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荊軻

作者:柳宗元 朝代:唐代 标签:詠史懷古

【原文赏析】
燕秦不兩立,太子已爲虞。千金奉短計,匕首荊卿趨。
窮年徇所欲,兵勢且見屠。微言激幽憤,怒目辭燕都。
朔風動易水,揮爵前長驅。函首致宿怨,獻田開版圖。
炯然耀電光,掌握罔正夫。造端何其銳,臨事竟趑趄。
長虹吐白日,倉卒反受誅。按劍赫憑怒,風雷助號呼。
慈父斷子首,狂走無容軀。夷城芟七族,臺觀皆焚污。
始期憂患弭,卒動災禍樞。秦皇本詐力,事與桓公殊。
奈何效曹子,實謂勇且愚。世傳故多謬,太史徵無且。

譯文
燕國秦國勢不兩立,
燕太子丹爲這塊心病十分憂慮。
決定用樊於期腦袋作信物,奉行刺秦王的短淺計謀,
讓荊軻帶上匕首行刺嬴政趕赴秦地。
整年裏卑詞厚禮,奉養荊軻,
恰逢人們將受屠戮,軍事形勢十分危急。
微言大義激起樊氏深怨,獻出人頭,
荊卿圓睜雙眼怒氣衝衝辭別燕國首都。
北風裏一曲悲歌,易水送行場面壯烈,
灑酒祭祀天地登車揮鞭長驅。
把密封樊於期首級的匣子送給宿敵秦王,
當面打開燕國的地圖割讓土地。
突然間閃閃電光,圖窮匕首見,
可惜拿匕首的人不是行家,耳熱心悸。
開始行事時銳氣何等鋒利,
到緊要關頭他卻猶豫無計。
突然間似長虹橫貫太陽,
匆忙中反而自遭誅殺。
秦王拔劍而起,盛怒伐燕,
號呼聲似風雷貫耳,秦軍向燕地進發。
燕王斬下太子丹頭顱討好秦國,
仍被追伐得到處奔跑,沒有容身之舍。
秦兵剷平城邑除掉燕王親姻家族,
燕國的官署宮觀都被燒燬踐踏。
開始行事時指望消除災禍,
最終反而觸動了災禍的機匣。
秦王的兼併靠的是詐力,
與講信義的齊桓公大相徑差。
怎能仿效勇士曹沫劫齊桓公的故事呢,
實在叫做有勇無謀又愚有加。
世間流傳的史事本來就多有謬誤,
太史公已從秦侍醫夏無且那裏早有嘆嗟。

鑑賞

  這首五言古,是柳宗元公元809年(元和四年)讀書有感而作。“荊軻”,戰國時著名俠客,好讀書擊劍,入燕,燕之處士田光先生亦善待之。後受燕太子丹所遣,入秦刺殺秦王嬴政。歷史故事“荊軻刺秦王”,歷代都有名人歌詠。晉代左思作有《荊軻飲燕市》,借歌詠荊軻以抒發對豪門權貴的蔑視;晉代陶淵明作《詠荊軻》,以詩的形式不僅再現了當年荊軻刺秦王的悲壯經過,而且以“其人雖已沒,千載有餘情”表明自己的嘆惋頌讚之情;而柳宗元作的《詠荊軻》內涵更爲豐富,作者用具有高度概括性和巨大包容性的語言成功地描述了這一重大事件的錯綜複雜的情節,精心製造了一個接一個的高潮。特別是繪聲繪色地描寫了荊軻臨行時的悲壯場面和刺秦王的緊張激烈場面,生動體現出荊軻的勇敢、真誠、剛毅、愚狂的性格特徵,從而使荊軻的形象躍然於紙上。而此詩的新意更在於詩人對荊軻作出了“勇且愚”的評價。秦國虐待作爲人質的燕太子丹,殺戮樊於期的父母宗族,特別是秦軍濫施武力,任意侵凌其他國家的種種暴行,引起了人們的強烈不滿。對於象荊軻那些抵抗強秦,進行自保的人和事,則應給予一定的同情和頌讚;但是,對秦王採取暗殺等恐怖手段,不能不說是一種愚蠢而又危險的行徑。因爲這類行徑無論如何不會改變歷史發展的趨勢,詩人對荊軻刺秦王這一愚昧盲動之舉,表示了深深的嘆惋。燕太子丹錯誤地將燕國的命運完全寄託在荊軻一人身上,誘使荊軻充當犧牲品,而荊軻卻樂於效法古人,鋌而走險,終於喪命,這是歷史的悲劇。其實,荊軻即使能殺死秦王,也不能迫使秦國退還侵佔各國的土地,從而挽救大勢已去,行將滅亡的六國。

  唐代俠風猶盛,安史之亂後,皇室與強藩之間矛盾劇烈,借刺客之手除掉對方陣營中的要人一時成了熱門話題與首選的手段。此詩即反映了柳宗元對這種政治上的短視與盲動的輕蔑,也表達了作者在國家統一上排斥“詐力”的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