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木蘭廟

作者: 朝代:唐代 标签:詠史懷古

【原文赏析】
彎弓征戰作男兒,夢裏曾經與畫眉。
幾度思歸還把酒,拂雲堆上祝明妃。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花木蘭女扮男裝去參軍打仗,一去就是十二年。她在夢鄉里,也會和女伴們一起對鏡梳妝;只是爲了替爺從軍、保家衛國,多次想回家時竭力剋制着自己與邊關將士大碗喝酒。想想木蘭爲了安靖邊烽,萬里從戎,她也將會和王昭君和親,死留青冢一樣,永遠博得後世敬愛!

註釋
①木蘭廟:《太平廣記》雲,黃州黃崗縣(今屬湖北武漢市黃陂區)木蘭山,在縣西一百五十里,今有木蘭鄉。木蘭是一個民間傳說故事中的人物,其故事可能產生於後魏,關於木蘭的姓氏後人衆說紛紜,應信有其人。
②彎弓征戰:言木蘭代父徵戎,勇敢善戰。
③“夢裏”句:言木蘭雖着戎裝,仍思恢復和平環境下的少女生活。
④拂雲堆:《元和郡縣誌》:“朔方軍北與突厥以河爲界,河北岸有拂雲堆神祠,突厥將入寇, 必先詣祠,祭酹求福。在今內蒙古自治區的烏喇特西北,堆上有明妃祠。明妃:指王昭君。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

賞析

  這首詠史,是杜牧會昌年間任黃州刺史時,爲木蘭廟題的。廟在湖北黃岡西一百五十里處的木蘭山。木蘭是一個民間傳說人物,據說是北魏時期的黃州(或宋州人)。黃州人爲木蘭立廟,可見是認木蘭爲同鄉的。

  詩人一開頭就用一個“作”字把北朝民歌《木蘭詩》的詩意高度概括出來。這個“作”字很傳神,它既突出地顯示了木蘭的特殊身份,又生動地描繪出這位女英雄女扮男裝“彎弓征戰”的非凡本領。要不,“同行十二年”,夥伴們怎麼竟“不知木蘭是女郎”呢?

  接着詩人又借取《木蘭詩》“當窗理雲鬢”的意境。把“理雲鬢”換成“畫眉”,把木蘭終究是女孩兒的本色完整地表現了出來:“夢裏曾經與畫眉”,“與”相當於“和”。它啓發人們去想象木蘭“夢裏”的情思。她只是在夢鄉里,纔會和女伴們一起對鏡梳妝;只是爲了“從此替爺徵”才竭力剋制着自己,並非不愛“畫眉”。詩人運用一真一夢、一主一輔的襯托手法,藉助夢境,讓木蘭脫下戰袍,換上紅妝,運筆尤爲巧妙。這固然有“古辭”作依據,卻表現出詩人的創新。

  第三句詩人進而發揮想象,精心刻畫了木蘭矛盾的內心世界:木蘭在戰鬥中固然很有英雄氣概,但在日常生活中卻不免“幾度思歸還把酒”,“幾度”二字,恰如其分地表現出這種內心矛盾的深刻性。作爲一個封建時代的少女,木蘭有這樣一些感情,一點也不奇怪。難得的倒是詩人善於揭示其心靈深處的思歸之情,更增強了真實感。

  最後問題落在“還把酒”上。是對景排愁?還是對月把酒?都不是,而是到“拂雲堆”上“把酒祝明妃”。拂雲堆,在今內蒙古自治區的烏喇特西北。堆上有神祠。明妃,即自請和番的王昭君。木蘭和昭君都是女性。她們來到塞上,一個從軍,一個“和戎”,處境和動機固然有別,但同樣都是爲了紓國家之急。

  而這等大事卻竟然由女兒家來承擔,自不能不令人感慨系之。“社稷依明主,安危託婦人”,這是唐代詩人戎昱《詠史》中的名句,和杜牧這首詩是比較合拍的。

  王昭君和親,死留青冢,永遠博得後世的同情。木蘭爲了安靖邊烽,萬里從戎,一直受到人們讚美。詩人通過“把酒”“祝明妃”,把木蘭對明妃的敬慕之情暗暗地透露出來,把木蘭內心的矛盾統一起來,運用烘托手法,使木蘭和昭君靈犀一點,神交千載,倍覺委婉動人。這無疑也正是本詩值得特別稱許之處。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站務郵箱:962620041@qq.com