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姝媚·過都城舊居有感

作者:吳文英 朝代:宋代 标签:宋詞精選

【原文赏析】
湖山經醉慣。漬春衫、啼痕酒痕無限。又客長安,嘆斷襟零袂,涴塵誰浣。紫曲門荒,沿敗井、風搖青蔓。對語東鄰,猶是曾巢,謝堂雙燕。
春夢人間須斷。但怪得、當年夢緣能短。繡屋秦箏,傍海棠偏愛,夜深開宴。舞歇歌沈,花未減、紅顏先變。佇久河橋欲去,斜陽淚滿。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那湖光山色彷彿也看慣了我的醉熏熏的嘴臉,滿身都是啼痛酒跡,漬污了我的春衫。我再一次來到京都臨安客居,想到殘破污濁的衣服,再也無人縫補洗涮,不免感到哀傷。熱鬧的街頭巷陌門徑一早已經荒蕪了,我沿着殘破的斷瓦殘垣,看到的是微風輕輕地吹拂着荒草野蔓。東鄰的屋裏傳來燕語呢喃,那是一對曾在朱門大院居住過的雙燕。我知道人間的歡樂是非常短暫的,彷彿一場短短的春夢很快就夢醒了。只可惜當年,美好的夢竟然是那樣的短暫。在錦繡的帷幄中彈奏秦箏,依傍着海棠花纏綿繾綣,在深夜裏歌舞盛宴。到現在那歡樂的歌舞早已經渺無蹤跡,雖然花兒的顏色還沒有褪減,但是人的紅顏早已改變。我站立在河橋上不想離去,斜陽下,辛酸的淚水早已經溢滿了我的兩隻眼睛。

註釋
①湖山:指西湖及湖邊的高山。
②漬:沾染。
③斷襟零袂:指衣服破碎。襟:衣領。裾:衣初。浣:洗滌。
④紫曲:指妓女所居的坊曲。

賞析一
  吳文英在杭州居時曾納一妾,能歌善舞,相愛甚深,不幸別後不久去世。這首詞爲重過舊居時的悼亡之作,是悼念其杭州亡妾的。上片描寫重遊舊地的所見的凋零景象,下片追憶往昔生活的歡樂幸福,在對比中抒發感時傷世之哀悼,突出感傷失落的情懷。開頭三句從分別時寫起,聯繫今昔。陳絢《海綃說詞》雲:過故居,思故國也。讀罷此詞,即可見作者別時的酒痕啼痕依稀還在,當年悲歡離合種種情事的痕跡猶在。以下又緣情佈景,“又客長安”三句詞極沉痛深婉,委婉地表現出昔日愛姬對作者的體貼溫存,及詞人對亡者的深切懷念。“紫曲”以下寫重訪舊居的經過和深慨。既寫出物是人非之感,也婉轉地寫出時代之衰亂。尾句用雙燕反襯詞人之孤獨,又引出下片對往昔雙宿雙飛幸福生活之回憶。“繡屋”三句一寫室內,一寫夜晚,無時無地不歡樂。最後幾句折到眼前。以景寫情。作者帶着滿襟淚痕,滿眼淚花,滿心酸楚在夕陽中告別舊居。情境俱現,餘味悠長。此詞有兩條抒情線索:一條是詞人的私情,即憶姬這情;另一條是表現當時國人的公憤,即亡國之懼。把個人的身世之感與對國家盛衰存亡的關心結合起來,正是這首詞的特色。

賞析二

  吳文英一生曾幾度寓居都城臨安,這裏有他的愛姬,兩人感情一直很好。但不幸的是,分別後,愛姬去世。這首詞是作者重訪杭州舊居時悼念亡姬之作,情辭哀豔,體現了夢窗詞的抒情藝術特色。

  “湖山經醉慣”。開頭,詞人面對湖光山色,不禁回憶起昔日與愛姬一起醉飲湖上的歡娛情景。“漬春衫、啼痕酒痕無限”,是說至今仍殘存在衣衫上的斑斑淚痕和點點酒漬,正是當初悲歡離合種種情事的形象記錄。晏幾道有詞雲:“衣上酒痕裏字,點點行行,總是淒涼意。”(《蝶戀花》)夢窗由此脫胎,而詞意更爲豐富含蓄,表面是寫過去的歡娛,實際上暗示此時的悲涼。

  “又客長安”,重新回到眼前。長安,借指臨安。隨之以一“嘆”字轉入傷逝悼亡的主題,“斷襟零袂,涴塵誰浣?”二句,一方面形容自己悽苦飄零、風塵僕僕的情狀,另一方面表達失去愛姬的傷痛情感。“葓塵誰浣”是用反問的語氣,婉轉地流露出昔日與受姬相處時感情的誠篤樸厚,意思是說:以往每到臨安,必有愛姬爲之洗塵浣衣,溫存體貼無與倫比;今次舊地重遊,卻已是人亡室空,再也見不到殷勤慰問之人了。這和賀鑄的悼亡詞“空牀臥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半死桐》)確有異曲同工之妙。 

  舊歡雖不可復,舊居尚仍可尋。“紫曲門荒,沿敗井、風搖青蔓。對語東鄰,猶是曾巢,謝堂雙燕。”敘寫的便是重訪舊居的經過和感觸,是全詞的重點部分。

  紫曲,舊時指妓女所居住的坊曲。這些地方原是過客川流不息的場所,而眼下門庭冷落,滿目荒涼。院子裏,只有一口敗井,青青蔓草,爬滿井臺,在微風的吹拂中輕輕搖擺。周圍是死一般的靜寂,唯有呢喃對語的雙燕,依然棲宿在東鄰舊樑之上(似乎是在訴說着人間的種種不幸)。這裏,接連五句寫景,其中風搖青蔓和雙燕對語採用的是以動襯靜的描寫手法,藝術效果很好。謝堂雙燕,語出劉禹錫《烏衣巷》詩“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此處除了表示人事滄桑,今非昔比外,又借成雙成對的燕子,反襯出自己的失卻伴侶後的孤獨悲涼。

  下片由謝堂雙燕引出對往日歡愛生活的美好追憶。歡愛的生活,如同春夢:雖甜蜜、溫柔,可又飄忽、短暫。夢窗這裏先直說:“春夢人間須斷”,須,應、必。按事物發展的規律,再美滿的姻緣、再幸福的愛情遲早都有終止的一天。然後,進一層說:“但怪得,夢緣能短!”令人奇怪的只是:自己和愛姬之間的緣分怎麼竟如此短暫!能,意同“恁”。逝夢雖短而令人留戀無限,下文再緊扣“夢”字回憶鋪敘,展衍開來。回想當年,繡屋藏嬌人,纖指按秦箏。最難忘的是,兩人緊挨着花枝,深夜設宴,醉入花叢。而此時,風逝雲散,“舞歇歌沉”,紅花雖依然嬌豔,而似花的人面卻早已凋殘,更哪兒去尋覓她那婀娜的舞姿、宛轉的歌喉!這一段回憶,選擇了海棠夜宴的優美場景,採用對比和襯托的手法,以花襯人,集中抒發詞人對似花美眷的懷戀和悼惜,悲慟之情溢於言表具有很強的感染力。

  最後兩句返回現實,以景結情,寫詞人不知何時已悄然移步佇立於橋頭,帶着滿襟淚痕和滿眶淚花,在夕陽的餘輝中,依依不捨地告別了舊居。

  吳文英是抒寫豔情的能手,他善於援引心中的感思,迴環地詠唱愛之歌,愁之曲;又善寓情於景,寄情於物,藉助景物抒寫自己的真實情感。此詞通篇佈局細密連貫,前以湖山開頭,後以河橋收束,詞筆細膩,端如貫珠,極盡才人之能事。

鑑賞

  這是一首感舊傷懷詞,萍蹤浪跡的詞人吳夢窗一日路過都城臨安(今杭州),來到當年曾棲息過的住處看望,但見荒草填門,井垣頹敗,不禁感觸紛紜,情不自勝,於是吟成此詞,以抒襟懷。

  上闋着重描寫故居現時的荒涼景象。開頭三句交代自己自離開故居之後這許多年來的飄零生涯:“湖山經醉慣。”寥寥五字便作了一個形象的概括。“湖山”表現浪跡江湖;“醉”意味着借酒澆愁,生不得意;而“慣”則表示這樣的生活已習以爲常,成爲習慣。爲了進一步形象化,詞人以“漬春衫,啼痕酒痕無限”加以具體描寫。陸放翁有“衣上征塵雜酒痕,遠遊無處不銷魂”的句,詞人在這裏以酒痕啼痕溼漬春衫表現自己的飄零生涯,比陸詩分量更重,其悲苦程度也更勝一籌。“又客長安”乃“過都城”的點題之筆,“長安”不過是一個借喻,實指南宋都城臨安。“嘆斷襟零袂”二句自畫出詩人窘困落魄的形象:衣衫襤褸,尚且積塵染垢,無人替他收拾洗涮。按詩人吳文英一生未曾入仕,只做過一點掌管文書的小職務,生活經常窮苦落魄,他曾有“幾處路窮車絕”的詞句自訴境遇的困頓窘迫。

  “紫曲荒門”以下三句寫自家故居今日敗落的景象:“紫曲”系京都巷陌的稱謂,在紫門朱院的映襯下,自己的門前長滿荒草,院中的井臺破敗不堪,蔓草披離,在風中搖曳着……更令人觸目傷懷。“對語東鄰”三句用的是劉禹錫“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典故,係指舊居東鄰的家門亦已敗落,而今爲平民所居,那巢中棲着的還是當年華屋下的燕子。詞中不僅寫自己舊居的荒蕪,也寫東鄰的變遷,這就較爲廣闊地寫出世事的滄桑和朝廷的傾軋,暗示出南宋王朝的內部矛盾鬥爭,和日益走向衰敗的頹勢。

  下闋側重描寫昔日故居的繁華,由今撫昔,更表現出詞人內心的傷痛。“春夢人間須斷”是一句飽含哲理內涵的警語,也是詞人憑弔舊居後的一聲深沉的感嘆:春夢是短暫的,而且其中斷也是必然的,“世間哪有不散的筵席”?這是古往今來一個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的真理。誰也不能責怪夢緣的轉瞬即逝,然而過去的記憶畢竟是讓人留戀的。“繡屋秦箏”三句是對昔日美好記憶的展示:繡屋中箏聲陣陣;海棠花在階前傍着人兒開得那般嬌豔;夜深了、酒宴纔開;輕歌曼舞更增添了歡樂的氛圍……“舞歇歌沉”三句是追述當年的情變:就在那時,歌方停,舞才歇,花還盛開着,不知爲何,她便變了心,從此就再無信息……唉,昔日的悲歡都像夢一樣逝去了,又如東流水般永不再返。久久地站在河橋邊眺望自家荒草叢生的故居的詞人要走了,卻又捨不得離去,在夕陽影裏,詩人的眼中滿含的是苦澀辛酸的淚水。“佇久河橋欲去,斜陽淚滿”實在是一個漂亮的結尾,它不僅最後點明瞭詞人悵觀故居的方位和距離,而且使我們看到了詞人煢煢憑弔的身影,河橋一斜陽;佇久一欲去一淚滿,既有環境、時間,又有動作、情緒,這二者交融滲透,創造出一個多麼充滿詩意、多麼富有內蘊的鮮明獨特的意境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