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射

作者:李商隱 朝代:唐代 标签:閨怨

【原文赏析】

日射紗窗風撼扉,香羅拭手春事違。

迴廊四合掩寂寞,碧鸚鵡對紅薔薇。

譯文

      日光灑在紗窗上,微風拂過,窗子輕輕搖動。空曠的屋子裏,獨自以羅帕拭手,窗外春將近,花事了。步入院中,迴廊四合,寂寞涌現。孤單一人無伴,只見薔薇花開燦爛,只聞鸚鵡學舌之聲。而薔薇謝後,春天也就過去了,正如青春流逝,無可奈何;只聞鸚鵡之聲,卻不見當年之人。

鑑賞

  這首抒情詩寫的是空閨少婦的怨情。同類題材在唐人詩中並不少見,如王昌齡《閨怨》就是著名的一首:“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妝上翠樓。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末句點明離愁,是直抒其情的寫法。可是此篇《日射》卻不一樣,它避開正面抒情,沒有一個字涉及怨情,只是在那位閨中少婦無意識地搓弄手中羅帕的動作中,微微逗露那麼一點兒百無聊賴的幽怨氣息。整首詩致力於用環境景物的描繪來渲染氣氛。一、二句“日射紗窗風撼扉,香羅拭手春事違。”描寫春景。映射於紗窗上的明媚陽光、撼響門扉的風及院子裏盛開的紅薔薇花,都表明季節已進入春光逝去的初夏。三、四句“迴廊四合掩寂寞,碧鸚鵡對紅薔薇。”描寫女主人公仍置身於空寂的庭園中,重門掩閉,迴廊四合,除了籠架上棲息的綠毛鸚鵡,別無伴侶。人事的孤寂寥落與自然風光的生趣盎然,構成奇異而鮮明的對比。作品儘管沒有直接抒述情感,但將足以引起情緒活動的種種景物和整個環境再現了出來,也就不難窺測主人公面對韶華流逝傷感索寞的心理,通篇色彩鮮麗而情味淒冷,以麗筆寫哀思,有冷暖相形之妙。這種“盡在不言中”的表現手法,正體現了詩人婉曲達意的獨特作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