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江紅·小住京華

作者:秋瑾 朝代:清代 标签:豪放

【原文赏析】
小住京華,早又是,中秋佳節。爲籬下,黃花開遍,秋容如拭。
四面歌殘終破楚,八年風味徒思浙。
苦將儂,強派作娥眉,殊未屑!
身不得,男兒列。心卻比,男兒烈!
算平生肝膽,因人常熱。俗子胸襟誰識我?
英雄末路當折磨。莽紅塵,何處覓知音?青衫溼!

註釋
①京華:京城之美稱。因京城是文物、人才彙集之地,故稱爲京華。
②四面歌殘終破楚:此處用《史記·項羽本紀》中漢軍破楚的故事,來比喻說明自己終於衝破家庭牢籠。
③八年風味徒思浙:應爲“徒思浙八年風味”的倒裝。指作者在浙江時過的貌似貴婦的生活,實則處於被奴役的地位。
④娥眉:漂亮的女人,美女。指作者當時的貴婦人身份。
⑤烈:剛烈。
⑥肝膽:指真誠的心。
⑦青衫溼:唐白居易《琵琶行》中有“江州司馬青衫溼”句,指眼淚打溼了衣服。

賞析
  “身不得,男兒列;心卻比,男兒烈!”這四句是深入淺出的鑑湖女俠的自我寫照,一幅巾幗英雄的形象,生動地在我們眼前展開,她運用“身與心、列與烈”兩句四字諧音和意義不同的顯著變化,來表達她的抱負、志向和思想感情的轉變,正是上接“苦將儂,強派作蛾眉,殊未屑!”這兩句進一步的思想發展。緊接着表明她是一個“算平生肝膽,因人常熱”的富有感情的人,但不幸偏遇着這麼一個庸夫俗子的丈夫,她爲了穿着男裝獨自去看了一次戲,竟遭丈夫的辱打,不由她不發出“俗夫胸襟誰識我?英雄末路當磨折。莽紅塵,何處覓知音?青衫溼!”這樣的浩嘆!本來她還想得到丈夫的諒解,志同道合,做一番事業的。但這一打,卻打醒了她的癡夢,她再也忍受不住這種封建囚籠的生活,於是她下決心於1904年春,離開了共同生活8年的丈夫,把兒女送回紹興她孃家母親照養,她自己隻身獨自東渡日本,在日本她結識了陳天華等進步人士,並參加了同盟會,得到孫中山的器重,後來派她回國策動推翻滿清封建王朝的革命工作。她和安慶徐錫林等人共謀武裝暴動,不幸失敗,慘遭滿清政府的逮捕殺害,死時年僅33歲,她是我國辛亥革命最傑出的一位女革命家。

鑑賞

  這首《滿江紅》作者是秋瑾,她在詞中說自己“身不得男兒列,心卻比男兒烈。”這年秋瑾三十歲,有感於民族危機,拋家別子,女扮男裝,東渡日本,去追求另樣的人生,去尋求民族振興的道路。

  自從精忠愛國的民族英雄岳飛首創氣壯山河的《滿江紅》一詞以來,已成爲千古不朽的絕唱和傑作,歷代文人志士莫不把它當作楷模,仿效學作,但大都是望塵莫及!看過古今許多人寫的《滿江紅》,誰也沒有岳飛那種氣吞牛斗的英雄氣概和愛國熱情。只有鑑湖女俠的一首《滿江紅》詞,頗有一些男子漢大丈夫的氣魄,顯示着她不甘雌伏的巾幗英雄的本色。

  這是她在1903年中秋節的述懷之作,反映了她在封建婚姻家庭和舊禮教的束縛中,走向革命道路前夕的苦悶彷徨和雄心壯志的開闊胸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