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馬歌·邊頭春未到

作者: 朝代:宋代 标签:宋詞三百首

【原文赏析】
兀朮每遇對陣之際,吹此則鏖戰無還期也
邊頭春未到。雪滿交河道。暮沙明殘照。塞烽雲間小。斷鴻悲。隴月低。淚溼征衣悄。歲華老。

註釋
李欣《古從軍行》:“白日登山望烽火,昏黃飲馬傍交河。行人刁鬥風砂暗,公主琵琶幽怨多。野營萬里無城郭,雨雪紛紛連大漠。胡雁哀鳴夜夜飛,胡兒眼淚雙雙落。…“本詞篇題以及篇中大意多與此相合。
交河城:漢車師前國地,河水分流繞城下,故號“交河“。在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在高處舉煙火,遠處可見,或燒狼糞,其煙直上,用以傳報警信,叫“烽火“。
隴山:在今陝西甘肅兩省界上,亦稱隴阪。沈佺期《隴頭水》:“隴雁度寒天。“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

賞析

  古代中國連年的邊患給我們留下了多少悲傷淒涼的作品。這首詞的作者曾于靖康年間隨宋徽宗被金人俘虜北上,後逃歸。紹興十一年(1141)他又出使金國,迎接韋太后歸國。這種經歷,使他對邊塞的士兵生活有深切的感受,他用少數民族的曲調飲馬歌填寫了這首詞。

  全詞採用了由遠及近、層層推移的手法,由景出情,由境出人。李白《塞下曲》中寫道:“五月天山雪,無花只有寒。”此詞開頭兩句也極寫邊塞的寒冷,交河冰封,大雪滿地,沒有春天、沒有溫暖和生機,這是對邊地全景式的勾勒。緊接着鏡頭集中,寫邊塞黃昏的景色:殘陽照在沙漠上發出反光,烽火在曠野高天之間更顯得非常微小,進一層寫出邊地的空曠荒涼。再緊接着焦點匯聚,鏡頭落到了征夫上:殘陽落盡,失羣孤鴻在悲鳴,隴上的月兒也黯然低垂,照着城頭望鄉的徵人。月亮勾起徵人對家庭、親友的思念,而孤鴻的悲鳴又更增戍邊的愁苦與淒涼。徵人的淚水悄悄地浸溼了征衣。如此孤獨悽苦的生活使他們失去了多少人間的幸福,消磨了他們多少青春的歲月,徵人不禁發出了“歲華老”的哀嘆。尤其可悲的是,每當有人橫笛吹起這悽哀的飲馬歌時,征夫們競必須“鏖戰”而無還期,詞與序相呼應,尤使人不忍卒讀。

  在詞的序中,作者指出這種曲調“聲甚悽斷”。這首詞在寫景時注入了強烈的主觀色彩,“暮沙”、“殘照”、“斷鴻”,“低”、“悲”、“小”、“悄”,渲染出大漠的荒冷,也烘托出征夫的悽哀,使得讀者產生情感共鳴。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