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予晝寢

作者:佚名 朝代:唐代 标签:哲理

【原文赏析】
  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圬也!於予與何誅?”子曰:“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論語·公冶長第五》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宰予大白天睡覺,孔子說:“腐爛的木頭不可以雕刻。用髒土壘砌的牆面不堪塗抹!對於宰予這樣的人,還有什麼好責備的呢?”又說: “起初我對於人,聽了他說的話就相信他的行爲;現在我對於人, 聽了他說的話卻還要觀察他的行爲。這是由於宰予的事而改變。”

註釋
①圬(Wū):指泥工抹牆的工具,也作動詞用,指把牆面抹平。
② 與:語氣詞,同“歟”,下文“於予與改是”中的“與”同義。
③誅:責備。
④糞土:腐土、髒土。
⑤是:這(指對人的態度)。
⑥寢:睡覺。

解讀

  學生宰予大白天睡覺,孔子除了斥責他“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圬也”之外,還發出了關於認識一個人的感慨。讀遍 《論語》,這大概是溫文爾雅的孔聖人最動肝火的一次震怒了?那語氣有點類似今天的老子罵兒子:“你這個不爭氣的東西,老子不說也罷!”

  推想起來,宰予這塊“朽木”恐怕不光是大白天睡覺,比如說 睡個午覺的問題,很有可能還是在老師的課堂上打瞌睡(夢見周 公?)哩。不然的話,以我們今天的生活習慣來看,睡個午覺算什 麼罪過呢?犯得着孔老先生這麼大動肝火嗎?

  問題在於,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用我們 的話來說,就是“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因此,孔 老先生是萬萬不會苟同我們關於午睡的觀點的 。

  如此說來,他的震怒也就不難理解了。

  至於說到“聽其言而觀其行”,倒正如儒學大師朱熹在《論語 集註》卷三裏引胡氏的話所提醒我們的那樣:“聖人怎麼會現在才 知道聽其言而觀其行呢?也不是真因爲宰予就對所有人都抱不信 任態度了。不過是以宰予的事情爲例教育大家,要求我們多做少 說,言行一致罷了。” 而之所以需要如此,是因爲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有那麼些人說 起比唱起還好聽。這段文字說的正是"言"與"行"的關係。

  《論語疏證》中引用《韓非子·顯學篇》曰:澹臺子羽,君子之容也,仲尼幾而取之,與處久而行之不稱其貌。宰予之辭雅而文也,仲尼幾而取之,與處而智不充其辯。故孔子曰:“以容取人乎?失之子羽;以言取人乎?失之宰予。”

  所以,我們不僅要聽他怎樣說,而且還要擦亮眼睛觀察他怎樣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