快緒。性情自然而生,筆下文字在情感的催促下靜靜流露。《滿江紅·思家》讀起來讓人感覺十分親切和暢快。

  “我夢揚州,便想到揚州夢我”,人世終究沒有將我忘懷,如此眷戀於我,此時感知自己是如此的重要。在勞累之餘,似乎不僅眼睛一熱,要哭一下鼻子的。冷漠的社會,該對自己敞開心扉。過好自己的生活是很重要的。不管金窩銀窩,還是最喜自己的草窩。只要自己生活得開心,過個自由自在的生活,便不去追逐那些輕浮的感覺,爲俗事所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