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末懷李白

作者:杜甫 朝代:唐代 标签:唐詩三百首

【原文赏析】
涼風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達,魑魅喜人過。應共冤魂語,投詩贈汨羅。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涼風颼颼地從天邊颳起,你的心境怎樣呢?令我惦念不已。
我的書信不知何時你能收到?只恐江湖險惡,秋水多風浪。
作文章忌諱坦蕩的命途(逆境發奮,才易寫出名篇),奸佞小人最喜歡好人犯錯。
你與沉冤的屈子同命運,應投汨羅江,訴說冤屈與不平。

註釋
⑴天末:天的盡頭。秦州地處邊塞,如在天之盡頭。當時李白因永王李嶙案被流放夜郎,途中遇赦還至湖南。
⑵君子:指李白。
⑶鴻雁:喻指書信。古代有鴻雁傳書的說法。
⑷江湖:喻指充滿風波的路途。這是爲李白的行程擔憂之語。
⑸命:命運,時運。文章:這裏泛指文學。這句意思是:有文才的人總是薄命遭忌。 
⑹魑魅:鬼怪,這裏指壞人或邪惡勢力。過:過錯,過失。這句指魑魅喜歡幸災樂禍。
⑺冤魂:指屈原。屈原被放逐,投汨羅江而死。杜甫深知李白從璘實出於愛國,卻蒙冤放逐,正和屈原一樣。所以說,應和屈原一起訴說冤屈。
⑻汨羅:汨羅江,在湖南湘陰縣東北。

創作背景
這首當作於公元759年(乾元二年)秋,和《夢李白二首》是同一時期的作品,當時詩人棄官遠遊客居秦州(今甘肅天水)。李白在“安史之亂”中因永王李璘事件而獲罪,被流放夜郎,途中遇赦還至湖南,杜甫因賦詩懷念他。

鑑賞

  首句以秋風起興,給全籠罩一片悲愁。詩人說:時值涼風乍起,景物蕭疏,悵望雲天,此意如何?只此兩句,已覺人海滄茫,世路兇險,無限悲涼,憑空而起。次句不言自己心境,卻反問遠人:“君子意如何?”看似不經意的寒暄,而於許多話不知應從何說起時,用這不經意語,反表現出最關切的心情。這是返樸歸真的高度概括,言淺情深,意象悠遠。以杜甫論,自身淪落,本不足慮,而才如遠人,罹此兇險,定知其意之難平,遠過於自己,含有“與君同命,而君更苦”之意。此無邊揣想之辭,更見詩人想念之殷。代人着想,“懷”之深也。摯友遇赦,急盼音訊,故問“鴻雁幾時到”;瀟湘洞庭,風波險阻,因慮“江湖秋水多”。李慈銘曰:“楚天實多恨之鄉,秋水乃懷人之物。”悠悠遠隔,望消息而不可得;茫茫江湖,唯寄語以祈珍攝。然而鴻雁不到,江湖多險,覺一種蒼茫惆悵之感,襲人心靈。

  對友人深沉的懷念,進而發爲對其身世的同情。“文章憎命達”,意謂文才出衆者總是命途多舛,語極悲憤,有“悵望千秋一灑淚”之痛:“魑魅喜人過”,隱喻李白長流夜郎,是遭人誣陷。此二句議論中帶情韻,用比中含哲理,意味深長,有極爲感人的藝術力量,是傳誦千古的名句。高步瀛引邵長蘅評:“一憎一喜,遂令文人無置身地。”這二句詩道出了自古以來才智之士的共同命運,是對無數歷史事實的高度總結。

  此時李白流寓江湘,杜甫很自然地想到被讒放逐、自沉汨羅的愛國詩人屈原。李白的遭遇和這位千載冤魂,在身世遭遇上有某些相同點,所以詩人飛馳想象,遙想李白會向屈原的冤魂傾訴內心的憤懣:“欲共冤魂語,投詩贈汨羅。”

  這一聯雖系想象之詞,但因詩人對屈原萬分景仰,覺得他自沉殉國,雖死猶存;李白是亟思平定安史叛亂,一清中原,結果獲罪遠謫,雖遇赦而還,滿腔的怨憤,自然會對前賢因秋風而寄意。這樣,“欲共冤魂語”一句,就很生動真實地表現了李白的內心活動。最後一句“投詩贈汨羅”,用一“贈”字,是想象屈原永存,他和李白千載同冤,斗酒詩百篇的李白,一定作詩相贈以寄情。這一“贈”字之妙,正如黃生所說:“不曰吊而曰贈,說得冤魂活現。”(《讀杜詩說》)

  這首因秋風感興而懷念友人的抒情詩,感情十分強烈,但不是奔騰浩蕩、一瀉千里地表達出來,感情的潮水千迴百轉,縈繞心際。吟誦全詩,如展讀友人書信,充滿殷切的思念、細微的關注和發自心靈深處的感情,反覆詠歎,低迴婉轉,沉鬱深微,實爲古代抒情名作。《唐宋詩醇》:“悲歌慷慨,一氣舒捲,李杜交好,其詩特地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