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溪 / 過青溪水作

作者:王維 朝代:唐代 标签:唐詩三百首

【原文赏析】
言入黃花川,每逐清溪水。隨山將萬轉,趣途無百里。
聲喧亂石中,色靜深鬆裏。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葦。
我心素已閒,清川澹如此。請留盤石上,垂釣將已矣。

註釋及譯文

註釋
①青溪:在今陝西勉縣之東。
②言:發語詞,無義。黃花川:在今陝西鳳翔縣東北。
③趣途:趣同“趨”,指走過的路途。
④聲:溪水聲。色:山色。
⑤漾漾:水波動盪。菱荇:泛指水草。
“漾漾”二句描寫菱荇在青溪水中浮動,蘆葦的倒影映照於清澈的流水。
⑥素:潔白。心素:指高潔的心懷。閒:悠閒淡泊。澹:恬靜安然。
⑦磐石:又大又平的石頭。將已矣:將以此終其身;從此算了。又有寫作盤石.
⑧逐:順,循。
⑨將:將近。
⑩萬轉:形容山路千回萬轉。
⑾泛:飄浮。
⑿澄澄:清澈透明。
⒀映:倒映。
⒁葭葦:泛指蘆葦
⒂請:願。

漢譯
我每次進入黃花川,都要沿着青溪溪水而行。水隨着山勢千回萬轉,但走過的路不過千里。流過亂石時水聲喧騰,而流經松林時卻沒有聲息與松林相映色調優美。水波盪漾,浮着菱角和荇菜,清澈的溪水側映着蘆葦。我的心一向閒靜,就像這淡泊的溪水。請讓我留在溪邊岩石上,垂着釣竿了此一生。[1]

韻譯
每次我進入黃花川漫遊, 常常沿着青溪輾轉飄流。
流水依隨山勢千回萬轉, 路途無百里卻曲曲幽幽。
亂石叢中水聲喧譁不斷, 松林深處山色靜謐清秀。
溪中菱藕荇菜隨波盪漾, 澄澄碧水倒映蘆葦蒲莠。
我的心平素已習慣閒靜, 淡泊的青溪更使我忘憂。
讓我留在這盤石上好了, 終日垂釣一直終老到頭!

韻譯2
每當我進入黃花川遊歷,常常循着青溪的水流方向輾轉前行。
這青溪的流水,依隨着山勢千回萬轉,路途雖不足百里,卻曲折蛇行,蜿蜓多姿。
當溪流從山間亂石中穿過時,水勢湍急,潺潺的流水陡然間浪花激盪,丁冬有聲;
當溪流經過松林深處時,澄碧的溪水與兩岸青翠蒼勁的鬆色相映,顯得那麼嫻靜、
安謐、清秀,幾乎沒有一點聲息。
當溪水流經開闊地帶,水面上漂浮的菱葉、荇菜等水生植物隨波盪漾,平添了很
多生趣;溪流繼續前行,水面清澈碧透,淺水邊初生的蘆葦,倒映在澄澄碧水之中,
搖曳生姿。
青溪素淡的天然景緻,與我平素裏自甘淡泊的心情、閒適的情趣是那麼的和諧一致。
讓我就留在這青溪邊的盤石上好了,我要像東漢嚴子陵一樣,終日悠閒自在地垂釣,一直到去世!

英譯
A GREEN STREAM
I have sailed the River of Yellow Flowers,
Borne by the channel of a green stream,
Rounding ten thousand turns through the mountains
On a journey of less than thirty miles....
Rapids hum over heaped rocks;
But where light grows dim in the thick pines,
The surface of an inlet sways with nut-horns
And weeds are lush along the banks.
...Down in my heart I have always been as pure
As this limpid water is....
Oh, to remain on a broad flat rock
And to cast a fishing-line forever!

賞析

  此借頌揚名不見經傳的青溪,來印證自己的素願。以青溪之淡泊,喻自身之素願安閒。

  全詩自然清淡素雅,寫景抒情皆輕輕鬆鬆,然而韻味卻雋永醇厚。詩人筆下的青溪是喧鬧與沉鬱的統一,活潑與安詳的揉合,幽深與素靜的融和。吟來令人羨慕嚮往。

  這是一首寫于歸隱之後的山水詩。詩的每一句都可以獨立成爲一幅優美的畫面,溪流隨山勢蜿蜓,在亂石中奔騰咆哮,在松林裏靜靜流淌,水面微波盪漾,各種水生植物隨波浮動,溪邊的巨石上,垂釣老翁消閒自在。詩句自然清淡,繪聲繪色,靜中有動,託物寄情,韻味無窮。

  詩題一曰《過青溪水作》,大約是王維初隱藍田南山時所作。寫了一條不甚知名的溪水,卻很能體現王維山水詩的特色。

  看來王維曾不止一次地循青溪入黃花川遊歷。這一段路程雖長不及百里,但溪水隨着山勢盤曲蛇行,千回萬轉,頗爲蜿蜓多姿。王維另有一首《自大散以往深林密竹蹬道盤曲四五十里至黃牛嶺見黃花川》,也說那裏的山路“危徑幾萬轉”,可與此詩的“隨山將萬轉”對看。

  詩開頭四句對青溪作總的介紹後,接着採用“移步換形”的寫法,順流而下,描繪了溪水一幅幅各具特色的畫面。你看,當它在山間亂石中穿過時,水勢湍急,潺潺的溪流聲忽然變成了一片喧譁。“喧”字造成了強烈的聲感,給人以如聞其聲的感受。當它流經松林中的平地時,這同一條青溪卻又顯得那麼嫻靜、安謐,幾乎沒有一點聲息。澄碧的溪水與兩岸鬱鬱蔥蔥的鬆色相映,融成一片,色調特別幽美、和諧。這一聯中一動一靜,以動襯靜,聲色相通,極富於意境美。再看,當青溪緩緩流出松林,進入開闊地帶後,又是另一番景象:水面上浮泛着菱葉、荇菜等水生植物,一片蔥綠,水流過處,微波盪漾,搖曳生姿;再向前走去,水面又似明鏡般的清澈碧透,岸邊淺水中的蘆花、葦葉,倒映如畫,天然生色。這一聯,“漾漾”繪水動貌,“澄澄”狀水靜貌,也是一動一靜,極爲傳神。詩人筆下的青溪,既喧鬧,又沉靜,既活潑,又安詳,既幽深,又素淨,從不斷的流動變化中,表現出了鮮明個性和盎然生意。讀後令人油然而生愛悅之情。

  其實,青溪並沒有什麼奇景,它那素淡的景緻,爲什麼在詩人的眼中、筆下,會具有如此的魅力呢?誠如王國維所說:“一切景語皆情語也。”(《人間詞話刪稿》)王維也正是從青溪素淡的天然景緻中,發現了與他那恬淡的心境、閒逸的情趣高度和諧一致的境界。“我心素已閒,清川澹如此。”詩人正是有意借青溪來爲自己寫照,以清川的淡泊來印證自己的素願,心境、物境在這裏已融合爲一了。最後,詩人暗用了東漢嚴子陵垂釣富春江的典故,也想以隱居青溪來作爲自己的歸宿了。這固然說明詩人對青溪的喜愛,更反映了他在仕途失意後自甘淡泊的心情。這一點,寫來含而不露,耐人尋味。

  這首詩,自然、清淡、素雅,寫景抒情均不刻意爲之,表面上看似不着力,而讀來韻味雋永醇厚,平淡而有思致。前人評“王右丞如秋水芙蕖,倚風自笑”,是最恰當不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