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宮

作者:李商隱 朝代:唐代 标签:唐詩三百首

【原文赏析】
紫泉宮殿鎖煙霞,欲取蕪城作帝家。
玉璽不緣歸日角,錦帆應是到天涯。
於今腐草無螢火,終古垂楊有暮鴉。
地下若逢陳後主,豈宜重問後庭花。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長安城聞名的隋宮,在煙霞中鎖閉;卻想把遙遠的揚州,作爲帝業基地。
若不因天命,玉璽歸龍鳳之姿李淵;隋煬帝的錦緞龍舟,早該駛遍天際。
如今腐草中,螢火蟲早就絕了蹤跡;隋堤上的楊柳枝,唯有暮鴉的聒啼。
斷帝荒淫而亡國,黃泉若遇陳後主,豈敢把亡國名曲後庭花,重新提起?

註釋
1.紫泉:即紫淵,因唐高祖名李淵,爲避諱而改。司馬相如《上林賦》描寫皇帝的上林苑"丹水亙其南,紫淵徑其北"。此用紫泉宮殿代指隋朝京都長安的宮殿。鎖煙霞:空有煙雲繚繞。
2.蕪城:即廣陵(今揚州)。鮑照有《蕪城賦》寫廣陵。二句意謂隋煬帝將長安的宮殿閒置起來,又到揚州大建行宮。《隋書·煬帝紀》:"大業元年三月,發河南諸郡男女百餘萬開通濟渠,……八月,上御龍舟幸江都。">
3.玉璽:皇帝的玉印。日角:《舊唐書·唐儉傳》:"高祖乃召入,密訪時事,儉曰:'明公日角龍庭,李氏又在圖牒,天下屬望'。"《後漢書·光武紀》注引鄭玄《尚書中候注》:"日角,謂庭中骨起狀如日。"朱建平《相書》:"額有龍犀入發,左角日,右角月,王天下。"劉孝標《辨命論》:"龍犀日角,帝王之表。"此古代讖緯家恭維皇帝之語。
4.錦帆:《開河記》:"帝自洛陽遷駕大梁,詔江淮諸州造大船五百隻,……龍舟既成,泛江沿淮而下,……時舳艫相繼,連接千里,自大梁至淮口,聯綿不絕。錦帆過處,香聞百里。"何焯評此句雲:"著此一聯,直說出狂王抵死不悟,方見江都之禍,非偶然不幸,後半諷刺更有力。"這兩句說,如果不是李淵奪取了隋朝的政權,楊廣的船大概會游到天邊去了吧。
5.腐草無螢火:《禮記·月令》:"腐草爲螢"。古人以爲螢火蟲是腐草變化出來的。《隋書·煬帝紀》:"大業十二年,上於景華宮徵求螢火,得數斛,夜出遊山放之,光遍巖谷。"這句採取誇張的手法,說煬帝已把螢火蟲搜光了。
6.垂楊:《開河記》:"詔民間有柳一株賞一縑,百姓爭獻之。又令親種,帝自種一株,羣臣次第種栽畢,帝御筆寫賜垂楊柳姓楊,曰楊柳也。"這句說隋亡後,隋堤上只有楊柳依舊,暮鴉哀鳴。
7.陳後主:即南朝陳的亡國之君陳叔寶,他曾作《玉樹後庭花》曲詞。《隋遺錄》捲上載:煬帝在江都曾夢見和前朝皇帝陳叔寶相遇,暢飲甚歡,席間曾請陳的寵妃張麗華表演《玉樹後庭花》舞蹈。這兩句說,楊廣如果死後有知,在地下和陳叔寶重逢,大概不好再提《玉樹後庭花》之事了吧?張《箋》雲:"結以冷刺作收,含蓄不盡"。胡以梅曰:"按情乃憑弔淒涼之事,而用事取物卻一片華潤。"商隱詠史,多用此法,以繁華奢侈之事,言興亡衰敗之理,發世事無常之嘆。
“紫泉”是長安水名(原名紫淵,因避唐高祖李淵之諱改爲紫泉),代指長安。首聯說隋煬帝楊廣出外遊幸不再回長安,那裏的宮殿只有煙霞籠罩,十分寂寞;因爲楊廣要以繁華的揚州(蕪城)爲都城,在那裏享樂。在頷聯裏,作者設想,如果由秦始皇傳下來的玉璽不是歸於李淵(傳說李淵面相是“日角龍庭”,前額狀如太陽,屬帝王之相),即隋朝不滅亡,那麼隋煬帝以錦爲帆的龍船說不定要游到天涯海角去,他的奢侈荒唐的行爲不會停止。頸聯說,當年隋煬帝夜間出來遊玩,讓百姓收集大量螢火蟲放飛供他玩賞,以至今天亂草堆中螢火蟲已經絕跡(古人有“腐草化螢”的不科學說法);只有隋煬帝開鑿的大運河兩岸柳樹上,黃昏時有無數烏鴉翔噪,似在憑弔隋朝滅亡。陳後主(陳叔寶)是個荒淫誤國的皇帝,被隋文帝楊堅俘虜後,與當時尚爲太子的楊廣有過交往。楊廣當皇帝后,曾在夢中與死去的陳後主相遇,並讓陳後主的寵妃張麗華舞了一番《玉樹後庭花》。尾聯兩句就此議論:隋煬帝死後到九泉下遇到陳後主,就不應再有歌舞《玉樹後庭花》的事了,因爲他自己也走了陳後主的老路,該感到慚愧。這首詩是針對唐後期帝王的腐敗而作的。然而作詩只是作詩,沒有哪個帝王會因此醒悟。試看隋亡以後哪個朝代少了陳叔寶、楊廣那樣的人物?正如杜牧在《阿房宮賦》裏說的,“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

鑑賞

  這也是一首詠史弔古,內容雖是歌詠隋宮,其實乃諷刺煬帝的荒淫亡國。

  首聯點題,寫長安宮殿空鎖煙霞之中,隋煬帝卻一味貪圖享受,欲取江都作爲帝家。頷聯卻不寫江都作帝家之事,而盪開一筆,寫假如不是因爲皇帝玉璽落到了李淵的手中,煬帝是不會以遊江都爲滿足,龍舟可能遊遍天下的。頸聯寫了煬帝的兩個逸遊的事實。一是他曾在洛陽景華宮徵求螢火數斛,“夜出遊山放之,光遍巖谷”;在江都也修了“放螢院”,放螢取樂。一是開運河,詔民獻柳一株,賞絹一匹,堤岸遍佈楊柳。作者巧妙地用了“於今無”和“終古有”,暗示螢火蟲“當日有”,暮鴉“昔時無”,渲染了亡國後淒涼景象。尾聯活用楊廣與陳叔寶夢中相遇的典故,以假設反詰的語氣,揭示了荒淫亡國的主題。陳是歷史上以荒淫亡國而著稱的君主。他降隋後,與太子楊廣很熟。後來楊廣遊江都時,夢中與死去的陳叔寶及其寵妃張麗華相遇,請張舞了一曲《玉樹後庭花》。此曲是了陳所爲,是反映宮廷生活的淫靡,被後人斥爲“亡國之音”。詩人在這裏提到它,其用意是指煬帝重蹈陳後主覆轍,結果身死國滅,爲天下笑。

  全詩採用比興手法,寫得靈活含蓄,色彩鮮明,音節鏗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