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少侯

作者:李商隱 朝代:唐代 标签:詠史懷古

【原文赏析】
七國三邊未到憂,十三身襲富平侯。
不收金彈拋林外,卻惜銀牀在井頭。
彩樹轉燈珠錯落,繡檀回枕玉雕鎪。
當關不報侵晨客,新得佳人字莫愁。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張放十三歲就世襲得了富平侯的爵位,他年幼無知,根本考慮不到局勢不穩、七國叛亂、邊患不斷、匈奴南犯的事情。
他不識金彈的貴重,把它彈落在林子裏不知道收回,倒翩翩中意起井上的轆轤架來了,對它偏有幾分愛惜,真無知啊。
華麗的燈柱上轉動着明亮的燈燭,燈燭像明珠一樣交相輝映,精緻美麗。精美的檀木枕刻鏤精巧,像玉一樣瑩潤精美。
在侯王府的早晨,守門人不再按照常規給來客通報,因爲少侯新得了一名叫莫愁的佳人,值此良辰美景,不敢打擾他。

註釋
⑴富平少侯:西漢景帝時張安世被封爲富平侯,他的孫子張放十三歲就繼承爵位,史稱“富平少侯”。
⑵七國:漢景帝時的七個同姓諸侯國:吳、楚、趙、膠東、膠西、濟南、淄川。他們曾聯合發動叛亂。此處用以喻指藩鎮叛亂。三邊:戰國時期燕趙秦與匈奴接壤,後來便以燕趙秦所在地爲三邊,即幽州、幷州、涼州。未到憂:不知道憂慮。
⑶十三身襲富平侯:指張放十三歲就繼承富平侯爵位。按:清馮浩雲:“放之嗣爵,《漢書》不書其年,此雲十三何據?《孔子家語》裏說周成王十三歲就被立爲嗣,這裏可能是借指。”
⑷不收金彈拋林外:用韓嫣事。典出《西京雜記》:韓嫣好彈,以金作彈丸,所失者日有十餘。兒童聞嫣出彈,常隨之拾取彈丸。
⑸銀牀:井上的轆轤架,不一定用銀作成。
⑹彩樹:華麗的燈柱。珠錯落:環繞在華麗燈柱上的燈燭像明珠一樣交相輝映。
⑺玉雕鎪(sōu搜):形容檀木枕刻鏤精巧,像玉一樣瑩潤精美。
⑻當關:守門人。侵晨客:清早來訪的客人。
⑼莫愁:女子名,《舊唐書·音樂志》說她是洛陽石城人,善歌謠。

創作背景
  漢張安世封富平侯,他的孫子張放幼年繼承爵位。但這首所詠內容卻不切張放行事,可見詩中的“富平少侯”不過是個假託性的人物。從詩題和首尾兩聯看,詩中的“富平少侯”似乎不像一般貴族少年,而可能另有具體寓託。這雖是個假託性的人物,清代注家徐逢源​根據唐敬宗​少年繼位、好奢喜獵、宴遊無度、尤愛纂組雕鏤之物及視朝每晏等情事,和漢成帝每自稱富平侯家人之事,推斷此詩系借諷唐敬宗。

鑑賞

  此首聯:“七國三邊未到憂,十三身襲富平侯。”“七國”喻藩鎮割據​叛亂,“三邊”指邊患,“未到憂”即未知憂。指出其不知國家憂患爲何物,次句再點醒“十三”襲位,這就有力地顯示出童昏無知與身居尊位的尖銳矛盾。如果先說少年襲位,再說不恤國事,內容雖完全相同,卻平直無奇,突現不出上述矛盾。這種着意作勢的寫法與作者所要突出強調的意旨密切相關。

  頷聯:“不收金彈拋林外,卻惜銀牀在井頭。”寫少侯的豪侈遊樂。“不收金彈”用韓嫣事,典出《西京雜記》。上句說他只求玩得盡興,貴重的金彈可以任其拋於林外,不去拾取。可見他的豪侈。下句則又寫他對放在井上未必貴重的轆轤架(即所謂“銀牀”,其實不一定用銀作成)倒頗有幾分愛惜。這就從鮮明對照中寫出了他的無知。黃徹說:“二句曲盡貴公子憨態。”這確是很符合對象特點的傳神描寫,諷刺中流露出耐人尋味的幽默。

  頸聯:“彩樹轉燈珠錯落,繡檀回枕玉雕鎪。”續寫其室內陳設的華侈。“彩樹”指華麗的燈柱,“繡檀”指精美的檀枕。鎪,是刻鏤的意思。兩句意謂:華麗的燈柱上環繞着層層燈燭,像明珠交相輝耀;檀木的枕頭迴環鏤空,就象精美的玉雕。上一聯在“不收”、“卻惜”之中還可以感到作者的諷刺揶揄之意,這一聯則純用客觀描寫,諷刺之意全寓言外。“燈”、“枕”暗渡到尾聯,針線細密,不着痕跡。

  尾聯:“當關不報侵晨客,新得佳人字莫愁。”是說,守門人不給清晨到來的客人通報,因爲少侯新得了一位佳人名叫莫愁。莫愁,傳爲洛陽人,嫁盧家爲婦。這裏特借“莫愁”的字面關合首句“未到憂”,以諷刺少侯沉湎女色,不憂國事;言外又暗諷其有愁而不知愁,勢必帶來更大的憂愁;今日的“莫愁”,即孕育着將來的深愁。詩人的這種思想感情傾向,不直接說出,而是自然融合在貌似不動聲色的客觀敘述之中,尖刻冷峭,耐人尋味。

  此詩塑造了一個荒淫奢侈、醉生夢死的貴族公子形象,把他不知內憂外患,只顧揮霍浪費,荒淫好色的醜惡行徑同晚唐危機四伏的社會環境形成鮮明的對照,也暗示了讓這種紈絝子弟身居高位,正是當時政治腐敗的表現,是國運不振的重要根源。

  清代注家徐逢源推斷此詩系借諷唐敬宗,其說頗可信。因爲所諷對象如爲一般貴顯少年,則他們所關心的本來就是聲色狗馬,責備他們不憂“七國三邊”之事,未免無的放矢。必須是居其位當憂而不憂的,才以“未到憂”責之。所以首句即已暗露消息,所謂少侯,實即少帝。末句以“莫愁”暗諷其終將有愁,和《陳後宮​》結句“天子正無愁”如出一轍,也暗示所諷者並非無知貴介,而是“無愁天子”一流。不過李商隱託古諷時、有特定諷刺對象的詠史詩,題目與內容往往若即若離,用事也古今駁雜,再說託古諷時之作,所託之“古”與所諷之“今”但求大體相似,不能一一相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