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宮曲

作者:王昌齡 朝代:唐代 标签:唐詩三百首

【原文赏析】
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輪高。
平陽歌舞新承寵,簾外春寒賜錦袍。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昨夜的春風吹開了露井邊的桃花,未央宮前的明月高高地掛在天上。
平陽公主家的歌女新受武帝寵幸,見簾外略有春寒皇上特把錦袍賜給她。

註釋
⑴春宮曲:一作“殿前曲”。
⑵露井:指沒有井亭覆蓋的井。
⑶未央:即未央宮​,漢宮殿名,漢高祖劉邦​所建。也指唐宮。
⑷平陽歌舞:平陽公主​家中的歌女。新承:一作“承新”。

鑑賞

  天寶(742—756)年間,唐玄宗寵納楊玉環,淫佚無度,人以漢喻唐,拉出漢​武帝寵幸衛​子夫、遺棄陳皇后的一段情事,爲自己的諷刺詩罩上了一層“宮怨”的煙幕。更爲巧妙的是,詩人寫宮怨,字面上卻看不出一點怨意,只是從一個失寵者的角度,着力描述新人受寵的情狀,這樣,“只說他人之承寵,而己之失寵,悠然可會”(沈德潛​《唐詩別裁​》)。

  全詩通篇都是失寵者對“昨夜”的追述之詞。“昨夜風開露井桃”點明時令,切題中“春”字;露井旁邊的桃樹,在春風的吹拂下,綻開了花朵。“未央前殿月輪高”點明地點,切題中“宮”字。未央宮的前殿,月輪高照,銀光鋪灑。字面上看來,兩句詩只是淡淡地描繪了一幅春意融融、安詳和穆的自然景象,觸物起興,暗喻歌女承寵,有如桃花沾沐雨露之恩而開放,是興而兼比的寫法。月亮,對於人們來說,本無遠近、高低之分,這裏偏說“未央前殿月輪高”,因爲那裏是新人受寵的地方,是這個失寵者心嚮往之而不得近的所在,所以她只覺得月是彼處高,儘管無理,但卻有情。

  後兩句寫新人的由來和她受寵的具體情狀。衛子夫原爲平陽公主的歌女,因妙麗善舞,被漢武帝看中,召入宮中,大得寵幸。“新承寵”一句,即就此而發。爲了具體說明新人的受寵,第四句選取了一個典型的細節。露井桃開,可知已是春暖時節,但寵意正濃的皇帝猶恐簾外春寒,所以特賜錦袍,見出其過分的關心。通過這一細節描寫,新人受寵之深,顯而易見。另外,由“新承寵”三字,人們自然會聯想起那個剛剛失寵的舊人,此時此刻,她可能正站在月光如水的幽宮檐下,遙望未央殿,耳聽新人的歌舞嬉戲之聲而黯然神傷,其孤寂、愁慘、怨悱之情狀,更是可想而知的了。正是因爲有見於此,前人評論此詩,多認爲是詩人代失寵的舊人抒發妒嫉、怨恨之情的。王堯衢《古唐詩合解》雲:“不寒而寒,賜非所賜,失寵者思得寵者之榮,而愈加愁恨,故有此詞也。”這些說法,儘管不爲無見,但此詩的旨義乃敘春宮中未承寵幸的宮人的怨思,從而諷刺皇帝沉溺聲色,喜新厭舊。這種似此實彼、言近旨遠的藝術手法,正體現出王昌齡七絕詩“深情幽怨,意旨微茫,令人測之無端,玩之不盡”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